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第五十二章 挫骨扬灰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苏世清安 1297 2017-06-24 21:36:44

  “青莫,原来你在这儿,快随我回去吧,我好想你。”沐妍看着青莫从里面缓步出来,脸上漾开笑意,伸出手就想拉他的衣袖。

青莫一个侧身躲开她的手,眉眼间尽是疏离,轻声对她开口:“我不与你回去了。”

沐妍在空中的手微微紧了紧才放下来有些不安的在腿侧握着,才又强笑着开口:“那我就在这边陪着你,你去哪我便去哪。”

“既然全都知道了,那……何必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呢?”青莫微眯着眸子看她,唇角冰冷:“我不会同你回去,而你也是会在这的。”

青莫手间寒光一闪,沐妍的脖子上就堪堪的被架上了一把长剑,他假意的扯了扯唇角:“这剑真是容易不长眼,明明也算是熟识了,怎么就如此……决绝呢!”

青莫强压下手中的寒剑,锋利的剑刃立刻在她的肩膀上染下血丝,见沐妍一副呆愣的模样,青莫皱皱眉头,收回长剑,低头轻拭着剑上的血迹:“主上说,让我收拾了你,但念在你我好歹也算是相识一场的份上,我放了你。如何?”

沐妍微微转头,肩头的血迹将她肩上的素色布料染的都有些看不出颜色,她眸子闪了闪,艰难的开口:“原先我以为,这一剑会是妍鸢刺上去的,会很疼……谁曾想你刺上去的更疼。”

“其实十万年前的时候我就怀疑过你,怎么我从主上那偷过来的东西,你一个一个的竟比我都要熟稔些,当时却又想着你怎样怎样的好,也就忘了……”沐妍伸手附上肩上的伤口,手指微动,在伤口两侧晃了两下而后搭在肩上,像突然想起什么,轻笑着开口继续说着:“还有那次你替我过生辰时做的荷花灯,那灯底下有冥幽府的印记,当时我便权当做是我看错了……”

“我与妍鸢在一千岁历雷劫之时险些命丧雷公电母手下,幸得主上相救,主上他性子温润,待我俩更是极好。”沐妍顿住,伸手幻出一个玄色的面具,与那冥幽府内高位之上的人的面具竟是一模一样,只是眉心处多了一个点罢了。

“这是主上赠与我的,他只给了我……”沐妍垂眸看着手中的面具,口中不停的喃喃:“他只给了我一人,这是我一人的,主上说我眉心痣生的极好便还亲手替我点了出来。

沐妍垂眸看了一会儿,缓缓抬手将面具戴在脸上,半歪着头问他:“青莫,我戴这面具好看吗?也如主上一般好看吗?”

“……”青莫不语,只是眸子凉凉的看着她,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没等到他的回复,沐妍无趣的取下面具,脸上挂着些无辜的笑:“当时我无意中见到主上将你从蚕茧里剥出来,那时候你倒是跟现在没什么两样,可那却是我头一次见到主上那么高兴,那也是我第一次觉得主上头一次从面具底下传来的笑声有了些温度。”

“主上让你杀了我对吗?他连清理门户这种事情都不愿意亲自动手……”沐妍突然岔开话题,抬眸看了眼青莫,又垂下眸子,搭着肩膀的手也覆上面具,在上面留下些血迹,她连忙移开手掌,慌乱的用衣袖擦着,直到血迹彻底消失她才停下来。

沐妍拿着玄铁面具移到青莫的跟前,抬起手举着面具在他面前比了比,片刻后又收回手,眸子里有些失望:“我原本是想着你是主上造出来的,应该是有些像他的,可是……我好像又错了。”

青莫勾了勾唇角,笑意凉薄:“所以,你是想说你爱的是主上?”

“我没有爱他的资格。”沐妍轻声回答他,而后抚上他手中的长剑,缓缓的举起移至自己的胸口:“青莫,杀了我以后不要把我挫骨扬灰了,就把我的尸体扔在离冥幽府近些的地方,也免得麻烦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