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十四章

虚拟 何嗟 3767 2017-04-28 20:42:30

  “呵!刘简单,我把你当我最好的朋友!”陈佳人瞪着简单,一脸难以置信,苍白的脸上滑过两行眼泪,心痛的难以言喻,“简单,那是我最爱的男人,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插手我们的感情!?”

一时有些搞不懂,简单摆手解释:“不是——佳人,你说的什么意思?”

很简单的疑问句,在气愤的陈佳人听来却像是挑衅,她倒抽一口气,一边哭一边质问简单:“我什么意思?刘简单,那是我的男朋友!你为什么总是背着我和她联系?!”

“我什么时候和他联系了?明明都是他打电话过来找我问——”韩菱的事情,她话还没说完就被陈佳人打断,她用怨毒地语气,咬着牙骂道:“刘简单,你真不要脸。”

她真的糊涂了,她是最受不得委屈的人,但凡是受了一点委屈就会控制不住的流眼泪。

陈佳人这次的男朋友原来是佘江,她并不知道,之前因为韩菱的缘故确实联系的比较密切,但是现在也很久没联系了,不知道陈佳人是误会了哪里,才会让她以为她背着她在和佘江有不一般的接触。

“佳人,你是不是误会了,我和佘江没有关系。”简单一顿一顿的说,她每次只要一哭就会喘不上气,说话也是结结巴巴,“我可以打赌,我都可以解释的。我不知道他是你男朋友。”

外面的霓虹灯闪烁,刺痛了陈佳人的眼,她转向一边,“简单,我忍了很久,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你和我,我每次只要一看到你就会想到佘江,就满脑子你们打电话的场景,我不是一个大方的人,我受不了,就这一次,让我发脾气,对不起,就这一次,让我好好的想一想,我们以后再也不是朋友,就这一次吧,以后不会再有了,就这一次。”

听到陈佳人一直重复着说就这一次、就这一次,简单的心就绞着疼,她只一遍一遍的重复说:“对不起,佳人你听我解释,对不起,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骄傲如陈佳人,怎么能够忍受的了自己爱的人和自己最好的朋友发生这样的事情,现在这样坐着谈话都已经是她最大的极限了,她不理会一边哭泣摇头的简单,擦干眼泪,漠然地说:“简单,再见。”

好冷漠的一句话,就像是以后再也不会相见一般,明明每次佳人叫她名字的时候都是宠溺的一句简单,这次叫出简单二字却是熟悉又冷漠的。

不能就这样了,如果再不解释的话以陈佳人的性格,她说的话就一定会做到,那时候就没有机会解释了!

追上去,拉住她的衣袖,她着急的说:“你怎么就不听我解释呢,等一下,我真的没有。”

佳人停下来,冷眼瞧着哭得厉害的简单,极小声地说:“求你别碰我,我嫌脏。你别忘了,我的孩子就是因为你没得。”

周围的一切都在快速的前进着,出租车上放的是林宥嘉的浪费,低沉温柔的嗓音在耳边环绕。

不知道是怎么进的房间,更加没有感觉到路过书房时里面宋景视频通话的声音,她径直走到浴室冲了个澡,躺在床上翻看手机里之前和陈佳人的聊天记录,原来自前两个月开始她就已经没有和她好好的聊过天了,最近的消息还是她发给她的那个她怀孕了的消息。

一向不怎么喜欢玩手机的她从来没有删过聊天记录,她翻着翻着就翻到了还是春节时候她们十足亲昵的对话,迟疑着打了一行‘我和佘江真的不是那种关系。’发过去,看到系统提示:消息已经发出,可是对方拒绝接收的时候还是流下泪来。

手机被她扔到一边,抱着枕头蜷着身子仿佛这样才有安全感,她困极了,睡梦中都在想着自己的委屈,睡得极不安稳。

日子过得飞快,夕阳从西北方落下移到了西南方,可是不管怎么样,落日的余晖总是让人着迷。

穿上浅棕色的风衣,背着双肩背包,带上围巾,出门的那一刻简单突然有些难舍的心情,离开住了好几个月的地方突然之间有些不舍。

走出没两步她又返回去,仔细打扫了卫生,做了一顿丰富的大餐,即使她也不知道今天宋景会不会回来吃,坐在桌子旁边休息了一会,喝了口水,想了一会还是在桌上留了一张纸条:感谢你这几个月的照顾,再见。

偌大的客厅,富丽堂皇的装修,低调奢华的一切,都在提示着她这只是一场梦,然而现在梦该醒了,她应该麻利的收拾好东西,不应该再在这里逗留。

回去的半路下起了雨,雷声大作,雨水打在车窗上噼啪作响,模糊了眼前的一切,车子疾速地行驶在路上,头顶的风箱呼出寒冷的气息,前座有人骂骂咧咧:“不是吧司机,这么冷的天你开什么冷气?”

司机没有搭理那个人,他的助手一边骂一边关掉空调,“刚开始上车的时候也是你们说热!”

对话声遥远的就好像在车外,简单莫名的开始想远在a市的宋景,就像一个沉默的单曲,没有人知道。

仿佛是她一个人在导演着所有,好多次他们之间的距离明明是那么的近,却像是朝夕相伴无法碰触的虚拟,完美、优秀,所有好的标签都被她映在了自己的脑子里,就是这样未曾拥有过得一个人,更像是眼前的虚拟,化作雾气,化作水滴,低落,然后消散。

像罂粟,像毒药,她无法控制住自己内心即将溢出来的可笑想法,所以只能逃离。

她只庆幸,庆幸自己掩饰的那样好,庆幸自己不用在每日煎熬,庆幸自己脑子里残留的一点点清醒,让她认清自己,不再坐着不切实际的灰姑娘的梦。

中途转了好几趟车,终于在即将半夜的时候下了车,简单拉着行李走在泊油路上,前面的纺织厂半夜还在开工,工厂里的机器哄哄作响。

刘父刘母早就已经睡着了,简单一路发出的声响也没能吵醒睡梦中的他们,家里没有暖气,一进门就感觉到了一丝寒意,不想整理行李,匆忙的洗漱之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

安静的夜晚。

伴随着刘父开心的大叫,简单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行李还胡乱的扔在一边,“小简啊,回来了也不和我们说一声,昨天晚上什么时候回来的,现在都七点了你还睡。”

简单没好气地拉上被子,无可奈何的说:“爸!我昨天将近一点才睡,就让我再睡一下嘛!”

“女儿那么晚才回来你就让她睡啊,每天早上你不叫两句你是不是就不舒服啊。”刘母在一边骂道。

简单躲在被窝里面烦躁地踢了两下。

“还不是看女儿这么久没回来了开心——”刘父皱着眉头解释,被刘母打断。

“下去做早饭啊,还要不要上班啊?”刘母粗鲁的穿上外套,拿着梳子指画道。

躲在被子里的简单猛的坐起来,扒拉两下乱糟糟的头发,拿过放在一边的外套,无奈地说:“我去做早饭。”

刘父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着自己的妻子,刘母自顾自的疏理头发无视目光。

吃早餐的时候,简单对他们说:“我今天要去中心医院报道,我在那里找到工作了。”

家里人一听自然十分高兴,她们一开始以为就他们的那点本事,别说是关系了,就算是让她们用钱来买职位也是不可能的,这下听到自己女儿说自己找到工作了,心里的意见大事才总算是过去了,自己家的女儿比别人的不知要强多少倍!

“这样就最好了!要好好工作以后是我和你爸爸就可以轻松一点了,我们都老了,以后也只能靠你自己,爸妈都是没本事的人,还好你自己争气……”

“好!好!好!我知道!你们还不去上班吗?现在都快七点半了。”简单假装看手表,着急的说:“等下要迟到了。”

“还不快点吃,每天磨磨蹭蹭磨磨蹭蹭,让你做什么事情做的好,没用的男—”

“欸,妈,你先吃,吃完我还要收拾好去报道。”简单夹了一块鸡蛋给刘母,有点不胜其烦的说:“今天中午我就不回来吃饭了,不用等我。”

刘母吃完早餐也火急火燎的赶去上班,简单洗完碗筷又躺会床上补眠,一直睡到太阳高照,穿透灰蒙蒙的窗户射进简单的床上,坐起来,头有些晕,从行李箱里翻出一件纯白T恤,一条牛仔裤,快速地冲了个澡,在时钟指向十二点时率先出了门。

照常是坐了近一个小时的中巴车才转到市中心,好一会才找到医院,去领了自己的工作服和工作证,第一天去科室上班,科室主任是个五十多岁的男人,讲话很温柔,他一路领着简单在科室转了一圈,简要的叙述了工作内容,走的时候又嘱咐道:“小刘呀,有什么不懂的你就问,要不耻下问知不知道!大家平时也都是很平易近人的,你也不要拘谨。好好干!”

简单一直乖巧的点头,谦虚的说:“那是一定的,主任你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干。”

主任上下打量一番站在眼前的刘简单,秀气不失大气,规矩的站在一边,学历又不错,又是好友介绍进来的人,自然是不错的,听她这样说就更加放心了,他对在一边工作的人说:“这是新来的刘简单小刘同志,你们要多多照顾一下新人,当然不是就让你们照顾人去了,上班的时候还是病人第一位的!”

科室里面笑声一片,一个带着眼镜三十多岁的男士玩笑道:“主任,就是你每次带着我们插科打诨,我们一直都是对工作尽职尽责的好不好!”

坐在机器旁边的一个女医生站起身,背靠着一边的桌子上,抱着手,严肃地说:“好了,别闹了,小刘是吧?”

简单点头,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的她的工作证,杨明仲,职称副主任医师,科室副主任。

“今天下午就先跟着我,我带你熟悉这里的工作和仪器,方主任,刚刚三区电话过来有个病人要做床旁,你安排一个人过去。”杨明仲一边说一边看着简单,简单心里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镇定下来,大方的对着杨明仲笑了一下。

方主任是个幽默又沉稳的男人,喜欢和自己手下的医生开玩笑,没个正形,科室里的医生也都喜欢他玩闹,也就不怕主任,倒是副主任上起班来严肃的很,里面的一大堆人不怕方主任就怕杨副主任。

这时方主任也只是无所谓的摆摆手,指着刚刚跟他开玩笑的戴眼镜的男医生说:“就让那个小何过去,让你上班不积极。”

“那就何宇,快点去,别人病人等着呢。”杨明仲一板一眼的说着,又对着站在一边的刘简单说道:“你跟我过来。”

默默地跟在杨副主任的身后,转头看见何宇还在和方主任大声的说话,一脸苦大仇深的模样,那模样要多搞笑就有多搞笑。

嘴角不自禁的上扬,这里上班至少不会无聊了。

刘简单在这里的工作算是正式开始了,却怎么也没想到远在a市的一个别墅里,远在国外的韩菱突然回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