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十八章

虚拟 何嗟 3951 2017-05-02 10:09:28

  人生若是有重来的机会,她一定会在一开始就质问宋景,对于你来说问我到底是什么,是你人生里的什么,只希望那个时候她能够有这个胆量,陈佳人没有,韩菱没有,她更没有,就是他们带着心里那残存的,可笑的想法自卑自哀的生活着,硬生生的把日子过成了煎熬。

只怪他们都明白的太晚,就这样错过了最佳时期。

几个月不见,眼前得这个人似乎变得更加成熟了,齐肩的头发又长长了些,话语几次滚出喉咙又被他咽回去,黑夜中,他注视着眼前的这个女孩子脸上露出意外的神情,在说:“宋景,你怎么在这里?”

站在水泥路上,他看着简单身上穿的灰色的睡衣,衣服前露出一只熊的大眼睛,“有公事要办。”

“哦。”简单当然知道他是因为什么才会出现在这里,还是装作不知道,奇怪地问:“下面那个纺织厂是你开的吗?”

“佘江开的,我只是投资。”

头顶的月亮露出一个角,肩上是充满宋景特有气息的外套,手心里捧着一杯滚烫的茶水,她的心在剧烈跳动后变得滚热,嘴里呼出的气在车灯闪烁下飘着飘渺的雾气。

一时觉得好玩她拿手挥开眼前的雾气,说:“是我帮韩菱走的。”

寒气逼人,她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恍惚的说:“xx广场的投建我家被骗去投资,家里的全部积蓄都打了水漂,其实我很胆小,只要你去过我当初住过的房间就能发现我在里面留下的话,做过什么我全写了,你可以去报警抓我。韩菱借我的钱我会慢慢还给你。”

有汽笛声,树叶沙沙声,甚至是汽车双闪的声音,都在耳边被无限放大,她听到宋景说了一句我知道。

之前就没有什么共同话题,现在更是没有了,她都清楚地很,可是此时此刻的心痛又是为什么?她拢紧了肩上披着的衣服,呼出一口寒气,也呼出心里的郁闷,是不是今天之后她们再也不会相见了,说实话她自从离开就没打算在和他相见,不见还好,只要一见就格外的舍不得,舍不得离开他,哪怕没有什么关系,哪怕他对她没有一分一毫的感觉,她只是想看着他,醉了的时候递一杯水,饿了的时候准备一顿丰盛的饭菜,可是现在她有什么资格,确切的说她一直就没有资格,她自卑,自卑自己的一切。

简单眼里噙着泪水,低下头不想让对面的宋景看到,好一会才抬起头,说:“你快点回去吧,都这么晚了,我也要回去睡了,嘶,外面太冷了。喏,给你喝一口热茶,暖暖身子。”

原本只是说说而已,没想到他真的握着她的手喝了一口茶,吞咽的声音被放大了无数倍在她的耳边环绕,听见他在温柔的低笑,然后说:“好像已经冷了,快点进去别感冒了。”

失眠了一整个晚上,简单决定要放弃自己的心思,放弃那可笑的想法。第二天一大早做好早餐,穿上外套就去上班,下去的路上看到还是有很多车停在纺织厂门口,坐上中巴车的时候又看到有警车停在纺织厂门口,警笛的声音一直传到纺织厂的另一边。

选择坦白的那一刻还是有所保留,比如当时她为了报复,不知是为了报复佘江公司的欺骗还是报复宋景最后选择帮助佘氏让她有所迁怒,她在宋景的书房内偷取了重要文件快递了宋氏自上市以来一直不大合拍的对手公司。有鸟在公交车边低空飞过,落在了树枝上,快速的气流让它不得不被迫挥舞翅膀降落在另一根枝头上。

还没到上班时间,简单对着昨晚值夜班的副主任说:“杨老师,这是我给你带的早餐,先去吃吧,这里我帮你看着。”

杨明仲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眼圈发黑,看简单今天化了淡妆有些意外,说:“好,真的是老了啊,小刘今天来这么早,心情还这么好是不是今天有约会啊,年轻真好。”

简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杨老师别开我玩笑了,我今天要去照个证件照,所以出门的时候就化了点妆。”

一脸坏笑得看着她,那眼神分明是不相信她说的话,简单无奈的听杨明仲一边嘀咕年轻真好,一边收拾手里的单子。

工作的时候她一向认真,工作以来她也很少碰到刁钻的患者,快要下班的时候却来了一个急腹症患者,躺在检查床上就花了一刻钟的时间,简单利索的做完检查,坐到一边打单子,患者一个劲的在一边问:“医生这么快就好了?我是不是得绝症了?”

“没有。”简单摇头说。

那患者讲话都喘不过一口气,还是问了一句:“你再仔细看一下吧,也别安慰我,你实话实说就好,我们坚持的住的。”

简单打完了手下的单子,打印机在运转着,有些慢,她好脾气的说:“这位先生你放心,这不是绝症,只是你的左肾里面有个这么大的石头,卡在里面是会很痛——。”

突如其来的痛击,打的她的左耳有一刻的失聪,右耳嗡嗡地想着,捂着左脸还来不及反应,就看见眼前的人拿起旁边的椅子向她砸来,椅子的脚砸在她的头上,她痛的叫都叫不出来,一下,两下…不知道有多少下,一股热流从耳后绕过脸颊滑向鼻尖传来嗅到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天旋地转,周围有人在大喊,打人啦!打人啦!听到患者破口大骂让你看仔细一点你叼个屁,背后被猛的踢了一脚,她听见急忙赶过来的男学生骂着脏话:“你他妈神经病吧!打架是吧?”

一片混乱终归限于黑暗,黑暗前一刻她想,如果活下来了便放下所有。

双眼胀痛的几乎睁不开,随之而来的是头痛,,剧烈的头痛,全身像是被撞了似的疼,她努力睁开眼睛也只能勉强睁开一条缝,入眼却是宋景那个男人,幻觉。

又闭了下眼,费力的睁开,这下是自己的爸爸妈妈了,心里的委屈顿时就要崩塌,眼角的泪水止不住的流,她努力了半天还只是叫出了一声爸,然后整个人都似崩溃一样的大哭。

我真的好想好想宋景啊。

此次恶劣的打人事件被报道进了新闻,网上·电视上都在报道,一个有精神疾患的男子在就医时隐瞒了自己的疾病,将c市某医院的一名刘姓医生打伤,目前该医生还在救治中。市里县里都来了很多领导对她进行过问,也顺道拍了很多照片过去。

一段时间网上都爆发了激烈的争吵,有人说医生应该获得该有的人身保障,对于医闹等情况国家应该无条件支持医院,也有人说大多数医生都孤高自傲,没有尽到医生的职责被打也是活该,这些躺在病床上的简单自然是一点都不知道的。

大多时候她都是昏睡在病床上,迷迷糊糊间,感觉有人坐在一边安静的看着自己,她睁不开眼,头又痛的厉害,痛的她流下眼泪,她知道是谁站在那里可又说不出话。

眼角一阵酥麻,破皮的地方很痒,她想要抬胳膊挠,胳膊又疼,只能不舒服的哼哼两声,感觉到身边的人就要离开,她使出全身的力气喊:“求你,不要走。”

身边的人果然停下来,听到他在说话,可是她听不清,脑海里不停地挣扎着,感觉他在低身亲吻她额头的绷带,终于还是没能睁开眼沉沉地睡去。

她转向普通病房的第二天,刘母向纺织厂请了假过来照顾她。那天她难得的清醒,脸上身上都缠着绷带,唯一能动的就是就是两条腿,双手也疼的无法抬起来,吃得也都是流食。她看不到自己此刻的模样,直到一天傍晚突然在新闻上看到自己照片,里面那个躺在床上的女人脸被绷带包起来,露出肿了的眼睛和嘴巴,笑得傻得可以。

就在她笑得无可自已的时候一个带着口罩的孕妇站在门口看着她,她瞄了两眼又看看新闻,渐渐的停住了笑声,艰难的转过头无比意外的问:“佳人?”

穿着一声黑色的羽绒服,头发胡乱的披在脑后,一双厚厚的雪地靴,唯一让她意外的是她鼓起来的肚子,看着眼前的孕妇缓慢的将手中的水果袋放在桌子上,慢慢的坐在椅子上,温柔的抚摸自己的肚子,期待的说:“还是决定生下来了,已经七个月了。”

陈佳人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简单,笑了笑说:“我本来决定这辈子都不原谅你的,突然在新闻里看到你被打成这副鬼样子的时候就没有那么气了。”

动一动麻了的嘴角,牵扯到头上的伤口,她疼的龇牙咧嘴,断断续续地说:“真的丑?可爱啊。”

陈佳人从包包里拿出一面小镜子举在简单面前,“你自己看,是什么样子。”

随身镜里是一个脸上尤带着血迹的面孔,一边的眼角被擦破皮肿起半天高,另一边脸颊动都动不得,被绷带缠着,她嘟囔了一句:“那人下手太快了,我还来不及说别打脸,他倒好,专挑脸下手。”

有些苍白的脸庞顿时垮下来,带着泪意,陈佳人低头又抬头,一张嘴开了又闭,好半天才带着哭腔说出来:“我看到消息的时候我真的好怕你就…我收回,我收回我之前说的话,我其实一点都不恨你,只是讨厌我自己,是我自己做得选择,不该怪你。”

泪水刺痛肿起来的眼角,刺的她的心也痛了起来,她的女孩,她的好朋友终于回来了,她本以为她们真的在也不会相见,“别哭,我很开心。”

说着真的傻乎乎的笑起来,陈佳人一边流泪一边拍打了一下简单,正好打在简单上了的胳膊上,简单痛的低吟。

吓得陈佳人也尖叫着说:“怎么了怎么了?打到你哪里了?对不起对不起…”

时光没有辜负她的等候,至少现在是的。

一眨眼又过了两个月,她已经快好透了,她下床走了会,接到刘爸打过来的电话,“小简啊,你想吃什么,爸爸给你带过来。”

“我要吃医院门口的米粉。”

“又吃那个东西,不营养的,昨天才吃过,换一个。”刘爸慈爱的说。

“那就吃xx路口的那个牛肉粉吧,我就是想吃粉了。”她一边撒娇一边说。

挂了电话没多久刘爸就出现在病房,简单一股脑地坐起来,盘着腿期待的喊:“快点快点我的牛肉粉。”

急忙吃了一口居然还有些烫口,她龇牙咧嘴的问刘爸:“妈呢?”

刘爸去接了一壶开水回来,“你妈妈去找工作去了,上次不是和你说了纺织厂被封了吗?”

急忙点头,简单又吃了一口,这次不烫嘴了,“是我忘记了是我忘记了,呵呵。”

吃完米粉,简单心满意足的躺在病床上,玩着手机翘着二郎腿说:“爸你先回去吧,我过两天就出院了,现在完全没问题了,头也不晕了,背也不疼了,精神也特好。”

临床的一个病友也开玩笑的说:“你女儿这两天都要跳起来了,看样子也是全好了。”

刘爸看了眼外面难得的阳光,放心的说:“你这样我就放心了,我先到工地上去了,这两天天气好,你自己多到下面去走一走,那爸爸先回去了啊?”

连忙挥手,简单着急地说:“没事没事,放心好了,你回去吧回去吧,放心啊!”

回去前刘爸又不放心的看了眼,才出门回去。

下午简单独自收拾着行李,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办理了出院手续,医院里面的人几乎都认得自己,被打成名,简单各自打了招呼就出了医院,给家里人打了电话,说明了情况之后就去科室晃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