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浸月谣

第三节 时光深处,无常事

浸月谣 禅莲书道 2234 2017-04-14 08:38:11

  武璟元在芙蓉渡经过细心照顾调养,身体好得很快,十多天时间,腿上的伤口便不影响走路了。那日他从昏迷中醒过来,得知自己被好心的林家小姐所救很是感激,一定要当面向恩人致谢,可是,到今日他也没见到芙蓉渡的主人。

青莲自从武璟元救回那天见了他一面,以后再也没去见他。见与不见,都是那样,她怕见面多了,日久生情,他有他要做的事,是必定要走的,不会永远留在芙蓉渡,那又何必见他,何必产生那份牵绊,还是不见更为妥当,对自己对他都是好事。有些路,如果不启程,就不会有烦恼。仅是个路人而已,何必要他对你报以微笑,勾引那份情思。有时候不是每个角落都会给你惊喜,更多的是困扰。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故事,还是不要轻易走进他人的故事里,平添不该有的插曲会更好。

武璟元几次三番想见芙蓉渡的主人,每一次都被灵子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他很疑惑,在想:这芙蓉渡的女主人是不是个极其丑陋的老女人呀!不然我这样一个相貌堂堂的俊男住在这里这么久,她却不肯出来相见一面,她已见过我的,难道是我没有吸引力?不可能的,这样高颜值的男儿怎么会没有吸引力!唯一能解释通的理由,就是她太丑,不敢面对自己。所以,青莲越是说不见他,他就越发的好奇,心里痒痒着想满足自己的好奇心,想见一见这位神秘的芙蓉渡女主人。他确实很好奇,挪到东厢书房时,那里的一切告诉他这里的主人,该是个有灵性有才气的女子。简洁清雅的书房,让他的感性触角窥视到,这个空间中,那个灵性女子灵魂孤傲的放飞。他正想着,灵子端药敲门走进来,他喝完药把碗递给灵子,对她说:“灵子姐姐,晚生的身体也恢复的差不多,我在贵府也叨扰了这么久了,是时候该告辞离开,没理由再赖在这里白吃白喝的.只是,在离开之前理应向你家小姐当面致谢才不失礼数,同时还有一事相商,劳烦姐姐,再通报你家小姐一声!”他双手抱拳。

“这会儿,我家小姐不在家。”灵子接过药碗,“我家小姐说了,公子有什么事,直接找管家戚叔说就可以,不必一定要对她说。”灵子走后,他无聊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看看这里翻翻那里,他顺手拿起桌子上一本陶渊明诗集翻着,诗集里的词句,没有一句走进他的大脑,眼前跳动的只是一个一个字符。他放下诗集,又从书架上拿起一本书翻弄着,一张纸掉落下来,他放下书,捡起那张纸展开来,是一幅方斗写意荷,寥寥几笔,一叶一花一莲蓬,淡浓相依活灵活现,那俏丽的莲花自荷叶后娇羞地探出,似沐浴初绽,还了魂一般灵动。

武璟元看到这幅笔墨,起初心出奇的静,应了那句:静看莲花,心不染尘。转而心跳骤然加速,血往上涌。这该是怎么一个女子画的?此刻,他眼前闪过这样的画面:一位仙女微笑着踏凌波而来。他忙放下画快步逃了出去。他穿过游廊走出大门,沿着竹林一条青石板小路疾步走着,心还咚咚地跳,那跳动的声音传进自己的耳朵,听得很清晰。他极其想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想吐纳出心中荡漾的那股激流。转个一个弯,前面突然开阔了,一方荷花小塘出现在他眼前,他又是一惊……

夕阳西下,把远处的水面晕染出一道道波光粼粼的金色,微风掠过荷塘,呢喃一片。小塘的自然,荷花的纯美,简单,储有多少故事在里面。又好似读了多少往来的过客,每一个偶然的结缘或是离散都被这纯美简单渡化,恰似清冷的流年添上了灵性的禅意。若夜晚邀来明月,一叶扁舟,两两相对,于澄清的水中留下相依相拥的身影,在碧水波上对欢,浅尝时光佳酿慢慢滑动流年的帷幕,荡漾在浩渺的墨香里;或是邀上竹林贤才,把酒当歌,扶摇抒怀,该是多么惬意。他情不自亲地感叹道:“好美妙的一方天地!”

他的话惊起坐在不远处的青莲,他俩四目相对:她一身月白色绸纱长裙,淡粉色滚着桃红边裹胸,素淡衣裙与粉黛红花,碧绿荷叶相映生辉,似一幅绝美的泼彩画。如雪一样晶莹透彻,冷颜高贵,空灵脱俗的有些离谱,一只白玉玲珑簪挽着青丝,臂上挽着丈许烟罗秋香纱,双目似秋水,透着淡淡的清凉。那种美不用多赏,便知它来自骨髓中那洗不去的沉香芳华。

他白皙的面容阳光的五官,清澈的眼神透着激情,骨子里天生自有的高贵气息,一身白袍长衫,乌黑的长发,自两边收起一缕拢在脑后,一泻而下,下颚微微扬起,神情惊愕,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天边晚云的映衬下,清雅至极。

这是武璟元第一次见到青莲,无需多言,他已知晓她就应该是芙蓉渡的女主人,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会泼洒出那样的墨笔。而此刻也是青莲第一次看到武璟元面有表情的告白。什么都不用说,什么也无需说,一种默契在无语间,像他一纸续篇,已画好他跋涉的轨迹,不可扭转;像她一页封底,演绎着至善的凄美。两个人就这样相对而望,眼神中传递着心中的千言万语,似乎他们早已相识,在她的背影里,在他的回眸处,在生生世世的轮回中,他们就这样再次相遇,一切无需言谢,也不必告别。过了许久,青莲移前几步打破特别的宁静:“公子,您一切都准备好,要动身了吗?”

武璟元的思绪此刻亦如野马奔驰,跑得太远,根本没听见青莲在说什么。青莲见他没有回音,又问了一句,“公子,准备什么时候动身?已为您准备好了进京的一切。”

“哦……我…我……”武璟元应着,他此时不知如何回答了。原本他的计划是把自己仅有的家传玉珏压在芙蓉渡,先借些银两即刻动身进京,去参加年底的科考。没想到,见到青莲的那一刻,脑子也乱了,心也乱了,他的心再也不听从他大脑的指挥,他甚至不想离开芙蓉渡,永远留在这里,什么科考呀,光宗耀祖呀,统统都放到一边去吧!只要让他留下,留在芙蓉渡,什么要求,怎么样都可以,只要让他留在青莲身边就好,他觉得她就应该是他心里寻觅的那个人。

他不想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