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虚拟

何嗟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17-04-24上架
  • 79830

    已完结(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虚拟 何嗟 4400 2017-04-24 21:35:47

  刘简单一直记得她爸爸说的一段话,任何人都要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不是明天就是以后,反正该来的总是回来,逃不过的,只能面对。

说实话,她早就忘记这段话是什么时候说的了,但是她有印象,或许是几年前,或许是在她更小的时候。

她承认,他们家真的很普通,乡里的家庭大多数都如此,为了万恶的钱财关系变的岌岌可危,成长的环境是多么重要啊!在低俗的偶像电视剧的熏陶下,她习惯了看着里面穿着昂贵皮草的妇女坐在环境优雅的咖啡厅里对着对面看起来一穷二白实际有着善良的心和看低庸俗行为的高贵心灵的女主泼咖啡。无关紧要的游戏,反正她们会在一起...

砰!感人的戏码马上就要上演,眨眼的功夫只有漆黑的屏幕里闪烁着的墙上的灯光,吊着灯泡的线随着争吵的夫妻一晃一晃,让本就近视的刘简单瞧人都像是在晃。

争吵的话题无非又是因为钱,她沉默的起身,把椅子搬的远一点,免得等会又砸坏东西。

爸爸说的其中的任何人都会付出代价没错,可是他并没有完全讲对,血缘关系是感恩也是代价,他或许还没有意识到代价这种要东西不一定是做了才需要承受。

无事可做的刘简单脱了鞋子和衣服趴在床上忽然觉得自己十分可怜,怀着悲伤的心情发了条万份苦涩的朋友圈:既然之后有那么多的选择困难症,总是在好的和更好之间抉择两难,何不在一开始就给人选择的权利。

不过两分钟陈佳人就发消息过来:你怎么又伤秋悲春了?给老娘振作起来,整的跟三十岁妇女似的。

陈佳人不愧是陈佳人,毒舌犀利一如她一贯的作风,一段话立马就让她意识到自己实在是作的不行,赶紧就将刚刚发出朋友圈给删了。

然后回陈佳人:我好想暴富嘻嘻。

陈佳人:我也想,老娘现在就在朝着这方面努力!

刘简单:今天我爸在一个人来人往的地方问我,如果他们离婚了我跟谁,真是个老大难的问题,苍天可见,从小到大这个问题我想了无数遍,我真的觉得一个人挺好的。

陈佳人:哪个人来人往的地方?

刘简单:菜市场。

陈佳人:噗,标新立异啊!不愧是父女。

刘简单暴怒:你够了啊!我很严肃的,你关注的地方会不会扯的太远了!好歹也关心一下我不是吗?

那边秒回了一个信息: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巴不得,不是你自己经常说的吗?别说我不关心你,我是懂你我才这么说的,别人或许我还会问一问怎么了,你家的事你自己老早就不在意了,还会伤心这一下子?

原来如此,她恍然大悟,原来她刻意不在乎的样子早就留在了别人的印象中。

她烦不胜烦,觉得这样的对话无聊至极,就随便的聊了几句,外面也已经停止了争吵,她起床跑到楼下倒了杯水,冰冷的水下腹让穿着单衣的她忍不住打着寒颤。

脑海里突然冒出一句话,梅花香自苦寒来,梅花香没闻到,苦寒倒是体会到了。

不出意外,过了那晚刘简单还是感冒了,除了鼻子塞住之外并没有其他的不便,这已经足够影响她的生活了。

通往市里的路在维修,一天晴就是漫天飞沙,在不停颠簸的公车上刘简单接到了陈佳人的电话,那边扯着嗓子喊:“简单你怎么还没来?”

刘简单也忍不住提高嗓音说:“我在路上了!”

也不知道陈佳人是否听到电话就已挂断,说好了等她过去的,自己早在那里玩high了

问了很多人才找到这个酒吧,还没进门就被一个喝醉的女人撞了个实打实。

混乱的情况下将她扶起来,才发现女人哭的甚是惨烈,脸上的妆此刻花的就像鬼一样,身上的酒味扑面而来令人作呕,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扶着的女人就着她的双手弯腰在她面前吐了起来,全是酒水,也不可避免的溅到了刘简单的鞋面上,她恍了一下神,女人就歪倒在一边。

有人停下来看她们,刘简单觉得不好意思,但还是关心着地上的女人,至少把她扶到一边去坐着。

手突然被攒住,脸颊上一片刺痛。

怎么回事?

她被一个耍酒疯的女人给打了?

女人花着脸笑的人不人鬼不鬼,指着刘简单的脸说:“你还是不是女人?你看看你穷酸样,你看看你这衣服,一百块买的吧?不就是钱吗?有必要来这里卖吗?来卖你至少也打扮一下,老娘有的是钱,你要吗?你求我我就给你啊,不就是钱吗,嗯?”

刘简单怒火中烧,一个醉了的疯女人打了自己一巴掌,还说自己是出来卖的,一甩手,作势也要打下去,被出来看她到没到的陈佳人给抓住了。

“喂喂喂,简单,你们这是怎么了?”陈佳人抱住脸都气的变形的刘简单。

地上的女人笑的更加夸张,喊着你居然还想打我,你只要敢打—

刘简单指着地上的女人气得说不话来,眼里有眼泪看着就要掉下来,她讨厌极了这样,每次和别人吵架,明明嘴里有好多的话还没说出来,眼泪就下来了,看起里又窝囊又好欺负。

陈佳人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对着地上面目全非的女人叫:“李非余?”

最后还是将那个醉了的女人捡回了酒吧里面,陈佳人说认识这个女人,通知朋友将人带回去。

乱入的灯光,浮动的人群,刘简单把脸埋在手心里,鼓膜即将被震炸。

陈佳人的朋友在那里一个劲的拼酒,她有点不太清楚来这里究竟是干嘛,只说陈佳人其中的一个朋友生日,看她心情不好来放纵一下,她后悔了。

这里根本不适合自己。

有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人坐过来,她只看到是一位男人,灯光晃晃悠悠让人看不清面容,男人凑过来喊:“李非余在哪?”

刘简单摇摇头,说了句不认识,声音小的自己都听不见。

那个男士又问:“陈佳人你看见没有?”

摇头。

过了一会他就走了,其实她也想走了,果然和陈佳人只能单独见面。

独自待了一会脑子里不自觉想起醉酒女人指着她说的那番话,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着装,果然是简单的不得了。

但还是耸耸肩,她不在意,只要自己舒服不就好了。

老天给了你一个底子,有些人经过雕琢就是一块精致的玉。

而有些人生下来就是块黯然的石头。

陈佳人和那个男士一起回来的,不知在说着什么,她一如既往的看不起他的长相和表情,只认出了陈佳人。

陈佳人风风火火的进来,风风火火的喊了另外两个男士把醉的不省人事的李非余抬起来,刘简单巴不得这个人赶紧走,不然总感觉脸上火辣辣的疼。

其余喝酒的人停下来,打量了被抬着的女人,愣是被她的脸吓得什么都没问,反倒拉过坐在一边的刘简单喝酒,热情的过了头,不懂拒绝的她不好意思的递过来一个杯子拿起就喝,本想喝两杯就说不能喝了就此作罢,可能是她太豪爽的样子被一群人误会成酒力极佳,快闪的灯一跳一跳让她仿佛置身于极乐之地,胃在烧也感觉不出来,她几乎不喝酒,不知酒的味道如此辛辣,简直就要被劲头熏晕脑袋,糊里糊涂的和他们拼起酒量来。

那晚她喝酒的样子看起来既霸道又野蛮。用后来陈佳人的话来说简直就是不要命了。

她怎么可能会不要命了!

她只是醉的不省人事了而已。

但是她很畅快。

但是这样的情况她只会出现一次,就如之后陈佳人说:“酒吧这种地方一辈子来三次就足够了,一次是让你知道它是什么样的,不至于以后说连酒吧都没来过,一次是你想彻底买醉的时候,还有一次是迫不得已来扛醉了的人回家。”

然后她又说:“刘简单,你一次就全部做到了,实在是了不起。”

彼时宿醉的刘简单正在喝蜂蜜水,听了陈佳人的话好意的比划出二的手势纠正她:“第一次是去扛你回家,哪都没敢去,我的第一次开房就献给了你,希望你不要选择性忘记,谢谢。”

“那次多亏你了,不然我谈对象的事保准就暴露出来了!好险啊好险!”陈佳人抱着抱枕缩在沙发里。

“还有几个月就毕业了,谈对象这件事应该可以和家里人说了,毕竟都那么大了,家里人还会反对不成?”

陈佳人居然是叹了口气,一副大受打击的模样,这实在不像她。

陈佳人从小受着严格的家庭教育,说白了父母比学校教导处主任还严厉,她曾有幸去拜访了一会,表现听话的都不像她自己了,万幸的是留下了一个乖乖女的印象,尽管这让陈佳人一个劲的臭骂她是个心机女。

谈笑了一会,粗略的梳洗了一番,就回了家。

依旧是艳阳高照,刘简单脱下大衣拿在手里,脖子蒙了细细的汗,找出钥匙开门。

手机铃声响的十分突然,刘简单仓促得把热得快放进水桶里,在身上擦了手接起电话。

是实习单位里的带教老师:“小刘啊,在家里好玩吗?”

刘简单沉吟:“嗯,还行。老师你有事吗?”

那边笑了笑,说:“是这样,小晶老师她不是回家生孩子去了吗,科室本来就缺人,她休产假去了就更缺了,主任就说这一次就让你们幸苦一点,过完年就提前三天这样来上班,你们本来就还在学—”

外面传来停车的声音。

刘简单家门口有一块大草坪,足够停下三四辆车,最近一段时间天天有人将车停在门口,都是价值不菲的名车,所以一开始刘母就没有让她们多注意,这是私家的草坪,不适宜停车,导致这里隔三岔五都有车停着,早上一大早就来了,正晌午又开走。

那边老师还在说:“也希望你们同学多体谅一下,主任也说会酌情给你们工资—”

刘简单一边听着一边小跑到门口,猛的打开门,门口果不其然又停了两辆车,一辆银灰色的轿车前,一个中年男人正在锁车门。

大概是她开门太突然,那个中年男人吓了一跳,上下打量了一番之后转身欲走。

刘简单跟上去拉住中年男人,对着电话说:“好的,老师,我会提前去上班的,你们也辛苦了,不过我现在正好有急事,我要先忙了,实在是对不起。”

中年男人侧过身从刘简单手里挣脱,问:“有什么事吗?”

外面的太阳虽然大,但是穿着单薄的刘简单还是打了个寒战,“我不知道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就连地下停车场停车都不是完全免费的,你们是真的把我家门口当作停车场了吗?没看见我家门口现在都被轧得没长东西了吗?”

中年男人马上不耐烦的从西装口袋里掏出钱包,抽了一张红票递到刘简单面前,讽刺的说:“小妹妹,这够不够?”

“你什么意思?”

“你跑过来和我说这些不就是想要钱,乡下地方的人都这样。说着指着左边的她三爷爷家方向,昨天我停在那里那家的人问我收了钱也是一百块,也是这个地方连个能够好好停车的地方都没有,到处都是灰尘,你家门口我看算是干净的就停在那里了,就当是洗车钱了,收好小妹妹。”

简直就是狂傲自大的人!刘简单厌恶得得盯着这个中年男人的脸,甚至觉得有点恶心。

刘简单一把打掉递过来的手,骂了句神经病,头也不回的走了。

嘭的一声关了门,又觉得不解气,跑出来还想再说几句,那个中年男人早就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顺脚踢了灰色轿车的轮胎,反倒把自己给踢痛了,一瘸一拐的走进家里关了门。

忙完之后的刘简单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写张纸条帖在停在门口的车窗上,心想如果他明天还来的话就把人家轮胎的气给放了。

乡下过年的气氛十分浓郁,这几天刘父刘母都在家忙着准备过年,还在门口摆了烤火架子熏着腊肉,前两天下雨雪比较阴湿,怕腊肉潮了特意又拿出来熏,这件闲事自然落在刘简单的身上。

门口还是每天都有车停着,包括那辆银灰色轿车,她到底还是没胆去把人家的气给放了。

坐在火堆面前听着歌,熟练地将柴扔进火堆里,嘴里哼唱着王菲的流年。

眼前的火焰在跳动,就像是生命,每一处都在燃烧,它烧的很旺,它没有浪费,它做到了自己,可是岁月还是不知不觉的走了,就像人终究会老的,火也终究会熄灭。

小小的火焰里扬起了一片火星,有人扔了一块木头进去,火顺势大了起来.

刘简单看向来人,烟火熏着了她的眼睛,只来得及看到擦得锃亮的皮鞋,她已经将自己蒙的严严实实,还是被呛得咳了好一会,威胁道:“你也是来取车的吧,以后别停我家了,小心我把你车胎气给放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