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九章

虚拟 何嗟 3777 2017-04-25 20:20:16

  像是已经察觉到简单的怒意,宋景转念问她:“你什么时候毕业?”

“快了,马上就毕业了。”

宋景嗯了一声,将文件发到自己的邮箱,随口说道:“那就这样吧,待会过来我书房拿。

“好。”

某天旭日阳光下,简单特意搬来一把座椅,阳光独特的味道熏得她仿佛要沉睡下去,那时候的她脑子里突然想起那次的和谐都觉得不可思议,那次仿佛是他们之间唯一的一次心平气和的交流,也是他们之间除韩菱之外的第一次交谈。

那时的她并没发现。

她一向迟钝,像只笨重的蜗牛。

就连之后的宋景也是这么说。

简单是第二日早上才想起去拿那份申请单的。

她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餐,坐在一边等着宋景下来,将报纸看完了她才发现楼上没有一点动静,突然想起自己昨日忘了去取申请单。

环顾了一周才意识到原来不知不觉间他已经出去了,房间收拾的十分整洁。

找了一圈才在书房的桌上找到那张纸,垫在鼠标的下面,上面有一小滴墨水被抹去的痕迹。

她不自觉地闻了闻,一股墨水的清香,周围是森间林木的气息,让人心间十分舒坦。

“谢谢。”她自言自语着。

不知不觉又过了许久,简单下完班回到宋家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了,不出意外宋景还是没有回来,简单特意在冰箱上留了张纸条,又匆忙赶往医院。

一个星期前,陈佳人突然一条短信告诉她:我怀孕了,陪我去医院吧。

她那是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她要去宰了那个杀千刀的!

结果是她连那个男人的面都没有见到。

陈佳人已经办了住院手续,手术时间定在两天后。闲时简单再一次问她:“你真的不后悔吗?我看的出来你很舍不得。”

陈佳人盯着电视眼睛都不眨,没有回答。

简单见怪不怪地转过头跟着一起看电视,不知道是在几个星期前,那时就和陈佳人断了联系,当她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就连电话都已是拒接的状态,她以为是她和男朋友吵架,不断地打了两天的电话才停下来。

再之后就是那条短信,不得不说她是十分惊讶的,惊讶佳人她这个万年冰山终于肯屈服于男朋友这个生物,要知道佳人她一直秉承着家教过于严格,即使是再喜欢的人都会保持着一颗冷静的心,这下直接就怀孕了,可见是有多喜欢在乎了,可眼下又不想要这个孩子,要么是她承认自己看走了眼,原来最喜欢在乎的这个也不是自己的Mr.right。要么就是那个男的对她采取了什么非常手段,那也只能是那个男的坏透了。可见还是那个男的太渣,无论如何哪天见到了都要暴打一顿才够解气地。

可事到如今了,那个男的都没有出现过,而陈佳人也从不开口和她说,她也只能每天来陪她说说话,哪怕陈佳人很少理过她。

简单把保温盒里的汤端出来放在桌子上,“这个汤是昨天晚上炖的,还在味道还不错。就先放在这里了,我明天还得上班,明天我再过来。

时间已过十一点,同病房的人早就已经睡了,简单轻手轻脚的收拾着东西,她不知道佳人朝着这边到底是看着无声电视还是在盯着她,她心里一度在发毛,抬眼看去时佳人果然实在看着她,停下动作看着她。

眼泪像断了线似的一个劲的往下掉,佳人断断续续的说:“宝宝,我看天都看着她们都是期待着自己的孩子降生,我就觉得我像个罪人。宝宝,我也想生下来。”

从未见过这样的佳人,也从未见过这样悲伤无助的佳人,那一刻简单的心情万分复杂,可是她没有任何理由去说服她放弃这个孩子,孩子没有错,佳人也许有错,但此刻她已经收到惩罚了,真正有错的是那个一直没有露面的男人。

“有一句话我一直不知道该不该说,这么大一件事那个男的有权利知道。”

佳人一顿,闭口不谈那个人的事,只默默地流泪,哭的绝望,干脆转过身背对着简单,简单没有再开口,她一直拒绝着谈论那个男的,简单她自然对她们之间的事情不得而知,心里有一股淡淡的火气。

世界明明这么大,偏偏就让陈佳人遇到了那个男的,还偏偏就发生了这么戏剧化的事,偏偏她自己又像个刚入社会的青年小生,一举一动都透露着幼稚味道,任何话语都没有说服力,这让她忍不住自恼。

电话恰逢其时的响起,打破了这一刻尴尬。

简单趁机叮嘱道:“我要回去了,你先稳住心思,什么事情等明天睡醒了再说。”

叮嘱完又不放心的看了一眼,她用被子盖着头,看不清楚表情,简单叹了口气接通电话,“宋先生,有什么事吗?”

入耳是温润得声音,开口就是责备地语气,断断续续的。“你怎么还没回来,我饿了。”

又喝酒了。

“好的,我马上回来。”简单无奈地说,话音刚落那边就把电话挂断。

没办法只能马上往宋家赶,路上的时候,简单越发觉得自己可以去转行做个保姆,在这方面她倒是挺有潜质的。

车胡乱的停在院子里,车门都没关,钥匙都还插在上面,把车门锁好。一进屋就看见宋景端着她之前回来做得饭菜坐在沙发上吃。

没有了往日的精英气,倒是看着像刚毕业的大学生,亲近许多,唯一不变的是依旧吃的十分斯文,电视里面放的是新闻重播。

这个模样的宋景,简单自然是没见过的,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不过一会,简单就收回心思,询问道:“还要吃些其他的吗?厨房里还有汤。”

宋景看着电视点头。

热好汤回到客厅的时候,宋景已经躺在沙发上睡着了,连睡着都是皱着眉头,笔挺的鼻子上有着汗珠,刚毅的脸颊,嘴唇紧抿着,领带胡乱的搭在身上,手臂垫在枕后,不得不说,即使是醉酒后的宋景也透着成熟男人的气息,比平时更甚,充满男人魅力的一个男士。

简单跑到楼上拿毯子盖在他身上,轻手轻脚地收拾好茶几,把车钥匙放在一边。自己也去吃了点东西,随便冲了个澡躺在床上没多久就陷入了沉睡。

简单是被一阵敲门声吵醒的,她迷着眼糊里糊涂地去开门呢就看见宋景站在门口,头发微湿,不是一身西装而是十分清爽的装扮。他敲门的手还停在空中,眼神在看到简单的时候一顿,转过身说:“陪我去一个地方。快点收拾好东西。”

“去哪——啊?”她还没来得及问他就已经走了。

简单迷迷糊糊的走到浴室洗漱,等她洗完脸才发现自己只穿了一件黑色吊带衫,连内衣都没有穿,她的身材一向很丰满,只穿了一件吊带衫看起来却格外的性感。

好半天她才反应过来,却觉得好笑,利索的换好衣服就下楼。

宋景在院子里打电话,他站在一辆越野车旁边,不知是在和什么人带电话,嘴角带着笑意,看着心情很好。

一直到他打完电话才发现在一边等得无聊的简单,他打开车门,说:“上车吧。”

心中纵然有疑问她还是上了车,心想他还能卖了自己不成?

车一路驶向了高速路,又开了许久,开的路越来越偏僻。

看样子是要去很远的地方,简单往工作的地方打电话请了个假,那边虽然不太乐意但是听她说她已经在外省了也没在多说什么,只是无故旷工扣一小部分工资而已,简单瞄了眼宋景只能保持沉默,听那边说了很久才挂了电话。

一路上简单都是昏昏沉沉,只要一坐上车她就想睡,一开始她还是十分警惕的,最后还是敌不过睡意来袭,一路差不多都是睡过去的,一直开到颠簸的小路上她才彻底清醒过来,她已经分不清这是哪里了,之前好像听到宋景在打电话,电话那边问他到了没有,之后还聊了几句玩笑话。

她忍不住疑惑问:“这是哪里?”

“你不知道?”宋景反问。

简单摇头,当然不认识,什么时候她认识他的朋友了。

“一个朋友的老家,过几天他儿子周岁宴,邀请我们过去休息几天。”宋景看了眼简单,继续说:“他说让我把你带过去,我还奇怪他怎么会认识你。”

简单耸肩,玩笑着说:“也许你朋友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宋景这次是带着笑意看了她一眼,简单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刚说过的话其实并不妥,仔细一听还以为他们之后还会有点什么事情似的,确实是自己说话没有经过大脑,只凭自己一时嘴快了。

只能选择沉默,暗恼还是小心点说话,本来给别人的印象就不太好,现在更像是在昭显她是不怀好意。

快要驶达目的地时她才想起来要给陈佳人打个电话,可惜是无人接听,她又接着打了两次还是无人接听,便知道是陈佳人又开始在同她闹脾气了,难免心情开始郁郁了几分。

车子最后是在一处山脚下停了下来,周围也都是一些荒废的田地,这里似乎很少会有人来往,但也有一条经常有人走的小路。

从车上下来,简单一脚踩进了泥潭里,她穿着一双凉鞋,脚上沾得全是泥土,到旁边的草丛里踩来踩去,抹掉泥土又沾上草屑,粘粘的十分不舒服。“这里难道会有人住吗?”

宋景从后备箱里拿出两大个大黑袋子,“还要再走一段路,过来帮忙提东西。”

乖巧的跑过去帮他把后备箱剩余的一个大袋子提出来,跟着宋景往山上走,接近正午,太阳正毒,一走进山里就凉快清爽了许多,本来走上山时的燥热也被这阵阵凉风给吹的神清气爽。

简单跟着宋景拐了一个又一个弯,走的很顺畅,没走进一个地方都让人觉得豁然开朗,简单忍不住叹道:“没想到这山上还有这样的地方,好美!”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这里的每一条路都不像是自然生长的,这里明显是有人有意开辟出了这样的一条路。

两边分别种了不同品种的花,有些还长出了半人高,从整齐的断处也可以看得出是经常有人修剪的,头顶上还有一个不知名的藤曼围住,正好围出一片不小的天地,一开始她还以为这只是自然而然长成这个形状,走了没多久她就发现之后的每段路都是由这样的藤曼围住,就像是一条自然大道,形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只有进和退。

直到跟着宋景走进了一个山洞。

走在前面的宋景听到后面没有动静,停下来问:“怎么了?”

简单双手抱着袋子,弱弱的说:“这里好黑。”

黑暗中简单看不清宋景的表情,由微弱的光从洞口那边照射进来,映射着里面因为有人经过带动的细弱灰尘,清晰地听到提袋子的声音,然后是朝这边走过来的脚步声,突然右手被一双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清晰到过分的温润如玉的声音在耳边环绕:“算了,我带着你走吧。”

有那么一瞬间简单像是很清楚的捕捉到了宋景的身影,只是那么一瞬,不过一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