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十六章

虚拟 何嗟 2898 2017-04-30 13:47:13

  韩峥的脸一阵青一阵白,他哪里知道自己妻子心里打的小九九,只是这里没别人,正是自己的前女婿,商业界里的翘楚,面子上就已经很过不去了,偏偏自己的妻子还在那里说个不停,还越说越大声,他一抬手扇的杨菱摔倒在地,大声地吼道:“你个混账东西,你懂什么,你再乱说——”

韩菱惊呼一声扑到杨菱跟前,怕父亲再次动手,就抱着她喊道:“爸!爸!我错了,我以后不这样了,你不要生气,妈她只是因为我伤心了,你了解妈妈的,你知道的,你别生气。”

抬起的脚迟疑了片刻转跺了一下地,韩峥恨铁不成钢得指着在地上抱成一团的母女二人,“随便你们,我不管了!”说完就独自坐上车,关车门的声音在风声中听的格外清楚。

冷的瑟瑟发抖的韩菱抱着坐在地上哭泣的杨菱,心里一片茫然,她只知道这下连宋景都不帮她了,她又要回去了,她不敢,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

把倒在地上的杨菱扶起来,地面早已被飘进来的雨水打湿,此刻她们俩个人都是十分的狼狈,韩峥透过车窗对着她们喊:“还不上车!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

衣着单薄的韩菱和杨菱都下意识的一抖,两人的面上皆是带着恐惧,韩菱看了一眼沉默着站在一边的宋景,掩去眼底的一丝狼狈,十分艰难地说:“不知道我现在说后悔还晚不晚,宋景..”

见他还是没有任何言语,思索了一阵,苦笑着说:“合该是我自讨苦吃,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帮了我这么多,是我太自私。你也别怪简单那个丫头,都是我让她这么做的,要是你心里不爽快你骂我一顿就好了,不要找她的麻烦。”

或许真的是对她死心了吧,一开始她仗着宋景这么优秀的一个男人喜欢着自己,提出一些不切实际的要求,他都满足了,现在她灰头土脸的回来他不但没有嘲笑没有贬低,反而是替她沏了一壶热茶,足够让她心生悔意,可是一切都不可能重来,她深知这个曾经是他名义上丈夫的男人的性格,现在的不言语已经是对她最大的尊重了。

眼前的男人挺拔的站在那里,嘴角带着笑意,仿佛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们,眼前这个被她霸占了近一年的男人终于还是被她自己难堪的放走了,人是多么奇怪的生物,此时此刻她的脑子里才想起他种种的好,韩菱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看着他面上用过似是解脱的神情,说:“再见,韩菱。”

A市连着下了一个星期的雨,时大雨,时小雨,总之都是雨,没有一刻天晴,饶是宋景这样一个淡漠的人都被这雨下的心里不大快活,他近几天都没有去公司,一切事宜都在书房里着办,秘书办的人这几天都觉得这几日总裁的心情一日比一日差,每天叫苦不迭,只能兢兢业业地做好自己的本分。

结束了最后一个视频会议,宋景倒在办公椅上,椅子剧烈的往后仰之后又弹回来,打开抽屉抽出一根烟,点燃。

其实已经很久没抽烟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仔细回想了一下,也没有想出来,不过好像自从和刘简单去了一趟b县之后回来就没有在犯过烟瘾,习惯,可怕的习惯,可怕的不知不觉的习惯。

他又想起从b县回来的那个晚上,他也是在开一个会议,门口闪过她失魂落魄的一抹身影,开完会议后他迟疑了很久还是走去找她,敲了很久的门都没应,打开门就看到趴在床上的纤细身形,他以为是她病还没好,鬼使神差的伸出手抵着她的额头,被她一把抓住,等她翻过身来入眼便是满脸的泪痕和少女的丰满。他不知道自己看了多久才下意识的拉过被子给她盖好,只是一个劲的觉得自己的思想龌龊得可以,连他自己都意想不到。

他想打个电话给侯伟,又是无法接通,烦躁的将手机扔在书桌上,怎么最近的电话都是无法接通,现在的通讯公司都是怎么了,殊不知蹙起的眉头和紧抿的薄唇已经透露出他的真实情绪。

手中的烟在手里燃烧殆尽,差点灼伤手指,在烟灰缸里的摁灭,复拿起被他扔到一边的手机发了条短消息给侯伟:出山的时候记得来找我!

谁知一开始开会时候的摄像头一直没关,会议早已经结束,那边的客户都已经退出,他还开着摄像头在那里,让在秘书办的一众秘书在视频那一头将自己总裁颓废的模样看的一清二楚,紧接着是总裁帅气的脸庞被慢慢放大,再然后视频被无情的关掉。

时光总是轻易地流逝,气温已经完全降了一下来,又恢复到了刘简单第一次见宋景时候的温度,日子总会越过越好,她现在已经和科室的一众医生们打成一片,生活好像又忙碌了起来,只是自那天晚上之后她再也没有和陈佳人联系过,也再没有和宋景他们联系过,之前的那几个月就像是一场梦,让她现在想到都会不禁怀疑,宋景是真的吗?韩菱又是真的吗?还有那座山上的所发生的一切,那个惊险的夜晚都是真的吗?还是,都是假的。

何宇放下手中的探头,看坐在电脑面前的简单没有丝毫反应,拍拍她的背,脸凑到她的面前,调侃说:“想你情人啊?想得这么入神,哟,还不知道我们小刘有没有男朋友呢。”

站在她们身后的一位男学生接着何宇的话往下说:“小刘姐长得那么好看怎么会没有男朋友。”

简单回过神来,忽略他们说的话,一边敲击键盘一边问:“刚刚那个数值是多少来着?”

“好小伙子,看你长得一表人才,你小刘姐也是刚毕业的,年轻着呢,有女朋友没?我们小刘姐不错吧,努把力呀!”何宇双手做拳打在男学生的肩上,两人作势就要打闹起来。

打印机快速运转着,简单拿着单子仔细对看了一遍签了字递给患者,正欲说话就听见杨明仲站在门口皱着眉头看着打闹的何宇,却对着她说:“小刘,去一趟主任办公室。何宇,在病人面钱你还有没有医生的样子!”

自求多福,简单一边走一边转过头向何宇比着嘴型,一脸的笑意,眼睛弯的像个月亮。

何宇摸着鼻尖拉着男学生从另一边门走出去。

她没有想过会再看到韩菱,她试图想过再一次见面的场景,断然不会是这样。

一踏进主任办公室她就看见坐在沙发上的韩菱,还是那样的美丽,只是变成了消沉的魅力,像只受伤的天鹅,没有了往日的光芒。

虽然心下震惊,可还是表面镇静地关上门,主任并不在,简单走上前问她:“你怎么回来了,你的Mr.Right呢?你不是去找他了吗?他怎么没和你一起来。”她一次问了许多,最后还是问了一句:“宋景他,知道吗?”

悲伤的天鹅摇摇头,眼神里带着雾气,韩菱敛下神色,闭眼睁眼一瞬间就换了个神情,说:“不说了,都过去了,人都要努力往前看的,我这次来主要是想谢谢你的,要不是你我也不会看清我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我在国外的时候就时不时的想起你,不知道那个傻傻的丫头现在在宋家是什么样的。”

“我很好,你不用担心的,我其实一直很担心你,担心你…”简单话语一顿,看韩菱的神色好像这次去追爱之旅不是很如意,话锋一转:“算了,都过去了,谢谢你给我介绍的工作,我对这里很满意。”

一直以为像她那般漂亮的人只要肯去追逐自己所爱必然是会手到擒来,可好像并不是如此。

“你帮了我,我帮了你,两清了。”韩菱摇摇头,说:“我这次来不止是为了专程谢你的,我还想过来看看你过得好不好,看你还不错我就放心了。”

除此之外她们并没有很多话题,简单的向她描述了之后她和宋景的生活,却隐瞒了他们去b县的那段,最后在主任进来之后结束了。

只送韩菱到医院门口,简单站在走廊处看到佘江体贴得替韩菱打开车门,然后开出医院,她不是傻子,自然看到了韩菱手上戴着的一颗璀璨的钻石戒指,她没有问,她也没有说。转身离开到工作室脱下工作服,拿上包和科室的人告别,下楼,出门,等车,坐在车上打盹,整个过程她都不停地在想一个人,一个根本不可能的人,一个早已断了联系的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