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第七十四章 他当走亲戚呢?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苏世清安 1314 2017-10-29 18:55:46

  “莫明与我是挚友,我自然不会将他忘了,不过桑拓太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在下并没有什么意思,只是仙族与魔族和平相处了数十万年,在下作为仙族的太子,只是担心有人蓄意掀起仙魔大战,引得生灵涂炭总归是不好的。”桑拓笑的极为真诚,一双眸子里也是满满的含着笑意,只是那笑意丝毫不曾达到眼底。

  “哈哈……”

  莫安还未曾开口,就猛然听见桑拓低声笑道:“晚辈不过是与莫安殿下说些玩笑话罢了,看殿下这副模样倒是已经在心下记了晚辈好大一笔仇了的样子。”

  莫安冷笑两声,也懒得再与他搭话,便径直的下了逐客令:“桑拓太子若是没有什么事便请回吧,仙族的人在魔族呆久了总归是不好的!阿一,送桑拓殿下出去!”

  “这仙族的两个儿子都是此等嚣张跋扈的模样,真是放肆!”莫安重重的一甩衣袖,怒意冲天,压得一旁的侍女说不出话来,只好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哟,这不是我的嫡亲兄长桑拓殿下吗?京墨拜见殿下!”京墨看着眼前的华服男子,没有丝毫的惊讶,语气中带着些蔑视,懒懒散散的朝他行了个礼。

  “你在凡界的时候见过我?”

  “怎么了?这种语气可不是我那位宅心仁厚的大哥该有的。”

  桑拓怒气更甚,直接上手掐上京墨的脖子:“我再问你一遍,你是否在凡界见过我?”

  京墨眉头微挑,也不挣扎,就由着他掐着自己的脖子,断断续续的开口:“你这话问的……分明是确信了…咳咳…我见过你!却又非要…听我说一遍…若是…我说我未曾见过…你信吗?”

  见他脸上惨白一片,桑拓突然猛地收手,他怎么掐了京墨的脖子?他怎会掐了他的脖子?

  京墨将他满脸的慌乱尽收眼底,扯起一个讽刺的笑:“太子殿下这是怎么了?不敢动手,怕坏了你的名声?”

  桑拓紧闭着眼眸,眉头紧锁着费了好大的劲才将将心间翻涌的情绪压下,缓声道:“我今日来着只为求见池渊狱主,你不必刻意说这些话来激我;况且,你我兄弟二人自小亲厚……”

  “谁能与你自小亲厚?”京墨出口打断,随手指了个方向:“池渊狱主在府内静坐,你自行进去便是!”

  “池暝,外面发生了何事?为何如此喧哗?扰的我不能安生!”

  “仙族的桑拓来了!”

  池渊站起身来,淡声开口:“他自凡界回来以后,去了往生殿,现在又往我这无间炼狱跑,他当是在走亲戚呢?”

  “狱主不见?”

  “见!怎么不见?自他出世的那年起我就日日盼着今天,好容易来了,如何不见?”池渊撤下坐台,在屋内的主座上坐着,手指轻慢的敲着椅子的扶手,直到桑拓进了屋他才抬起手示意桑拓坐下。

  见桑拓都已然在屋内待上了一会儿了,却是连个想说话的样子都没有,池渊微挑眉,语气有些不满:“你既不问,那我便自己答了。忘川水一物这苍天茫地确实只有我独有,但你的记忆不在我这儿,我自然也不会告诉你它在哪儿,你须得自己寻它去;只是,若你不寻他,这桑拓太子往昔的宅心仁厚之名恐怕也存不了多久了。”

  “我如此说,你可还有想问的?”

  “莫修殿主她与我……可曾有过一段孽情?”

  “莫修啊?”池渊微眯着眸子,一副思虑的模样:“她自小嚣张跋扈,仗势欺人,霸道惯了,若是曾与你有一段孽情,你恐怕离她而去的那一刻就没了。哪还能来我这坐的好好地问我呢?”

  桑拓被他的话堵的哑口无言,莫修在三族内的名声极大,这些他还是曾听过些的。但是他模模糊糊的记忆中的那个人并没有池渊说的如此不堪,是霸道嘴毒了些,但总归是个心好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