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十九章

虚拟 何嗟 4112 2017-05-02 17:32:53

  没有想到还会在医院里遇见韩菱,转过身的那一刻她还是一愣,两月不见她已经不似之前那般憔悴,整个人神采飞扬,画着精致的妆,脸上是许久不曾见过的灿烂笑容,韩菱笑着对她说:“好久不见简单。”

此时此刻满脑子都是佳人哭泣时的绝望眼神,每一句话都在她的脑海中重放,接着是前几日佳人在短信里跟她抱怨自己水肿起来的脸,然而对面站着的这个人对于这一切都毫不知情,愣了片刻,她勉强说道:“是啊。”

外面的世界车水马龙,这里不似a市那般繁华,市区里的交通差的令人发指,尤其是建了一座商场之后更是拥挤,隔着一扇落地窗喇叭声还是不断的从外面传来,简单喝了一口咖啡,问她:“你今天怎么有空过来了?”

韩菱良好的气质在这个小小的咖啡店里都显得那么突兀,她有点抗拒这样的相处。

“我昨天才知道你被患者打的事情,所以过来看看你,另外说声对不起,毕竟是我安排你进的这个医院,我已经和a市xx医院说好了,过两天可以去那个医院。”韩菱不好意思的说,双手捧着茶杯有些过意不去。

事情纯属偶然,她从来没有怪过任何人,连忙摆手道:“你别这样,这个事情我没怪任何人,只是当时一片混乱,我有点懵了,患者也是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本身就有点暴躁,而且我现在也没事了,你看,我现在不是很好吗。”

“我知道你在安慰我,要是真的想安慰我就去a市吧,我也放心一些。”韩菱依旧劝道,神情有些紧张和不放心。

又是去a市,那天傍晚她从那座房子里出来的时候她就没有想过再踏进那个城市,她又喝了一口咖啡没有回答,好半天才抬起头,下定决心说:“好,先再给我几天时间,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准备。”

又聊了一会许是察觉到简单的心不在焉和敷衍,韩菱也淡去刚见面时的激动,有些郁郁地说:“或许是我的错句,从几个月前见面的时候就感觉到你语气的不耐烦——”

简单只是稍稍皱了下眉头,就错开视线,慌张掩饰心内的矛盾。韩菱又接着说:“也许是我太敏感了,啊,对了,上次忘记和你说,我和佘江结婚了——”

简单突然问:“为什么?”

“嗯?”韩菱一顿,望进简单幽深的眸子里,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她低下头,缓缓摸着左手上的钻戒,盯着面前桌沿,恍惚着说:“不是所有人都能嫁给爱情的。”

然后抬起头,笑容灿烂的说出一段话几乎要让人落下泪来,“我为了爱情付出了太多了,想享受被人爱的滋味,宋景帮过我,我感激他。他拒绝我,让我终于明白了什么是情,什么是爱,我更感激他,所以我不想再让一个爱人的心受伤,或许我不爱佘江,可是我爱他爱着我的那一颗心,我不想让他因为我的不爱伤心,世界上本就没有十全十美的爱情不是吗?人生不过一个酒坛,沉淀下来的都太沉重,既然承担不起就不要了吧,总有可口的,时间,时间会让我慢慢爱上佘江的,只要我愿意。”

只要愿意,只要愿意放弃,没有东西可以摧毁你,只要你愿意。

是啊,她们是有选择的,只要她们愿意而已。简单颓然地坐在椅子上,可是佳人怎么办呢?她就是那个一句愿意下的牺牲者?一句愿意下又有多少人的妥协呢。

太不公平了,但这就是人生。

“那就祝你幸福。”简单眨了眨干涩的双眼,喝完最后一口咖啡,站起身说。

“简单!我过两天有个画展,在a市xx广场二楼,想要邀请你去参观,我在那里等你。”

天气已然回暖,外面的蛙叫响个不停,简单躺在床上打电话给佳人,在彩铃快要响完得得时候陈佳人才接通电话,她没好气地说:“佳人,你干嘛呢,这么晚才接电话。”

痛苦的呻吟声,除了这就没有任何的声音,她终于感觉到不对劲,惊得坐起来,她喊道:“佳人,你怎么了,说句话!”

回答她的是电话那头嚎啕大哭的声音,她彻底慌了神,还是努力镇静地问她:“你身边有没有其他人?让她帮你叫救护车,是不是要生了?坚持住,我帮你叫人。”

她手忙脚乱的挂掉电话,翻了半天通讯录才发现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帮忙,韩菱不行,佘江更不行,她一边穿衣服,一边拨电话,直到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紧接着声音慢慢远去,终于传来熟悉的声音:“简单?”

“宋先生,求你快去,快去找佳人!她马上要生了,快!”简单语无伦次的说,心里已经急得仿佛就要烧起来,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音量。

宋景立马反应过来情况,沉稳的说:“好,地址。”

地址?对,地址,哪里来着,她慌得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你等等!”

包厢门被推开,传来阵阵嘈杂声,小王在身后说:“宋总,时间马上就到了。”

挂掉电话的宋景拿着手机站在门口,不耐烦的解开袖口,抹了把脸,说:“通知取消,等下你去把费用结了,这里交给你。”

简单又匆忙打电话给佳人,这次已经是没有人接听,她又拨电话给宋景,出门的时候看见刘妈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往这边看,看简单拿了包就直接往外走,追着问:“发生什么事了?谁要生了?你着什么急,别人自己有男人的,你一个劲的瞎操心。”

电话不过一秒就被接通,自然将刘妈的话也听进去了,简单看了一眼刘妈,对着电话说了个地址,“这是之前我在a市的时候她住的地方,你先赶过去,我现在马上坐车去a市。”

在路上她不止一次的想,要是佳人出了事她会一辈子都原谅不了自己,捉弄人的从来都不是事件本身,而是可笑的命运。

从来没有觉得路途会有那么漫长,秒针像是停摆在一旁,然而越是慌张她越是镇定的可怕,高速路旁的建筑在车灯的反射下显得萧条又颓唐,黑车司机放着电台,电台主播深情的和电话来访者传输着心灵鸡汤,简单摇下车窗,狂躁的风猛的灌进来,吹乱了她的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她才惊觉自己竟已出了一身的冷汗。

落日余晖,黄昏下的学生时代佳人对她说:“要是以后我们各自找到了喜欢的人,可是都要带出来互相认识,我的男朋友和我闺蜜的男朋友成了铁哥们,四个人想去哪潇洒就去哪潇洒,以后一起结婚呢,一起度蜜月,生的孩子以后也成为好朋友,我是你孩子的干妈,你是我孩子的干妈,要是距离远就每隔一段时间相聚——”

“要是你找不到男朋友呢?”简单拨开拦住眼睛的刘海,瞥了一眼跟在他们后面的男生,故意大声地问道。

“那就我们两个过呗,还能怎么办?怎么着?你还以为你这样找得到男朋友?一个连初恋都在的人没资格嘲笑我。”陈佳人觉得简单说的话十分丢人,没好气的回答,完全不知道后面还跟着一个男生。

简单故意转过身背对着那个男生,假装不明白再次问:“这么说你是有男朋友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我喜欢上的人那一定是长得风。流倜傥,头脑又聪明的人。”陈佳人上下打量遍了简单,仰头无奈道:“吼!别说是男的了,要我是个男的我就不会喜欢你这样的。”

“有什么了不起,要我也不会喜欢你这样的,每天神经兮兮的。”简单躲开陈佳人的追打,一边跑一边指着在篮球场发矿泉水的校花说:“要我就喜欢刘嫣那样的,长得好看成绩又好,你除了就好看一些还有啥优点?”

真是一语成谶,如今她也没遇到那个会喜欢朴素的她的人,陈佳人也没遇到那个对她死心塌地的人。

宋景的电话也打不通了,心绪慢慢停下来她才发现,在这么紧急的关头她能联系的只有宋景,现在连宋景也联系不上了,可是她竟也放心下来反而不着急了,原来宋景在她心目中是那么可靠的一个存在。

快要下高速的时候,外面开始狂风大作,吹的两边的绿化带左右摇摆似魔怔了一般,司机打开刮雨器,嘟囔了一句,这个鬼城市又要下暴风雨了.

在来的路上她不止想过一种糟糕的情况,最糟糕的不过就是佳人出意外,可是她万万不曾想到这个情况竟然比她预料的要糟糕百万倍。

接到宋景的电话是她正好打的到市中心,便直接向中心医院赶去,赶到医院的时候居然看到佘江站在急救室门口,她像傻了一般的问:“你怎么在这里?”

佳人躲了这么久的人居然戏剧般的出现在这个场合,不知道出了手术室的佳人在醒后会用怎样的语气和她自嘲:“你看男人可笑的责任感又要来作祟了。”

穿着黑色西装外套的宋景将简单拉到一边,他一向整齐的头发变得凌乱,露出的衬衫袖口已经染成了红色,手上也是大片干了的血痕,“她的情况不太好,刚刚佘江已经签了字。”

“他凭什么签字!他以为他是谁!”简单扔掉手上提着的包,红着眼吼道。

印象中玩世不恭的佘江此刻坐在椅子上,在韩菱面前的嘻嘻哈哈,体贴入微都不复存在,眼前这个满眼血丝,颓废的人怎么也无法让她和之前的人重合起来,可是这有什么用,即便是这样,他、乃至于她自己,对佳人造成的伤害永远都无法弥补。

心痛,后悔就像毒药一样绞着她所有的感官。

“他是孩子的父亲,他有权利——”宋景走过去把包捡回来,安慰道。

“让他自己说!”简单盯着佘江,面无表情的说。

佘江将头埋在手掌里,简答冷眼看着他不停抖动的双手,他摇了摇头,正想开口说话,电话声就响起来,他仿佛是沉浸在后悔,又好像是害怕中,没有去管不停作响的手机。

走廊里空荡荡的回响着铃声,安静又压抑。

终于安静下来了。

接着宋景的手机响起,宋景有些不放心的看着简单,简单还是站在原地一直盯着坐在椅子上好像是静止了的佘江,走到不远处去接了电话。

才刚接通还没讲话,就听见简单站在身后伸着手说:“是韩菱吧,我来说。”

电话那头韩菱恍惚好像听到简单的声音,不确定的问宋景:“是简单吗?我好像听到她的声音了,今天才和她见过面——”

“你现在不冷静,等之后再说。”宋景皱着眉说,电话还放在耳边,叹了一口气,把包挂在她的手上,用吩咐的语气说道:“要是你真的为你的朋友好,你现在就该知道你在干什么。”

“我很清楚,既然佘江都知道了,没理由韩菱不能知道,这对她不公平。”简单镇静地说,整个人理智的让人可怕。

宋景一时找不到理由拒绝,他心里清楚,要是现在把电话给了简单,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不会更好,可是她说的没错,她确实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韩菱还在那边问宋景,宋景迟疑了两秒把手机递给简单。

简单刚把电话放在耳边就被不知什么时候到一边的佘江夺过,直接挂断。

她终于听见佘江开口讲了第一句话,声音粗哑的说:“我自己会处理,别告诉韩菱,她什么都不知道。”

“就先这么办,你先去通知她家里人,情况不太好,得让她们做好心理准备。”宋景拉开快要发火的简单,轻声细语地说。

“已经通知了,现在正在赶过来的路上。”简单一屁股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无措的绞着手指,心里不停默念,千万要没事。

不知道是过了多久,好像是一个小时,两个小时,一辈子,她从来没觉得时间这么漫长过,等待,无尽的等待,越等越绝望的心情,在她终于快要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手术室的灯终于灭了,简单跟在伯父伯母的后面追问出来的女医生,“医生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