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三章

虚拟 何嗟 2761 2017-04-25 19:13:02

  场面有点大,简单一边咳嗽一边想,这样一位一眼就看出来有格调的男人一上来就说你好她还是第一次遇到。

气质使然,简单满脸通红,咳嗽的说不出话,她被汤给抢到了,辣的嗓子有点疼。

馄饨店里的客人也都往这边简单这边看过来,男人递了一杯水到简单面前,简单连忙接过一口气喝完。

好半天才缓了过来,简单看着对面的男人说:“不好意思,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男人沉寂了一会,从怀里掏出一样东西递到简单面前,“这是我的名片,我这次来是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仔细看了手中的银黑色名片,诧异的说:“宋先生,我可以确定我不认识你。”

“我知道你不认识我。”宋景用公事公办的口语说,“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你的电话号码,你认识韩菱吗。”

“你刚刚在电话里面已经问过了。”简单皱着眉,有点反感这样的情况,像是被问卷调查一般。“而且我也回答过你了,我不认识。”

“你不用紧张,我不是什么坏人,我记得几个月前,好像是年后不久,我的妻子曾经去你们医院做过检查,她说是一个叫简单的女孩子,我来是有事情拜托你。”

手机适宜的响起,简单有些烦的推开面前还没怎么吃的馄饨,汤汁很凑巧的晃起来洒在宋景的大衣上。

站起来随手扯了纸漫不经心的道歉,“对不起,你先擦一下,我接个电话。”

有些凌乱的早餐店,里面坐着许多上了年纪的人慢吞吞的吃早餐,眼光时不时往与早餐店格格不入的宋景身上瞟过,她都觉得尴尬。

是一起实习的女孩子打过来的电话,她已经猜到八分她打电话过来的目的,没好气的问:“有什么事吗?”

“有个帅哥来找人,嘻嘻。”调侃的语气传来,“我们猜也许是你,就把电话给他了,他找到你了吗?”

透过玻璃门往里面看去,宋景从口袋里抽出手帕擦拭滴在衣服上的汤汁,动作随意又不失优雅,是个极有教养的人。眼皮跳了跳,“应该是见到了,说是有事和我说,那我先挂了,待会说,嗯,拜拜。”

简单整理了思绪,重新坐回去,笑着说:“也许你是搞错了,我并不认识你说的那个人。”

话语刚落,宋景就拿了一张照片出来,问:“那你认识这个人吗?”

标准的瓜子脸,嫣红的唇,恰到好处的笑容,照片中都透露着娴静幽雅味道的女子,她的确见过。

宋景看她的神色就已知晓答案,他接着说:“我知道这样见面有些唐突,希望你不要责怪”

“阿菱她出了点事情,想要和你见一面,她对你的印象很好。”宋景看刘简单一直用防备的眼神看着他,笑一笑说:“放心我们不是诈骗,我下午会派人来接你,需要去一趟a市。”

简单沉默着看着对面这个看似富有的人一度怀疑这究竟是不是什么新型的诈骗手段,是不是应该要拒绝,可是他看起来又不是做诈骗的人。

“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打名片上的电话,我会派司机过来接你。”

回到寝室,室友还在睡觉,简单躺在床上眼前浮现韩菱的容貌,真的好美啊!不禁感慨。但是一想到那天晚上发生的事就忍不住起鸡皮疙瘩,她会有什么事呢?她只是帮她做了个检查而已?难不成是她怀孕的事?这样一想又忍不住冒冷汗。

听着歌举着名片考虑了半天,她坐起来给名片上的号码发了短信。

脚步声淹没在灰色地毯里,环绕房子的豪华,刘简单大概知道了这些人的经济背景,在这里她甚至有些胆怯,有些后悔当初答应。

护士将她领到一个房间里,轻声说:“韩小姐,你的朋友到了。”

入眼是一片高贵的紫色,墙上挂了副百合绣,白色的地毯,奢华的摆设品,截然不同的是摆在床边的呼吸机和轮椅。纤细的身子被银色被子盖住,与之前的印象嫣红的嘴唇不同的是现在一片苍白,憔悴的神色让人忍不住怜惜,她这幅模样明显是生病了。

韩菱虚弱的睁开眼,看刘简单站在拘谨的站在门口,笑着说:“又见到你了简单。”

护士做出请进的动作,简单向前跨了一步,护士退出去将门关上。

挂着点滴的手向她招手,说:“过来吧,简单。”

简单并没有动,皱着眉问:“你怎么了?”

依旧是笑,透着无奈,“看不出吗?我生病了,我生病很久了。”

脚仿佛有千斤重,她觉得韩菱就像个迷,让人害怕又忍不住想靠近,她愣在那里脸上没有表情,看起来像是听了个笑话,随时准备嘲笑别人以示反驳。

“上次看到你不是还很好吗?”简单迟疑了一会,面无表情的问。

韩菱也不再招手,她悲伤的说:“我没有人可以说话。”

可是她们不是才见过一面吗?简单想,而且还知道了那样的事,也不知道她身边的人是否知道,她觉得她应该和她们相关的所有人都保持距离,这不是她该接触的地方。

简单语气不太好地说:“我们才见过一面,能有什么好说的。”

似是没想到她语气那么强硬,韩菱愣了一会,深吐一口气,然后笑的十分狼狈,感觉到呼吸都有点困难,慢慢静下来,说:“我也不知道啊,也许我是喜欢你的名字吧,简单,我这几个月来就只想着小妹妹你的名字,简单…她喃喃道,不过看着你就觉得有朝气了,你别僵在那儿了,过来坐啊,我这个样子,又不会拿你怎么办。”

简单迟疑着坐过去,陷在沙发里,恍惚问:“就因为我的名字你就记住我了吗?”

“呵呵,小妹妹,名字取了不就是给人记得吗?就像我,因为父母觉得我像莲,又觉得俗气就取了韩菱,可是我觉得菱这个字其实更俗气。”调侃的语气,似乎是真的抱怨着。

简单被她的话给逗笑,说:“我家人觉得取名字太麻烦,所以干脆就是简单了,刘简单,太简单了。”

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笑了,简单笑的压抑,眼神时刻关注着床上的人。就看到有眼泪从韩菱的眼角划过。

简单倏然停下来,有种压抑的疯沉在心底,她觉得她在不出去就会被逼疯。

猛的站起来,慌张的说:“对不起,我忽然想起医院里面还有事,下次有时间我们再接着聊”

不等惊讶的韩菱反应过来,简单直接开门就想出去,被站在门口的人吓了一跳,惊慌就要溢出喉咙。

宋景也诧异地看着刘简单,手还放在半空中,他原本是要敲门的,把手插进裤袋里,还没来得及问,就听刘简单说:“可以送我回去吗?”

宋景朝刘简单身后的韩菱看去,韩菱已然闭上眼,看不出表情,他想了一会说:“好,稍等一下。说着走进房间关上门。”

看着墙,心中的不安还是没有消下去,简单仰着头看墙上挂着的画,是一幅梅花,一个枝头上面开了零星几朵,简单又不失高雅。

不知过了多久,宋景开门出来,脸色有些阴沉,说:“可能要再麻烦你进去一趟,她说有事拜托你,说完直接出来,我在客厅等你。”

高挑的身影消失在转角,简单最终狠下心走进房间,或许真的有什么事不是吗?

不过是惊慌时说的一句可以送我回去吗这个男人就真的自己开车送她回去了,如果她电视剧看的不少的话,现在不应该是派了来时的司机送她吗?刘简单瞄了几眼开车的男人,手自然的搭在一旁,散发着无意间的魅力。车里清新自然的味道,都好像是不真实的存在。

出了a市两人都还是沉默着,男人像是终于感觉到了她的拘谨,放起了爵士乐。

看着车座,兴许是音乐太慵懒,又兴许是车途漫漫,简单睡意朦胧,又不敢在陌生人车上睡死过去,只能强撑着睡意到达医院。

天色已然变黑,医院门口却是亮的晃眼睛,简单眯着眼说:“谢谢,回去路上注意安全。”

说完关上车门径直走进医院。

黑色轿车很快发动向外驶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