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二十三章 白族遗孤(三)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003 2017-04-26 21:29:42

  伊玛朝后一倾,拉开同靳岚赫之间的距离。那靳岚赫乍一看似乎太过轻易便能与人混得熟络,但伊玛与他相识不过一会,她本就不是自来熟的性子,对靳岚赫突如其来的热络与殷勤显得极是不自在。况且靳岚赫嘴上虽说自己是本地人,伊玛却觉得此人不太可信。

“不用麻烦你了。”伊玛回绝了靳岚赫,又对其余几人道,“多谢各位的好意。”

“帮美人的忙怎么会麻烦,这是在下的荣幸。”靳岚赫不依不饶,看来是不打算轻易放伊玛走了。

伊玛不打算继续留在酒肆,她来这就是为了填填肚子,顺便打听些马贼的情报。不过邻桌的薛老板那几人也是才到沙堡不久,问他们自是问不出什么。而那姓靳之人的话,似真似假,她实在分辨不出。

“小二。”伊玛朝席间不断穿行的店小二招手道。这家酒肆的小二虽有些势利,但他好歹也是本地人,且这酒肆中鱼龙混杂,想打听消息极为方便。

那小二听到有人唤自己,便朝伊玛看了过来。但一见是她,小二立马很不情愿地走了过来。

“客官您是要结账吗?”小二将白巾搭在手臂上,问道。

“我是想打听一件事。”这小二笔直地立在伊玛跟前,连哈腰的姿态都懒得做了,伊玛便只能抬头对着小二说话,“罗哈石林那一带是否常有马贼出没?”

小二听罢,眼神似有些闪躲,他对伊玛的问题避而不答,讪讪道:“这……这我哪知道啊?小的不过酒肆里一个小小帮工,连沙堡都没出去过,哪知道那么多……”

这店小二明显是不愿回答,但他说了这话,却还站着不走,似乎实在等些什么。

伊玛了然,将手摸上腰间钱袋。那钱袋中空空瘪瘪的,已不剩多少银钱了。这个小二是在等赏钱,没有银金,想是撬不开他的嘴了。

钱袋中所剩的铜板也只够伊玛维持个两三日,若都拿出来换这情报,之后恐怕她是要露宿街头了。

伊玛迟迟不动,靳岚赫早便看出了她的为难。反正他脸皮够厚,不过钱而已,身侧不还有两名商队老板吗,又何必自己掏钱。

“薛老板。”

靳岚赫不过叫了个名字,那薛老板便已会意,从腰带中掏出一枚银元宝,朝店小二抛了过去。

“这回可以说了罢?”薛老板道。

那小二两手一接,捧着银元宝便送到嘴边咬了咬,验出是真的银钱后,脸上顷刻间便堆上了谄笑。面前那一男一女虽说是穷光蛋,但他们邻桌的那几位看衣着便知是有钱人。只要有钱,他们想要打听什么,那小二都会毫不保留地都告诉他们。

“那片石林原来是没有马贼的,不过大约半月之前,不知是从哪里逃过来的一伙马贼盘踞在了石林深处。”小二捧着银钱,道,“得亏石林那条商路已经没什么人会走了,不过还是有几个商队被那些马贼给劫了货物。”

“那些马贼怎的这么烦人。”莫伊格愤愤道,“还好有伊玛姐姐出手相助,不然我们也该被那些可恶的马贼给劫了去。”

小二被莫伊格的话引去了注意,诧异道:“几位爷,你们是从石林那条路来的?”

莫伊格点头道:“我们昨日也碰见那些马贼了。”

“哎哟。”那小二伸手往腿上一拍,道,“那你们的运气可真算好的,前两回那几个商队可是被马贼给抢掠一空,到咱们酒肆以后,连吃饭的钱都拿不出来半分了。”

“那些马贼这么猖狂,沙堡就没人想出对策吗?”伊玛问。

“咱们这沙堡看起来挺大,不过只是一个看起来大点的驿站而已,过路来往的都是些生意人,谁会想浪费气力去对付马贼。”那小二道,“况且石林那条商路几乎没什么人去走了,只要不走那条路,也便碰不到马贼,那又何必去费力对付他们呢。”

这小二说得倒也有理,况且都已半月有余,石林的马贼丝毫都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反而猖狂依旧。再者伊玛几乎将那石林寻遍,都未发现马贼的据点,想来要将他们歼灭,仍需费上一番功夫。

“那你可知那些马贼大约有多少?在石林中可有哪些隐秘之处?”伊玛问。

“这……小的也只是听别人说的,其他的便不知道了。”那小二支支吾吾地,再说不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来。

既然是本地人,却又了解得这般浅显。也不知这小二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隐瞒了什么。靳岚赫在这期间并未插一句话,只是似笑非笑般看那小二答话。

“这间酒肆是沙堡唯一的一座酒馆吧?”靳岚赫不合时宜地冒出了这句莫名其妙的话,他向后一躺,便瘫在了座椅之内,“每日招待的应有数百人吧?”

小二忙点头应和,道:“自然,咱们这客归酒肆是沙堡最大的一座客栈了,往来的商旅都会来咱这儿落脚。”

“除了做生意的,走江湖的也不在少数吧?”靳岚赫漫不经心道。

“走江湖的也多,这不两位大侠不也在咱这酒肆吃饭呢吗?”小二一改之前对着靳岚赫及伊玛时的冷言冷语,神色谦敬了许多。

果然有了钱便能当大爷。

“你在这干了多久了?”靳岚赫从座椅中直起身,将手撑上桌面,又换了个问题。

“快十年了。”小二答,随即又想了一想,补充道,“小的十多岁便在这跑堂伺候客人了。”

靳岚赫“哦”了一声,又道:“这酒肆里鱼龙这么混杂,江湖上的消息也一定不少吧?”

说了这半天,靳岚赫总算绕到了重点上。那小二一听,面上堆着的谄笑像变戏法那般,“唰”地一下便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苦相。

“大侠,我这知道的可都说了,您再问,我也不知道了。”那店小二为难道。

“你钱都收了,就告诉本大爷这么点无关紧要的线索?”靳岚赫伸手便一把扯过了店小二的衣襟,抓着他靠近脸侧道,“这不太好吧?”

那话中满是威胁,店小二早被靳岚赫吓得不敢再说话,他求助似地将眼在其余几人之间漂游,一不当心便收到了靳岚赫那令人毛骨悚然的眼神,他两手一震,手里握着的那枚银元宝也“咕咚”一下便掉到了地上。

“靳少侠,你就别为难这小二了。”薛老板看那小二被吓得不轻,出声打了圆场。

“看起来他是真不知道。”伊玛从钱袋中掏出几枚铜板搁到了桌上,算作这碗面的钱。她起身道,“我还是去别处打听看看罢。”

伊玛欲走,靳岚赫自然不让。那小二根本是有事瞒着未说,其他人看不出来,可他休想瞒过靳岚赫的眼睛。

“不急吧?”靳岚赫伸手便横在伊玛跟前,另一手攥着小二的衣襟不放,生生地将他扯伏到了桌上,手腕一转,便死死将他按住动惮不得。

靳岚赫这一举动实是过分了,伊玛侧目一瞥,那眉便撇在了一起。她虽为开口替店小二求情,心内对靳岚赫却是存了几分不满的。

“靳少侠。”倒是薛老板先向前一步,出言制止,那手也一同抓上了靳岚赫的臂腕,“这酒肆好歹是别人的地方,我们来这儿,不过满足口欲,何必把小事给闹大呢?”

靳岚赫低低笑了两声,抓着小二的那只手便松了开来,转向薛老板的那一瞬,他眼中的杀意霎时间便掩了下来:“我不过是心疼薛老板那枚银元宝而已。”

“几两银钱,就当给他的小费了,靳少侠何必斤斤计较呢。”薛老板笑道。刚才他从靳岚赫身上察觉到的那股悚人的杀气并非是假,若他不出手制止,那小二很可能便会被靳岚赫给杀掉。

那靳岚赫自称是剑客,恐怕他的身份也并不是那么简单。

经方才靳岚赫那一闹,周围一些食客便被这边的动静给吸引了过来,那数十双眼都朝这儿望了过来。

“一场误会,一场误会。”薛老板朝那些食客安抚道,将那小二给扶了起来。

店小二爬起后,连看都不敢看靳岚赫一眼,躲闪着他直视而来的目光,对薛老板感激地鞠了一礼。

那薛老板从地上捡了银元宝交到店小二手中,道:“实在抱歉。”

伊玛见那小二已经无事,便又背上了包袱准备离开。临走时,她又朝靳岚赫看了眼,心中疑惑渐起。不论靳岚赫此举为难店小二,是为了帮她,还是为了别的,这个人给她的感觉始终不太好。况且她还要去别处问问石林马贼之事,便不再继续逗留与酒肆之中。

“美人,走了怎么也不叫我?”

伊玛才一出酒肆大门,便听见身后近处传来声音。她脚下一顿,回身而望,便见靳岚赫随她一起走了出来。

“你跟着我做什么?”伊玛面有不快,问道。

靳岚赫嬉笑两声,道:“自然是喜欢才跟着美人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