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妾妃倾城

第十九章:独孤钰的梦魇

妾妃倾城 竹下星柳 1377 2017-05-18 14:31:17

  莫子矜浑身湿透,因为忙着救人的缘故,还没来得及回自己的寝室换。

他看到一贯唯吾独尊的子月,如今竟为了这件事而发火,不由地一笑。

再看向众人,人都几乎被子月得罪光了。不过,那丫头倒是有趣,笃坐在地上不走了!这是在与子月抬杠吗?

走到房门前,莫子矜轻咳了两声:“放心,有子月在,你的好姐妹不会有事的。下去吧!别打扰她休息。”

顾珑目不转睛地看着他,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眼神,让莫子矜不自在地回避开来,很腼腆的消失在了门口。

顾珑启齿骂道:“本小姐又不是要把你吃了!溜得那的猴急。”待她回过头来,看到高高在上,冷傲俊逸的,莫子矜所谓的子月时,身体僵了两秒。

那啥的眼神?明明就是你霸占了别人的地盘!

“呃!谁知道你安的什么心啊?我今天就非要在这里守着青青了,怎么了?”

独孤钰见她赖在地上不走,懒得听她废话。对付这种无赖,他用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将人粗鲁地提出去,“不要挑战本公子的忍耐性!”

“哇~你这个天杀的,知不知道这样对一个女孩子是不礼貌的!还有,你,我-男女有别,男女授受不亲,你把我撵出去,自己留在里面有什么不耻之图?”

“嘭~”门在这时被他打开,顾珑窃喜,不想,他说:“再啰嗦,你就别活了!去把徐子亭叫来!”

“子亭师兄?叫他干什么!噢,知道了。”顾珑从地上爬起来,揉了揉被他抓痛的肩膀,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看在他为若灵而发怒,她还是很自觉地消失在了门外。

房间里,独孤钰走进纱帐里,手轻轻点住了若灵的穴道,说:“这次来,有什么事?”

他话音还未落去,一个鬼魅般的白影便出现在了纱帐外。女子倩影迷离,由于出现得有些快,她长长的青丝随风而舞,衣袂翩飞。

“她……阳城那边来人了。”似乎是看到床上的少女,停顿了一秒,她汇报道。

“告诉她,本宫在这里挺好!”

一句话后,白衣女子恍若影子,消失在那翩飞的轻纱间。独孤钰缓缓闭上凤眸,面容氤氲着悲伤之色。良久,他睁开了眼睛,就在若灵的床边坐了下来,伸出手,爱怜地抚上了若灵那娇小玲珑的脸庞。那个仿佛就发生在昨天的梦魇,再次飘入他的脑海。

曾经也有那么一个少女,她一身鹅黄色的衣裙,不光全身被金黄色的阳光笼罩,就连她的笑容也是那么的阳光。她无忧无虑,天真烂漫,喜欢和众宫女打成一片。

那个时候的他,还是一个贪玩的孩子,当然也喜欢和那位姐姐玩在一起。因为和她在一起,身上也会沾有那种幸福的感觉。

一个大晴天的晌午,他们才刚见面,她就要失约。

“姐姐不能陪殿下踢球了!景秀宫的那位娘娘约了姐姐。”她边哄着他,边拉走他手中攥着她的衣带。就这样,少女随着景秀宫的人走了,她再没有回过头来看他。

不放心少女独自一人去景秀宫,他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的后面。直到去了那个美丽的荷花池,那是他经常与少女去的地方。随着那“噗咚”地一声,从此,他与少女天人永隔。

是少女的母妃,她才刚刚小产,听到自己女儿身亡的消息,衣衫不整、披头散发,闹到了景秀宫。

“我苦命的女儿呀!皇妃姐姐,你怎么就那么容不下她呢?我还未来得及弥补多年来对她的亏欠啊!”

高高的贵妃椅上,静静地坐着一个女人,她一身金黄色正宫装,雍容华贵。她狭长而美丽的丹凤眼微微一闭,清冷潋滟。丹唇微启:“郦妃小产,未能保住龙种,即日起,送入冷宫!”

“你!还我的女儿!!”郦妃发狂地向贵妃椅子上的女人扑去。可还没上前两步,就被人给拖了下去。

“自作孽,不可活!!”

……

那个坐在贵妃椅上的女人,就是现在耀阳国拥有至高权利的瞿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