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二章

虚拟 何嗟 3071 2017-04-24 21:44:47

  总算是没有车停在门口了,简单叹了口气,也不枉她送出了一挂上好的腊肉。

这天晚上家里破天荒的坐在一起围着火炉看电视,经典的抗日剧,壮志豪情处也不忘感动的催人眼泪。

刘爸刘妈在说家下面马路旁修建工厂的事情,这倒还是简单第一次听到,她一边听着一边削着橙子。

刘爸剥着花生,塞进口里含糊不清的说:“那个厂修不修的好都不知道,上次听大嫂说还付不起建筑工人的钱停工了,这两天才又开工的,小简放假回来的头两天不就没有人做事。”

刘妈接过简单剥的橙子,说:“到时候纺织厂建好招人我也去试一下。”

简单插口问:“一个月工资多少?”

“最多也就两千多,一个厂能发多少钱工资。”刘爸吐着花生皮,说。

刘妈突然疑惑的说:“这两天停在我们家门口的车就是那些老板的,前面几个月天天都有车停的,这两天怎么都没来听了?”

削着橙子的手一顿,简单哼笑了声说:“不来还好些,我去年种的樱桃树现在只剩下压扁的树干了。”

刘妈不在意的说:“别人都是有钱人家,你种的那棵树早,就死了,有没人帮你管它,人家也就压死了一棵树而已。你管那么多干什么。”

扔掉手里的瓜子皮,简单不服气的说:“有钱了不起啊?有钱就随便把我种的树轧死啊。”

刘妈是个脾气暴躁的热门,嘴上更是不饶人,听了自己女儿的话阴阳怪气的说:“有钱当然了不起,你爸就是个没出息的人,跟你爸几十年了,一直都是个这个样子——”

又来了,又来了。

只要一提到钱的事就会吵起来,简单选择闭上嘴沉默的看电视,刘妈说话抱怨的时候绝对不能搭腔,不然会一发不可收拾。

这个冬天还是一样很冷。

就这样不慌不忙的过了年,简单过了正月初三就乘上了去c市的火车。

没有过多的停留,一下车就直接赶去了医院,找到了带教老师,正在和另外一名实习生说话。

“哎,简单,你回来了,提着行李刚到啊,这样,今天晚上你们留一个陪着我值夜班,明天换一个人,你们自己商量,我是连上了两个夜班了,主任也连着上了几天了,哎哟,这两天真的是累的不行!”胡连杰手抵着额头一脸痛苦,“还好有你们这些实习生,哎!”

休息室里简单问那个人:“今天你值班还是我值班?”

那个人立刻说:“今天就先你值班吧,我还有其他的事,明天晚上我值班可以吗?”

简单无所谓地耸耸肩,答应道:“行,那就这样。”

听到刘简单也同意,那人自然是十分乐意,当即收拾了东西,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出去了。

在休息室里坐着休息了一会,从窗口往外看,候诊室的灯明亮,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在外面,显得十分安静。

刚拨了电话,打算给家里人报个平安,那么一会的功夫就有人按急诊铃。

简单看电话没接通就直接按掉,拿起白大褂急忙去开门。

来做检查的是一个很有味道的女人,简单很喜欢她身上的气质,不免多看了两眼。

女人温柔的对着她笑,对,是温婉典雅的气质,这就是给她的感觉。

从女人手中接过单子,快速的从个人信息扫过,习惯性的确认:“韩菱?”

确认是本人之后示意韩菱躺在检查床上,她会简单做一遍检查然后会让医师再来重新看一遍。

迟迟不见韩菱躺上来,简单又提醒一遍,韩菱却摇摇头说:“小妹妹,还是实习生吧。”

简单面无表情的点头,好意的说:“不用担心,我只是先帮你看一下,我们的主治医师还会帮你看的,今天是我们主任值班。”

温婉女人不在意的笑了声,轻声细语的说:“你也不用担心,我也只是太孤单了想找个人说话。”

简单不知如何接话,她又看了一遍检查单:怀孕12+。

韩菱凑上来看简单胸口的胸牌,说:“原来你叫简单,是个好名字。”她一边说一边慢慢的脱掉脚上的高跟鞋,“我花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去了解什么叫做幸福,然后就在今天下午我就和家人吵架了,他们告诉我,能够一起生活着就是幸福,能够每天见到即便只是简单的问候就是幸福,能够回家的时候吃上一口热饭就是幸福--”

韩菱还在说着,在做检查的简单却冒了一身冷汗,她迟疑着停下来听韩菱说:“--把两个人牵绊在一起的是感情还是责任,那时候我就明白了,或许我之前不该做那个决定,我应该去做我自己喜欢的事情,过我喜欢的生活,努力了这么久我只有遗憾。简单,我突然和你说这么多莫名其妙的话你支不支持我?”

简单很害怕,突然的,莫名其妙又恐惧的感觉充斥在脑海里,但她还是很镇静地回答:“我不明白那种感觉。”

韩菱的眼望着天花板,却像是一个傀儡,眼神里没有半分感情,喃喃说道:“或许该放弃了,可是我不甘心。”

有脚步声正往这边过来,在这个安静的地方平添了几分诡异,简单不着痕迹的放下探头,坐到一边,轻声说:“可以起来了,做完了。”

脚步声道门口停下来,然后是敲门声,简单边打报告边喊请进。

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应该是韩菱的丈夫,西装革履,英俊潇洒,和韩菱这样的美人很般配。

这时韩菱已经穿戴整齐的站在简单身后,说:“没关系,你不用怀疑自己,你看到什么就是什么。”

简单打字的手一顿,没错,她眼前的报告还是一片空白,她不知道要如何打,检查单上明明提示怀孕12+,可是她却没有看到任何东西。

她刚才的模样分明就是突然做好了决定,所以简单没有问她,就好比现在她推开了男人挽过来的手,退离了男人一大步,脸上看似放松的表情。

这是一个看似坚强却脆弱的女人,心里仿佛藏着巨大的秘密,就要把她压垮在地。

简单又看了她一眼,然后迅速打了报告递给她。

男人上前问简单:“结果怎么样?”

简单指着韩菱的背影说:“你去问你老婆,我刚刚都告诉她了。”

男人没有迟疑,说了声谢谢就离开了。

直到脚步声都远离简单才叹了口气,寒冷的冬夜里出了一身冷汗,她的脑海里勾勒了那个叫韩菱女子的心酸故事,凄美决然地好像一个传奇女子,却也令人生畏。

之后的她一直都记得那样一个晚上,记得那个女子讲话时的神色语气。

老式楼房里面阴暗潮湿的气息充斥在鼻尖,简单一把从床上跳起来推开窗户,清冽的空气进来吹散难闻的味道,伴着丝丝寒意。

上铺的人嘟囔道:“你有病吧,不冷吗?”

“你不觉得寝室里面味道很重吗?我就开一下马上关上。”简单把窗户关窄了一点,不让风吹向那边。

室友睁开眼瞪着她,抱怨着说:“我管你什么难闻不难闻这破医院配的宿舍也这么破吹再久的风也一样还有,你不睡觉我还要睡觉。”

简单沉默了一刻,有清风吹过脸庞,她把窗户关上,换上衣服,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出去。

坐在小摊旁吃着馄饨,有些烫嘴,简单囫囵吞枣般整个咽下去,舌头有些麻痹,这时手机响起。

一边吐舌一边说:“你好。”

耳边是有些耳熟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刘小姐吗?”

“是的,请问你是?”简单胡乱喝了一勺汤,匆忙咽下去随口问。

“请问你认识韩菱吗?”

韩菱?有点印象,可是她一时半刻想不起来。“不好意思。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

“你是叫刘简单吗?”电话那头的人追问。

“是,我当然是叫刘简单怎么了?”简单当下勺子直起腰无奈的问。

隐约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电梯叮的提示音,接着是人群的嘈杂,一时的沉默之后那边又问:“我有些事情需要知道,请问你方便当面谈吗?我现在在你们医院。”

简单又问:“是有什么事吗?”

男人没有回答她,只问她人在哪里。简单无奈的回答,“我在医院门口的一个馄饨店里吃早餐。”

“好。”很简单的一个字,电话立马被挂断。

疑惑的放下手机,继续吃着馄饨,脑子里还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

嘴里才塞了一颗馄饨,手机又响起来,一串数字,刚刚那个号码。

慢悠悠的吃着口里的馄饨,余光瞟着左手边的手机,她并不着急接电话,听着语气是很礼貌,现在诈骗的那么多,没准是个有礼貌的骗子。

顺手划了拒接,打算继续吃馄饨的简单,余光又看到一个穿着蓝色大衣的男人站在一边,耳边是一个黑色手机。

明明是一声休闲打扮,可却让人感觉到严肃,男人眼睛从简单放在桌上的手机瞟过,神情像是有一刻的放松,收起手机,取下黑色手套向简单伸手,礼貌又疏离的说:“你好我是宋景。我们见过一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