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第二十四章 白族遗孤(四)

一世宠,降服污力暴君 蛟鱼 3015 2017-04-27 23:42:35

  伊玛眉目一皱,那靳岚赫眼瞧着便欲贴上前来,她往后退去,躲开靳岚赫的纠缠。面前之人言行举止实在轻浮,让伊玛甚为不喜。她退开几寸,与靳岚赫保持了些许距离。

“你我不过认识才一顿饭的时间,莫要随便开玩笑。”伊玛丢下一句,便不再管那靳岚赫,转身便走。

“美人何必这么严肃。”靳岚赫跟上伊玛的步子,追在她身后道。

客归酒肆外的街市上行人络绎,伊玛在人群中左右穿行,脚下的步子愈来愈快,但那靳岚赫却仍不依不饶地跟在她身后,口中废话连篇,实在是烦人地紧。

连行数百步,伊玛实在忍不了耳边总有一人如蝇虫一般,绕来绕去“嗡嗡”直鸣,便猛地刹住了脚步,脚下一转,便朝靳岚赫直望而去。

那靳岚赫冷不丁便差点撞了上去,好在他反应迅速,在伊玛转回来的同时,便也停了下来。

“你这人怎……”伊玛对靳岚赫已没了好脸色,一出口便语气极冲,但那话也只说了一半,她身后便被人冲撞了一下。

那一下撞地极重,伊玛背上一痛,便向前栽去。

靳岚赫伸手便扶住了伊玛肩臂两侧,他越过伊玛往她身后看去,便见得几名佩了刀的男子拨开人群往这边而来。

刚才撞了伊玛的那个行人似乎是为了躲避那些佩刀之人才不小心撞了过来,但他却连声歉意都未留下,便低着头匆匆地离开。

且路上的行人见了那几名佩刀之人,面上都露出惧怕之色。靳岚赫眉峰一扬,心下明白了几分。

“跑什么跑?”那些人中的一人才伸手想抓一路人询问,便见那过路的老伯狠劲一挣,仓皇逃离。

那老伯看上去已过六十多岁,却没想到关键时候,他的力气都比那身强体健的青年要大得多,那脚下似是抹了油,很快便跑得没了影子。

“妈的,这老不死怎么跑得这么快?”那人望着消失在街道尽头的老伯,啐道。

伊玛仰头便撞上靳岚赫对来的视线,从他臂中退了出来,面色无异地道:“多谢。”

靳岚赫识相地放了手,神色轻佻,嘴上还不忘占两句便宜:“美人身上的味道还挺好闻的。”

伊玛朝靳岚赫警告般的看了一眼,便听得身后不远处那几名佩刀男子抓了一名姑娘询问:“喂,见过这个女的吗?”

伊玛神色一僵,便转过头去看。那些佩着刀的人身上所穿都是清一色的裘皮短袄,他们的衣着似乎很是眼熟,好似不久之前才见过。

“没……没见过……”那被人抓着的姑娘连连摇头,咬着细如蚊丝的字回答道。

“啊。”伊玛盯着那些人想了半天,口中轻呼一声,似置身在事件之外,后知后觉道,“那几人好像是来找我的。”

靳岚赫瞥她一眼,似乎不太明白伊玛这句话的意思。

伊玛愣了片刻,才做出了反应。趁那些佩刀的男子未发现她前,她转身便朝相反的方向走去,疾步不停。

“美人,等等我!”靳岚赫看似还在状况之外,朝伊玛的背影高声道。

那几名佩刀男子在靳岚赫出声之际,注意力便都被他引了过去。伊玛一袭白衣,在行人之中尤为扎眼,几名男子互望一眼,高呼:“喂,前面的,站住别跑!”

伊玛一听,由走变为了跑。她可不想被区区那些人给抓住,怎么可能会“站住”?

那条街市上的行人顿时退到了两侧,纷纷避让追跑着的一行人。一时间,这条并不长的街道顿显略为诡异的一幕。伊玛跑在最前,面色不佳,头也不回。靳岚赫次之,看上去却很是悦然,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而在最后的便是满面凶相,紧追不舍的几名男子。

为何情况会突然变成这样?伊玛暗想,她之前分明已甩掉了那些做坏事的恶人,怎么还会被人追到这里?伊玛猛然转头朝靳岚赫狠剜一眼,而后者却对她轻佻的勾了勾唇。

伊玛看都不想再多看他一眼,立马将头转了回去,心底一阵恶寒。若不是那靳岚赫一句话就能坏事,她从一开始便应该不去搭理这个无耻之徒。

最后那几人仍在穷追,与伊玛的差距越缩越小。伊玛还想甩掉那些人,却不料前路正巧来了几架装满了货的马车,伊玛欲往两侧躲闪,却已是来不及。眼看着那一列的货车就要迎面与伊玛相撞,她脚下的步子也一刹便顿了住。

伊玛只觉得脚下一空,整个人便腾空而起。她倒吸口气,自己被那靳岚赫一手便给提了起来,她连惊呼都还来不及冲出口,靳岚赫便伸手揽在她的腰际,将她带上了半空。

原本迎面而来的车队在一瞬之间便到了伊玛的脚下,那些穷追不舍的男子也很快便被甩在了后头。靳岚赫携着伊玛越过了街边那一排商铺,稳稳落在了相邻的狭窄小道之上。

“你……”伊玛落地的瞬间,吐出个字。

那靳岚赫以为她要向自己道谢,打断道:“美人如果要谢我,不如以身相许怎么样?”

伊玛对靳岚赫的戏言视若无睹,伸手便拽过了他的领子,恶狠狠道:“你刚才多什么嘴,若不是你,那些人能发现我?”

靳岚赫也不辩解,算是默认了刚才那是他故意为之。见伊玛满面怒气,靳岚赫半开玩笑道:“好歹我也带美人避过了那些人,美人何必这么生气?”

伊玛口中“哼”出一声,才松开了靳岚赫的领子。又觉得刚才自己的手碰到了靳岚赫的领子,有些嫌弃,便在裙上蹭了两蹭。

“美人可是与那些人有过节?”靳岚赫问道。

“跟你有何干系?”伊玛愈看靳岚赫愈觉得不爽,便拒绝回答他任何问题。

“那些人佩刀与商队相似,衣着这般统一,应该是某个商队的护卫,不知道他们这么大费周章地找美人是为了何事?”靳岚赫不过推测,便说中了大半。

伊玛忍不住正眼瞧了瞧靳岚赫,才道出原委:“我是五日前便到这沙堡的,无意中撞见那个商队的人在沙堡外贩卖奴役,一个没忍住,就上前搅了他们的‘好事’。”

靳岚赫恍然:“所以那些人便一直找你找到现在?”

“没错。”伊玛扬首。

“噗哈哈哈……”靳岚赫听了伊玛这话,捧着肚子便开始莫名其妙地笑起来,惹得伊玛看他的眼神都染上了一层薄怒。

“你笑什么?”伊玛低声喝问。靳岚赫这般喜色无常,她站在旁侧都觉得尴尬,过路之人见了她与靳岚赫,都像是在看傻子一般。

“美人见义勇为,本大爷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靳岚赫好不容易止了笑,出口的话却让伊玛面上一热。

“你……给我闭嘴。”伊玛结巴着,没好气地呵斥了一句。

“所以美人是把那些奴役都给放跑了?”靳岚赫问。

伊玛点头反问:“否则还能如何?”

“美人知道那个商队的老板是谁吗?”靳岚赫故作神秘道。

“拐卖奴役本就不对,商队老板是谁与我有什么关系?”伊玛对此一窍不知,回道。

“沙堡虽汇聚了异国各类人士,但贩人这种事还是被禁止的。敢在沙堡堂皇地做这种事,若非势力极大,背后也一定是倚靠了什么权贵的。”靳岚赫解释道,“想不到美人长得这般特别,胆量也比寻常人要大上许多。”

“你是如何知道的?”伊玛对靳岚赫的话充满了怀疑,问道。

“我是本地人,美人还不信?”靳岚赫笑道。

这靳岚赫一直称自己是本地人,说的也并非毫无道理,看来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伊玛虽不喜他的为人,还是选择暂时信了他的话。

“美人惹上了不该惹的人,理应不能继续留在沙堡。”靳岚赫道。

“我留与不留,似乎和你一点关系也没有罢?”伊玛回答地毫不客气,马贼的事还没有进展,就算那个所谓势力极大的商队都在找她,她也不能为了保命便逃离这里。

“不过美人要想继续留在这里,本大爷也可以无条件地帮你啊。”靳岚赫又换上一副嬉皮笑脸之态,对伊玛道。

伊玛绕过靳岚赫,那脚才抬起便顿然停住。只听不远处,莫伊格离得百尺之外朝她挥掌道:“伊玛姐姐!”

原是伊玛在酒肆碰到的那几人,莫伊格唤罢,便朝伊玛走了过来,她身后还跟着索格,却不见薛老板和老乌。

不知莫伊格来找伊玛是为了何事,至于特地从酒肆追出来。

伊玛刚想出声回应,莫伊格便双目放光,小跑着喊道:“靳大哥!”

伊玛侧目一看,那靳岚赫见了莫伊格,也是挂上了一副“淫笑”,亲昵道:“莫伊丫头怎么过来了?”

“靳大哥连个招呼都不打,便跟着伊玛姐姐跑了,莫伊担心才出来找你的。”莫伊格话中只用了“你”,是根本将伊玛剃到了一边。

趁着莫伊格缠着靳岚赫问东问西,伊玛悄声便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