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十二章

虚拟 何嗟 3852 2017-04-26 19:43:23

  简单真的被吓得不轻,整个人都是像是惊弓之鸟,一碰就跳,她下意识地躲开女人的碰触,不确定的问:“你真的是不是鬼?”

女人迟疑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自言自语说:“难道我长得很像鬼吗?”

简单点头又摇头,吞吞吐吐的说:“刚刚我看你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的,对不起,我太紧张了。”

“没事。”她摇摇头,“我刚刚看你走在路上挺伤心的,你怎么了?”

看了看周围漆黑的一片,只有远处有似有似无的淡淡的光,她也不知道刚刚是怎么看到她是穿着一身白色的衣服,好像还看到她的脸了,是一张绝色的脸,只是有点苍白,所以她吓到了,根本就不是现在站在面前的这个笑容勉强的女人。

女人知道她的害怕,有些哭笑不得的扶她起来,安慰道:“我叫许倩,是考古队的,你看到前面的灯光了么?我们这几天都一直呆在这里,我只是觉得无聊出来逛一下,所以你不要害怕,你是怎么到这里的?我好像没有见过你。”

简单跟着许倩往右灯光的地方走,她感觉许倩的手格外的冷,她特意拉开距离,戒备的说:“我叫刘简单,我知道你们,我前几天上山的时候看见你们了,你们在山下面挖墓。”

顿了顿,继续说:“所以,你真的不是鬼吗?”

“鬼会和你说这么多话吗?”许倩反问。

简单想了一会,摇头。

“我看你的样子也是迷路了,你是要到哪里去?”

“我——我本来是想找地方打电话的,迷路了,所以只能一直往下走。”

“没有人陪你吗?”许倩轻声问。

简单瞬间觉得恐怖,不是因为她问有没有陪她,而是越往有灯光的地方走,就越来越感觉旁边的这个女人笑得越发恍惚,甚至是有一个瞬间她看到了她披着一头长而直的头发,温柔的眼神咋那一刻看来都是凌厉又可怕的!

简单就差哭出来,她停在那里不敢走。

许倩也停下来,说:“你怎么了,我真的不是鬼,你不要怕。”

简单只能摇头,说不出一句话来。

不远处传来呼唤的声音,简单没有反应过来,许倩侧耳听了一会,笑着和她说:“你的朋友好像来找你了。”

说完又对着那边喊道:“她在这里,看到灯光了没有。”

这下传来的是清楚的声音,是宋景!

简单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力气,猛的站起来拔腿就往反方向跑,她一边跑一边喊:“宋景!我在这里!”

谁知道许倩也跟着她一起跑了过来,在后面喊道:“刘简单,你别跑了,前面有条小溪小心摔下去。”

野草划过她的脸颊也不觉得痛,她现在只剩下害怕!她一定是撞鬼了!现在这个鬼正跟着她跑!

不知道跑了多久,耳朵分外的疼,脚下一滑,她还来不及张口惊呼就一口水灌进来,浮浮沉沉间有手电筒在眼前闪过,胡乱挥舞着手臂,心里想的还是宋景该怎么办,千万不要碰到那个女鬼。

直到一双手猛的将她拉起来,落入一个温暖而又粘稠的怀抱,胸口紧贴着一堵胸腔,她还在不停地喘息。

耳边是熟悉的怒吼:“你是不是傻!说了让你不要来你还偏要来!什么朋友的电话一定要跑出来打!明天打不是一样的吗!你真是蠢得不可理喻!”

她哇的一声哭出来,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说不出话来,只一遍又一遍的喊道着宋景,宋景,宋景。

她想她是魔怔了,要不然怎么会一边又一遍的喊着她讨厌的人的名字。

有手电筒照向这边,侯伟在一边和许倩道谢:”真是谢谢你,要不然我们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宋景握着她的肩膀,将她浑身上下都仔细的瞧了一遍,慌张地问她:“有没有怎么样?嗯?哪里疼?”

简单蜷着身子,风吹的她冷,还是不停的哭,任谁都止不住。

“好了别哭了,没事了,告诉我?有没有伤着哪里?”宋景小心翼翼地哄着,捋清黏在她脸颊上的头发,摸着她的脸问:“要是哪里疼就赶紧说,好了好了,我在这里,别怕。”

许倩多看了两眼刘简单这边,一脸抱歉的对着侯伟说:“别这么说,要不是我她也不会吓成这样。”

“她也是第一次来这里,我晚上都不敢出来的,她估计也就是吓到了。”侯伟急忙摆手,对宋景说:“现在也很晚了,估计回去也不安全,要不我们去前面的考古队那里呆一晚上明天早上再回去吧,我在外面她们还是放心的,不怕我们也走丢”

侯伟说的她们是姜俪和家里的两个老人家。

简单一听立马躲进宋景的怀里,一直摇头说:“我要回家,我不去。”

宋景为难的看着侯伟,看样子是真的吓得不轻,侯伟也为难的看着许倩,这个情况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许倩接话说:“还是去我那里吧,我那里有干的衣服,先给她换上,虽然是夏天但是这里晚上风大,别感冒了。”

宋景抚摸着躲在自己怀中瑟瑟发抖的简单,也不知是被吓得还是被冻得,眼睛已经闭上,怎么叫都没有反应,一看原来是昏过去了,还时不时的抽噎两下。

宋景抱紧她,“还是先去考古队那里,明天一早再回去。”

周围一阵嘈杂,她想起来让他们声音都小一点,可是完全使不上力气,口很干,喉咙就像火烧一样,一感觉到水就下意识的更想要,接着感觉到有人在温柔的给她擦拭头发。

等她能够睁开眼时,只觉得眼前的吊灯晃眼,偏过脸,就看见那个许倩坐在一边看着她,手上拿着毛巾,看到她醒过来将毛巾放在一边,柔声问她:“还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感觉怎么样?”

简单哑着嗓子问:“许小姐,宋景他们呢?”

许倩晃动了下身体,轻声纠正道:“我叫林倩,不姓许,你是不是记错了?”

林倩?不对,就是许倩,她自己亲口说的。简单摇头,“不是,你是叫许倩,你亲口说的。”

林倩皱着眉头,不知如何解释,“可是我就是叫林倩,不信的话你就问我的师兄妹,你可能记错了,你刚刚被吓到了,还掉进了溪水里,还好你的朋友及时赶到。”

简单刚想说话,宋景掀开帐篷从外面进来,端着一杯温水,“醒了?让你不听我的到处乱跑,现在知道后果了吗?”

说完又对坐着的林倩说:“麻烦你在拿两件衣服过来,她刚刚掉进水里我怕她真的会感冒。”

林倩站起来,恍然的点头,说:“是我想得不周到,她受了惊吓又掉进溪水里明天还真的可能会感冒。”

一直到林倩走出帐篷,简单眼角的泪才掉落下来,“我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宋景一看到她哭就没了火气,他在心里说,至于吗,人没事就好了,不至于那么大火气。手上还是温柔的拭去简单眼角的泪,半警告的说:“要你以后长点记性!以后一个人还敢不敢满大山乱跑,倒时候被山里的狼吃了尸体都找不到。”

她也很后悔,自己怎么就那么大胆这样跑出来了,说到底还是被他气的,要不是他那样子气他她也许还不会一赌气就往山上跑。

简单生气的说:“还不是你,要不是你气我,我还不会一个人就往山上跑,叫你陪我你又不陪。”

宋景一口气差点没被噎死,这样说还怪起他了?

他沉了两口气,冷静地说:“这么说还都怨我了?”

当然怪你!简单在心里这么说,看着他沉下来的脸色转口说:“不怪你,都怪我自己。”

宋景抿着嘴没说话,端起杯子递给她,简单有点受不了此刻的安静,鼓起勇气说:“你知不知道刚刚我的脑子里有好多话想告诉——”

突然林倩拿了两件衣服从外面进来,抱歉的说:“我找了半天只找到两件工作服,你先凑合着穿着过了今晚吧。”

一抬眼就发现简单脸上不一样的潮红,她着急地问:“是发热了吗?你的脸怎么这么红?”

宋景也看到她脸上的潮红,以为真的是发热,额头贴着简单的额头,“果然很烫,看样子真的是发热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起身去外面接热水的之后简单的脸更加的红,站在一边的林倩终于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好笑的说:“看样子是因为我突然进来了才‘发热’的啊!”

简单有些不好意思,刚刚她确实是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想将之前慌张时的想法告诉宋景,不料林倩突然进来了,不过之后她就后悔了,还好林倩突然进来了,不然她真的会被自己恼死。

“没有,你别乱想。”顿了顿说:“刚才我真的以为你是个女鬼,对不起,我最怕黑也最怕鬼了,有可能是我在害怕的时候将你的名字记错了,还请你不要介意。”

“我接受你的道歉了。”林倩把衣服盖在简单的身上,仔细的摊开,玩笑着说:“你那时还真的吓我一跳,我现在脑子里还是你看见我慌张的样子,我从来不知道我有这么吓人。”

宋景和侯伟一同从外面进来,宋景端着一大盆水,拧干毛巾放在简单额头上,叹道:“你真的是个麻烦。有你在的地方都不省心。”

简单很委屈,努力掩饰住自己心中的失落,咧着嘴说:“那你别来找我就是了。”

“嘿!你这是过河拆桥啊!要不是怕你被山里的野狼吃了我和小宋才不会出来找你呢!”侯伟靠在一边的桌子上,抱着手臂没好气的说。

简单已经恢复了一半的力气,侯伟说一句她就回一句,气的侯伟差点没冲上来打她,谈笑时,简单一直余光观察着宋景,真好,他也在笑。

第二日一大早拜别了林倩和考古队的人,他们又往回赶,简单打着自己生病的幌子一定要让宋景背着她回去,在路上的时候简单随手摘了一朵野花别在宋景耳后,嘟囔了一句:“真漂亮!”

宋景没好气的说:“别闹了,拿下来。”

“我偏不!”带着撒娇。

偏偏侯伟凑过来在宋景的脸和耳边的花来回的看,大笑道:“还是挺适合你的!哈哈!”

她也笑,笑着笑着就感觉宋景停了下来,她赶忙说:“继续走啊,我就只是放在你耳朵后面不干嘛。”

哪知宋景突然一句话就让她差点露馅,“我觉得你完全可以自己下来走,你好得很!”

简单眼珠一转,立马把头放在他的肩头,呼出的气全数喷在宋景的脖子上,“我是真的不舒服,病人难道就不能笑了吗?我还不是觉得路上太无聊。”

好啊,很好,宋景也不接着戳穿她拙劣的演技,只能无奈的继续背着她往上走,好在这里的路并不难走,勉强可以坚持往上面走,他的汗水早就浸透了衣服,可是并不觉得累,心里难得的一片轻松。

路上简单心软了很多次,一个劲地埋怨自己干嘛要提这么刁钻的要求,她早就感觉到他那汗湿了的背,脖子上的青筋都鼓起来,还是咬着牙背着她往上爬。

好多次她都想开口说放她下来吧,她其实没事,都在他宽阔的背上消失的无影无踪,因为她明白,一旦出了这座山,回到了原来的地方她都没又机会再这样和他相处了。

她开始贪心了。

她想。

刘简单,你完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