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二十章 玉河镇(九)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2730 2017-04-23 19:37:50

  刀光一闪,白刃卷着杀气,便朝丽玛的腹处而去。丽玛躺在地上,再没了力气躲开。她紧咬着牙关,闭上了眼等着那刀锋刺入自己的腹部。但她不甘心就这样死在珞巴人的手中,在受尽了折辱之后,白白丧命在此。

意料中的痛并未到来,丽玛将眼睁开,那把刀闪着寒芒,从她眼前落下,“当啷”一声便掉在了地上。那名珞巴人将眼瞪着浑圆,那只拿着刀的手还维持着原来的动作,却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在那人倒下后,一名妇人出现在了他身后。丽玛愣了片刻才有了点反应,她启唇喃喃道:“……淑婶。”

淑婶手中握了把刀,同珞巴人手中的一模一样。她两手攥着刀柄,双目赤红,衣发蓬乱,那脸上抹上了灰,嘴角似乎是磕破了,带了一大块青紫,还沾了不少血迹,看上去极为邋遢狼狈。

“乌达……把我的乌达还给我……”淑婶眸中无神,呆滞地看着那被自己砍倒在地的珞巴人,颊上的肉似痉挛一般不住颤动着。

丽玛强撑着浑身的痛,扶着门勉强地坐了起来。看淑婶的情况,似是受到了严重的刺激,已失了神志。

“淑婶,是我,丽玛……”光是这般坐着,丽玛便已感到吃力,她对着淑婶道,试图将她唤醒。

淑婶只是无意识地往丽玛身上看了一眼,口中重复着一句话,转身便想离开。

这镇中留下的女子应该都被那些珞巴人捉去做了什么,淑婶衣冠不整,手中还有刀,应是从珞巴人手中夺过来的。淑婶疯了,她大约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做什么。丽玛唤不回她,现下自己又身受重伤,若是再碰到珞巴人,她的运气便不会再像刚才那样好了。

“我要……杀了你们……为乌达报仇,乌达……”淑婶只是不断呢喃,那瘦削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拐角处。

丽玛靠坐在木门边,往屋中被放倒的三人看去。她捡起掉在脚边的宽刀,颤巍着站了起来。若再留在这里,保不准还会发生其他意外。丽玛拖着沉重的步子,在那三名珞巴人身侧停了下来。

这些珞巴人罔顾他人性命,折辱镇中的女子,实在该死,便是砍他们百刀都难解丽玛心中的恨意。丽玛死死盯着那三人的脸,往他们身上各补了一刀,确认那几人没气了之后,才拄着宽刀离开。

“什么?!”特木尔拍桌而起,那吼声在屋中犹如雷震一般,“头儿,你说是镇上那些娘们干的?”

单苍沉默着并未说话,他已将情形同特木尔讲明白了。族中死去的几名兄弟,很可能便是镇上那些女人所为。

拒霜看着特木尔这反应,不免觉得他有些过于激动。再看单苍,坐在椅上,周身之气冰沉阴冷,那骇人的感觉又爬了上来。

“不可能!”特木尔一言便否定道,“俺们珞巴的族人怎会打不过女人?何况有三个大男人,莫非是斯兰穆阿的人已经找到俺们在这里了?”

“不管是谁所为,那些女人不能再留。”单苍沉声道。

“不可以。”拒霜出声打断,“珞巴族不能再造杀孽了。”

塔拉轻哼一声,她朝拒霜瞥了一眼,眼中带了轻蔑之意:“说得倒是轻巧,当时要是把镇上的人都屠个干净,哪还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

单苍眼带着慑意,警告般地朝塔拉扫了一眼。塔拉对上单苍的双目,略有不甘地将脸别到了一边,不再冷言嘲讽。

“单首领,”拒霜握了握木椅的扶手,起身道,“拒霜仍是那句话,请首领饶过那些无辜之人。”

“俺不同意,若真是那些女人杀了俺们三个兄弟,俺不把这口气讨回来,俺就不爽快!”特木尔道。

特木尔面相凶恶,口气又冲,惊得拒霜往后缩了些许。她将头垂下,抿着唇不再说话。

塔拉似笑非笑地看了看拒霜,视线又移到她身后站着的那名玉河镇女子身上,才又对单苍道:“满都拉图已经带人去把那些女的给关在了一起,就等首领如何处置她们了。”

单苍思索片刻,道:“去竹屋。”

玉河镇那些女子不可能会反抗珞巴族,若真是她们做的,从一开始,那些人便可齐心抗争,但她们没有。那些女子之中真有不怕死的,恐怕也只有寥寥几人。

单苍想起替拒霜医治的那名医女,只有她的胆量才会做这种事,又或者是另有其人。

竹屋外,镇上幸存下来的女子皆跪在地上,低垂着头被赶到了一块。在她们周围,立了数名珞巴人,手提长戈指着她们。

单苍行至近前,满都拉图便上前一步,道:“首领。”他面色有异,似有话要说。

单苍往那人群中看了一圈,视线逐一扫过那些女子的脸,示意满都拉图开口。

“有两人不见了,还有……”满都拉图顿了顿,道,“镇上又发现了一名族人的尸体。”

单苍的脸隐在面具之后,看不清神情:“镇上都找过了?”

“正在找。”满都拉图道。

“首领,就是这个女的。”这时,有两人押着一名妇人走了过来。那妇人模样极是狼狈,被两名大汉制住了双臂,却仍死命地挣扎着。

“老实点!”那妇人扭转着头,张口便想往身后压制着她的人手上咬去,被那人扣着后脑按住再动弹不得。

“乌达……我的乌达!”淑婶发髻蓬乱,唉呼着喊着一个名字。

单苍站至淑婶面前,她几乎是跪趴在地上,两手被扳至身后,那脸被按贴在地,蹭上了不少尘土。她这般神志不清,胡言乱语,是怎么避过族人的眼,在镇中游荡的?

“我们发现她的时候,这女的还拿着刀。”一人将手中那把刀掷到地上,道,“喏,首领,就是这把。”

那刀身之上沾了不少血,大半都已凝干。单苍仅是看了眼地上那把刀,便又将视线落在淑婶身上。

“满都拉图,还有一人是谁?”单苍虽是看着淑婶,那话却是对满都拉图说的。这妇人已然疯癫,不论她有没有杀人,都不能再留。

“那名医女。”满都拉图道。

单苍往那人群中又查看了一遍,确是未发现丽玛。他早便知道丽玛是难对付之人,本以为她的利齿伤不到珞巴族,但没想到,兔子被逼至绝境也会咬伤人。

“是那个娘们干的?”特木尔道,“俺要是早知道那娘们疯起来会砍人,就早点把她解决了。”

现在再说这些已是无用,单苍摆手,止住了特木尔的话。

“继续让人去找,镇子的出口已经封住,她跑不出去的。”单苍道。

“俺带人去。”特木尔拍了拍胸口,道。

阁楼之内,有一人蜷缩在角落。这处阁楼低矮狭小,是堆放杂物之用。从珞巴人占据玉河镇之后,将镇中搜刮一空,便连这处阁楼都未放过。

这处狭小空间本就拥挤,现下那被搜刮所剩的废弃之物零落地散在四处,基本无从落脚。丽玛踩在一只扁平木箱之上,整个人歪倒在角落中,已失去了意识。

丽玛身疲力竭,身上早已重伤,能从珞巴人手中逃出,只能算命大。丽玛晕厥之前,手中仍紧紧握着宽刀。但这防身兵刃与她来说,却无多大意义,她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举起这刀,更别说用来自保。

这间阁楼中除了唯一的那处出口,连一扇小窗都没有。丽玛藏身在此处,被珞巴人找到是早晚之事。

昏沉之间,阁楼外有隐约的声音传入丽玛耳中。在听到那些微的动静时,丽玛似被惊醒,浑身一颤,便警觉地望向那出口。她握紧了宽刀,往角落里缩了缩。

是那些珞巴人找了过来,他们应是已经发现丽玛所行之事。那些脚步声异常杂乱,从门口一直进入到屋内,再往阁楼上而来。

特木尔带着人,脚下一顿,便停在了往阁楼的木梯中央。他探头往里一看,只见了满眼的杂物,那些杂物堆聚散乱,其中却足以藏下一人。

“赶紧过去搜。”特木尔往身后几人示意道,脚下发力,便踢飞了拦在前的半块木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