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第六十章爱咬主人的狗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苏世清安 1422 2017-07-13 10:21:27

  “冥幽,你在我这地方待了那么久了,你可知道你有哪些错了?”男子垂眸看着水池中央浮着的长蛇,唇角轻勾着,语气凉薄。

  长蛇抬起碧绿的瞳孔看了他一眼,似有些疑惑,片刻后又将头埋进水池中。

  男子见状不由得嗤笑出声:“我倒是都忘了,已经囚了你数十万年,怕是你早已经都不记得自己是谁了,怎么还能记得自己的错处呢?”

  男子背过身去,向前轻踏了两步,突然又转过身来:“冥幽,待会儿我命人替你在这水池四周做些水镜,也好让你能看你自己看的清楚。昔日光彩无限,现下这副模样……啧啧。”

  男子眸子里带着些嘲讽,脸上也挂着些假意的心疼。

  “主上……”

  “怎么了?”男子双手背过身去,转身对着妍鸢,眼眸微眯,唇角勾着笑看她:“想通了?打算来认错?还是说……”

  “妍鸢知错!”

  他斜着眸子看向门外,有些讽刺:“怎么?你来认错还要带个助威的不成?”

  话音刚落直接掀袖一挥,青莫便堪堪的出现在他二人面前。

  男子转过身去,围着水池轻移了两步,笑道:“不管从那些地方来说,你二人都不应如此亲昵的,你们倒是不知生疏。”

  “主上恕罪!”

  “主上恕罪!”

  男子见他二人异口同声的求饶,不禁有些好笑:“何罪之有啊?”

  他微微斜眸,见他二人并不做声,不由得嗤笑两声,敛了敛衣袖蹲在水池旁,垂眸看着青绿的池水:“将这池子四周弄些水镜吧,越清楚越好。”

  他抬手附上脸上的玄铁面具,那冰凉的玄铁面具映在青绿的水面上,不免有些寒光瑟瑟,面具下的唇角扯了扯,眼眸愈发的寒冷。

  半晌后他才站起身来,径直走向屋外:“今日就将这事儿做了吧,其他的事情日后再谈。”

  “遵主上令!”

  待男子走后,青莫才两步走到妍鸢身旁,眼眸微暗垂眸看着水池,有些微微的感叹:“冥幽原先也算得上是个震慑三界的人物,现下被主上囚着颇有些……凄惨了。”

  妍鸢掀掀眼皮,眉眼冷淡:“主上日日用腐肉喂养着他,算不得有多凄苦。”

  “可它原先也是龙族,你看看它现在这副模样,龙不龙,蛇不蛇,如何算不得凄苦?”

  “青莫,你到底想说什么?”妍鸢抬眸看他,眉眼里一片寒意:“还是你觉得我会以为一个亲手杀了前些日子口口声声的说着自己爱的沐妍还将她分了尸的人是个良善的?”

  “我……”

  青莫刚想解释,妍鸢便开口抢过他的话:“难不成你要告诉我全是主上的命令?你那分尸的每一刀没有一丝的个人情愫?”

  青莫低垂着眸子,眼眸一片阴暗。

  “你想取代主上?原先你以为沐妍爱着你,便有些沾沾自喜,也打算不杀她。可是沐妍说她爱的是主上,你便怒上心头,恼羞成怒,即使你不爱她,即使……”

  妍鸢话还没说完,脖子便被他死死地扼住,举至那青绿色的水池上方,语气轻柔阴暗:“那你觉得,现在是我能救你,还是你那可敬的主上能救你呢?冥幽日日被他用腐肉喂着大抵也有些腻味了,这活生生的肉他还没吃过呢,况且你还是个活了十二万年的,这定是……大补。”

  妍鸢冷笑一声,快速的从他手中挣脱出来,脚尖轻点水面便飞向水池的对侧,执剑立着:“阁下难不成以为妍鸢这十二万年是白活的?沐妍被你虐杀致死不过是因为你身上有些主上的样子,也便是颇有些留恋罢了,现下看来……你根本不配与主上相提并论!”

  “主上不过是爱做些危险的事罢了,比如说……养一条爱咬主人的狗!”话音未落,妍鸢便抬手将手中的长剑直直的向青莫飞去,在他脸侧留下一道血痕便直接飞回她的手中。

  青莫单手擦干血迹,眉眼狠厉:“既然护法今日非要跟我比个高下输赢,那……青莫如何能不奉陪呢?”

  “既然都打算赌了,那也应有些赌注的,输了的就自己跳进水池里,你们觉得……如何?”戴着玄铁面具的男子双手环胸,轻靠在门框上,眉眼冷淡的建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