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浸月谣

第五节 花落草齐生,莺飞蝶双戏

浸月谣 禅莲书道 1715 2017-04-25 19:09:01

  武璟元自那日见到林凌之,心就被她牵住了,早把科考的事忘的干干净净。青莲几次三番催他动身进京,说:“男儿该有担当,应做该做的事,不可沉湎与儿女这类柔情之事,误了前程。”他推脱说自己的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还不宜远行。日子一天天过去,青莲一天天算着日子,为他着急,无奈也只能更好地为他筹划进京后的生活所需问题。她知道武璟元带的银子已都被强盗抢光,现在去长安所有的费用只有自己替他筹措,林家亦不比湘南王府那会儿,现在自己过日子也是能省则省,不再那么铺张。她早已和管家戚叔商议,把桑园兑出去,换银子给武璟元做进京的盘缠。戚叔心里是一万个不愿意,帮人可以,尽力就好,不必尽到卖田卖屋的去帮。人心是什么?用到你时,会千恩万谢,记得你的好,时过境迁不再需要就会把你忘的干干净净。他也不会例外,在这门里时还会记得你,等迈出这道门槛,还会不会记得这里曾有人对他的好呢?青莲知道戚叔的想法,她说:“人都会有遇到难处的时候,能帮就帮一把。再说,帮助别人也不是为了让他记住你的好才帮助的。如果他能记住别人的好,那是他还有人性,还知道情义二字。如不记得,也只能随他了,不必那么执念。”少许,她又说:“一切皆是定数!”

戚叔不言,他心里的不满也只能装在心里,还是要张罗着跑前跑后把桑园兑出去,他和奶娘商议不能把兑桑园的银子如实告知小姐,武璟元进京大概够用就好,余下的还是给她存留着,不然,她会如数统统给了那个武公子。奶娘同意戚叔的做法,她想,他们要为小姐多留个心眼才是。

银子拿到了,青莲又给他置办了行装,都是捡上好的采买,说:“以他的家世身份,不能太寒酸了。”一切早都准备就绪,那天吃过晚饭,青莲对武璟元说:“我们能相遇是前世的缘,今天我也只能为您尽心做到这些,以后的事,只能靠公子您自己啦!”青莲的话语不多,却有着一定的分量和深意。

武璟元拉着青莲的手,说:“我答应你的事,就一定会做到。你等着我,等我科考结束,禀明家父大人,一定八抬大轿来广陵郡迎娶你!”

青莲没言语,这些时日的相处,他本性心地善良,虽然年长于自己,可他的人生顺风顺水,没经历磨砺心性还不定,很容易被外因诱惑。她透着烛光看着他,可这昏暗的烛光里,又能够看多远看多清。

这一晚,武璟元说尽了感激和浓情蜜语:“待我功成名达,许你花前月下”,“待我高头大马,许你嫁衣红霞”……

这一晚,是青莲生命新的一页开始,从此那颗以往淡漠的心填满了牵挂。

只嫌一夜春光短,千恩万爱一幻间。

这个世界不是天无边,地无边,爱也无边,总会有无奈伴随着,待朝霞蹭满香巢,再多的爱也要随之而去。

吃过早饭,戚管家走进厅堂禀明青莲道:“小姐,雇的船只已经到了,公子什么时候动身?”

千叮咛万嘱咐都显得太轻,太少。青莲抬眼看看武璟元却没有多说什么,千言万语都在眼神里送达他的心底,她摆摆手,轻轻说了一句,“去吧!”

武璟元恋恋不舍,两步一回头,五步一转身,两眼含泪,在戚大海和灵子的陪同下走出芙蓉渡。

登舟远行,自是满心不舍,即便不舍又能怎么样,也改变不了他必须要走的路,他走出家门就是为了考取功名,没考取功名既不能留在芙蓉渡,也不能折返回家禀明家父大人迎娶青莲。他见青莲移步内室并没相送,心里酸酸的。

登上小舟,想想自己自受伤跌落于河里漂浮到此,被她所救收留已近两月,这几天的朝夕相伴,自不必多言,诗词作画,抚琴弄曲,想到昨晚,多少温馨爱意。今日又为自己准备盘缠,这份情,这份意实在太深切,太厚重。想着想着便转身回首,却看到青莲撑着油纸伞,站在渡头。天,不知何时落起了小雨,他却全然不知。她那一身素雅青衣。微风里,渐渐地远了,远了……

他想起在青莲的一幅水墨上写的那首诗:

相逢在般若彼岸

一池秋水边的呢喃

读你,那样纯美,简单

任,尘世的浮躁与喧嚣

骨髓里的仙秀隽雅

灵性了世间的罹难

月夜朦胧,和着摇曳的倒影

与你轻声细语,倾诉隔世尘缘

……

“我定不负你。”他在心里默默地告诉自己,告诉她。

青莲目送蓬船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消失在她的视线以外,自语道:“你不懂我的难过,又怎懂我的沉默。”她离开渡头,沿着被蒙蒙细雨洗过的青石板小路,向芙蓉渡走去。她想起了佛的话:“红颜弹指老,刹那芳华;只因是刹那,所以忘却。”她轻叹道:“唉,人与人,从来都是债。一个‘情’字怎么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