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浸月谣

第四节:王宫深院,纤腰驰于马上

浸月谣 禅莲书道 1436 2017-04-17 12:52:41

  长安西街赬王府一场马球赛正打得热火朝天,这种阵容的马球赛,是王爷家独有的。之所以说是独有,是因为他们家的马球赛队员有男有女,确切地说,是男队与女队之间比赛。

男队是赪亲王领队,队员由府兵和家仆组成,共五人上场;女队是侧王妃莹姬领队,队员由府里的嫔妃和宫女组成,共十人上场。男队队服是红色黄边窄袖袍子,头戴红色折角巾,脚穿红色长靴,骑黑骏马,马尾巴上扎红色蝴蝶结;女队身穿淡粉色黄边窄袖袍子,头戴浅粉色折角巾,脚穿淡粉色长靴,身骑栗红色骏马,马尾巴上扎黄色蝴蝶结。十几匹马同时跑起,脖子上的铜铃铛脆响,好不热闹。比赛时间已接近尾声,场上比分是八比十,女队领先两分。赪亲王叫了暂停,他把队员叫到一起,谋划再战,决定利用最后几分钟扳回比分。

说起赪亲王是当今皇上最小的皇叔,前朝皇兄在位时基本不参与朝政,新皇登基后,有些拿不准的事便找他商议,起初他还心有顾虑,不是那么热心起劲地参与,自己乐得做个有钱有闲的逍遥王,省去很多麻烦,弄不好还会丢掉性命。日子久了,他看出这衰落的王庭新皇确实有些力不从心,便才真正用心为朝廷,为李家做些事。赪亲王是个地道的马球迷,他家的家规也很有趣,其中有几条是针对嫔妃女眷的,而且与马球赛有关:其一,在马球比赛时无故推诿不上场的嫔妃除了罚两个月饷银外,一个月不得亲近王爷;其二,宫女无故推诿不上场者,罚三个月饷银。对于球赛也有详细的条文规定,胜者奖励;女队员在比赛中不得利用自身有利条件,使用女人伎俩迷惑和阻止男队员进攻,如有发现重罚。

赪亲王还是位有名的马球高手加快手。鸣锣开始后,他策马持杖东突西驱,如风如电,他把球运在空中,驰马不止,连连击出。其他队员配合默契,开锣不到两分钟就击进一球。当然,王爷家的巾帼们也不只是绣花粉黛摆花架子的,她们个个也都是马上高手英姿飒爽,很多神策军的战士打马球的技能都没有她们好,不知哪个人曾写过一首诗赞美她们的英姿:“巧学男儿岂娇羞,玉鞍初跨柳腰柔;半空彩杖翻残月,一点绯球迸电流。”真是淋漓尽致。莹姬策马紧随王爷左右,她使出绝技想腾空拦截王爷推进的球,没成想有一马头突然冲出挡在她的马前,她的坐骑只好后座减速没有撞上去,马的坐力惯性加之她的跳跃差点把她甩出去,她在空中调整身姿,一脚轻点闯进那匹马头,又跳回自己的马背上。男队又进一球,时间恰好用完,在锣声响起前的那一刻,他们将比分打成了十比十平。

莹姬看打成平局,没分胜负,心有不甘,便缠着王爷要求加时分出个胜负。这时管家走过来,对赪王禀报说:“王爷,徽州槿阳公派家人来京有信给您,说是询问他家公子来长安科考都这么久,可至今没有给家里一个音信,不知是什么情况。”说着将一份信递给王爷。赪亲王放下茶杯,接过信封拆开扫了两眼,眉头皱成了疙瘩,对管家吩咐道:“马上派人到学子驿馆去看看,有没有个叫武璟元的考生,速来回我。”

管家答应着退下去,差人去了。

这场球赛本来赪王也余兴未尽,想加个时分出个胜负,见到槿阳公的信到没了心情,按槿阳公信上说武璟元自家里出来的时间算算,该早已进京了,他若进京该来王府拜访打招呼的,怎么会至今没见到人呢?他和槿阳公是多年的老友,交情深厚,在京城也只有他这里是武璟元需拜访走动的地方,他到京城没道理不来赬王府的。再有两个多月就要科考了,别在路上出了什么事!赪亲王心里思讨着便对众人说:“行啦!今日的球赛就到这里吧,本王有事要办。”说着边走边解下头巾,扔给家仆。家仆宫女们开始收杖牵马。嫔妃们边走边唧唧喳喳,她怨她马没有跟上,她怨她没有看清人就传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