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虚拟

第二十章

虚拟 何嗟 2972 2017-05-02 17:33:31

  女医生摘掉口罩,“进行到后期的时候患者突然出现大出血现象,情况太紧急,我们采取了措施——”

“最后到底怎么样了?”陈妈着急的打断,在简单的搀扶下追问道。

“我们已经尽力了,孩子保住了,大人没保住,送来的太晚了,在送到医院之前羊水量已经很…”

简单脑子轰的一下,差点站不稳,陈妈已经瘫倒在地上,哀痛的哭喊:“我的佳人呐!”

佘江靠着墙壁跌坐在地上,大脑已经一片空白,彻底失去了思维。

陈爸追上走在前面的医生,不确定的问:“还能再救吗,医生你再进去好好看看吧,我家佳人身体一向很好的。”

哎,还请节哀。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就这么给陈佳人判了死刑,永久的刑。

陈爸像是一瞬间老了十几岁一般,呆站在原地,双眼无神的看着从外面赶过来的陈奶奶一群人,再转头看向瘫倒在地上的妻子,眼前的一切都像是梦境一般。

突然,陈爸像是发了疯一般冲向靠坐在地上的佘江,重重的一拳打在他的脸上,“你个畜生!你还我女儿命来!畜生!畜生!”

佘江身体倒向一边,像个提线木偶一般呆愣着,不断嗫嗫嚅嚅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再这样下去非得打残不可,宋景只能先放开简单,去拉陈爸,陈爸卯足了劲,力气大的惊人,连他都被甩出去好几次,好不容易拉扯开陈爸,大声劝道:“就算现在打死他也无济于事了,先去看看孩子吧!嗯!”

一听到孩子陈爸终于也瘫坐在一边,看到自己的母亲不明情况的着急哭泣,声音极轻地道:“妈,先去看孩子吧。”

好不容易缓过来的简单颤抖着双手去扶陈妈,陈妈仿佛有千斤重,她用了好几次劲都没能扶起来,用无助的眼神看向宋景,待他们一起将陈妈扶起来,陈佳人才从手术室推出。

即使过去再久的时间,简单都无法忘记最后一次见到佳人时候的场景,所有的悲伤和不舍都在佳人带着浅浅笑意的脸上淡化,那分明是解脱,她从来不了解佳人对佘江的爱意究竟有多少,可是这样真的值得吗?

秒钟好似在加速旋转,青春的尾巴她没能同佳人一同抓住,可她永远的留在了青春的荡口,回望间,她恍惚能看到美丽可人的佳人在尽头,穿着一身湖蓝色的连衣裙,对她摆手笑道:“小简,再见啦。”

是许久不曾见过的灿烂至极的笑容,她还沉浸在其中无法回神,她已然偏偏而去。

在佳人一百天忌日的时候,韩菱终于察觉到了所有,确切的说只是终于亲眼所见到了佘江为她编织的完美梦境里究竟带着怎样的荒唐,即将崩溃的她无法正视真相便来找简单。

那时简单直接拒绝了韩菱的邀约,继续留在了b县,辞去了医生的工作,在家里呆了三个月。

韩菱的出现在意料之中,她并不惊讶,简单放下手里的书,平静的说:“跟我来吧。”

自小在山里长大的简单爬起山来简直易如反掌,可韩菱不同,她穿着昂贵的高跟鞋,真丝的裙子,头发随意的披在脑后,周围伸出的树枝成了她最大的阻碍,简单坐在山尖的石头上,吹着冷风,摘了一颗红色的果子,咬了一口,苦涩的很,一股脑地全吐掉,看着好不容易跟上来的韩菱,拍拍旁边的石头,说:“坐吧。”

简单以为她会拒绝,可是她没有,她自嘲的笑道:“是我把你想的太坏了。”

韩菱拍手的动作一顿,随即将背挺得笔直。

夏日炎炎,知了最是不耐烦的叫着,可简单分明觉得凉爽,阵阵微风吹过,令她有种熟悉的感觉,猛然想起惊心动魄的那个晚上,充满汗意又安心的怀抱,那时也有微风吹过,明明浑身都是水,可偏偏热得不行。当时的感觉多强烈,现在却只剩微弱的心动,就像脚边晃动着的野花,下一秒就会被打散。

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一年了啊。

“你不觉得缘分是件很奇妙的东西吗?”简单折下那朵野花,在手里转动,目不转睛的盯着花芯,说:“当初我还是个实习生,第一次值晚班就遇见了你,那时,哇,真的好美,那天晚上你说的话我现在想想还觉得可怕。”

说到这里自己又急忙解释,“不是说你很可怕,你是不知道医院到了晚上究竟有多恐怖,我一直很害怕,所以也不全是因为你。后来…是宋景,再后来…是佘江,其实我怎么都没想到那个在我眼中纨绔到有点卖巧的佘江会是佳人正在交往的人,他看着你的眼神是那么的爱慕,我看的清楚,你…或许是假装不清楚,因为我知晓你的心思。”

手里的花已经只剩两瓣花瓣,其他的花瓣都掉在她的膝盖上,微风吹过,膝盖上的花瓣慢悠悠的坠落在脚边,简单对着韩菱微微一笑,慢慢抚摸仅剩的花瓣,继续说:“其实我特别意外你会选择佘江,可是这是你的选择,我无权指责,有很多次都想告诉你这件事,每次只要一想到你躺在床上无声落泪的情况就忍不下心,就在心里说:再等会吧,或许佘江自己会说的,可是我忘了就连佘江也不知道,所以能怪谁呢…佘江把你保护的很好,他真的很爱你,即使发生了这么大的事他都选择瞒着你,我不知道今天你过来是因为他和你说的还是你自己发现的,说到底这件事和你的关系不大,你其实什么都不了解,只是太过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以为人生中只有你的感情才能让人支撑,佳人和你一样,所以她抛弃了陈爸陈妈抛弃了我,甚至抛弃了刚刚出生的孩子,让所有活下来的人都恨她,也恨你。”

感觉到身边的人身体轻颤,简单转头看去,看她还是笔直坐着,头撇向另一边,看不到是何表情。

“人生只有一次,也只能有一次,我是个医生,却救不了佳人,可是我是人,所以我有选择权。不知道现在讲的这番话到底究竟带了多少感情色彩,不可否认的是我现在也恨你。不要怪佘江,对你,他没有错,只是错在了没有对家人负责,不…不是,其实这都是佳人的错,错在她没有活下来——”

“可是——”韩菱突然绝望的喊道:“你说他爱我,那是你没有看到他整晚整晚失眠的样子,也没有看到他整日对着一张合照失神落魄的样子——”

“那是你们的事!”简单猛的站起身,红了双眼,控制不住哭腔骂道:“凭什么一定要一个人的心都在你的身上,你们的事就你们自己解决啊,现在人已经死了,至少你还活着!还有什么不知足!先是宋景,现在是佘江,你为什么总是不满足,为什么总是在你那可笑的爱情里面徘徊不定,为什么总是对得不到的抱有至高的幻想来折磨别人折磨自己,说了你没错,那就回去过你选择的生活不好吗!你!佘江!有什么资格来抱怨,她已经死了!死了!死了你知不知道!”

韩菱也直起身,直直面对忍不住落泪的简单,面容扭曲歇斯底里地说:“你们就是在怪我!凭什么怪我!我明明什么都不知道,难道想找个爱我的人过一辈子也有错吗,当初要不是宋景那个人也不会离我而去,他说,他说那天夜晚他来找我了,看到宋景背着我他就回去了,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会是因为这样,可是已经晚了,我找到他的时候他告诉我他已经结婚了,好,那我放弃,不去打扰别人的婚姻,可是现在,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子对我!”

不知什么时候起,韩菱这么精致的面容已经不会再令她感到惊艳,甚至有些厌烦,她从来没有对谁产生过这样的想法,可是真正的美女是不会这样的,当然也不会是陈佳人这样的。她带着不确定的思绪一再地审视着眼前的这个女人,轻笑着说:“刚刚你真的很丑。”

也许在简单心里她真的已经不在美丽,但无法否认的是她真的有一身良好素养,简单看到她竭力忍住暴怒的情绪,最后只是拂袖而去,几乎是落荒而逃。

默默注视着韩菱离去的方向,简单松开紧握住的拳头,那朵花已经被压的失去了原来的模样,黄色的浆水沿着手心的纹路淌开,风轻轻吹,吹起耳边的碎发,吹落手中的残花,吹去关于佳人和他的一切。

太阳坠落的很缓慢,一切的一切在微风的安抚下走的异常的缓慢,明明远处的余晖就像个刚升起的微光,可掩盖下来的黑暗逐渐占据了眼前的风景,下山的路程变得格外漫长。

这次没有陈佳人,更不会有宋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