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第七十七章 师兄保护你

男主太无奈:魔妻难宠 苏世清安 1155 2017-11-02 20:10:00

  无间炼狱内

  池渊垂眸看向自己的佩剑,暗青色的剑把不停地颤抖着,上面的玄色铁块甚至有了些龟裂的趋势。

  他就那么看着佩剑上的玄色铁块从有些龟裂的模样到彻底裂开,再到恢复原样,眼睛都有些干涩,他才阖上眸子,沉声唤了句:“池瞑!”

  “狱主!”本就站在门外的池瞑听他开口,迅速开口应答。

  “我这有些事情须得你去找莫修一谈,你且附耳过来!”

  他附在池瞑的耳边,低声的说了些什么,不知内容,只过几句的言谈。

  他微眯着眼眸看着池瞑离去,眸中竟有些难得的释然。立在原地半晌,才转身寻了个地方坐下,单手撑着头叹了口气:“这次我可是给了你一个绝好的机会,若你实在不能把握住,那也怪不得我了,只怪你命中不该有此荣耀。”

  师弟,师兄选他也算仁至义尽了,就当做是师兄对当年背弃师门的忏悔吧。他心下如此想着,理了理身上的衣衫,唇角拉起一个弧度,似是面前站着一个人一般:“子安,我是你的师兄,池渊。从今以后师兄会保护你,好吃的都给你!”他眉眼也弯出一个弧度,一如当年与子安初见时的模样。

  子安当时还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娃娃,被他师父抱在手上,看见池渊后便笑着伸手让他抱,一张白净的笑脸上满满地写着对池渊的喜爱。

  口中还不清不楚的喊着“师兄师兄”,池渊对于小师弟的喜爱甚是满意,直接伸手从自家师父的手中接过子安;用手轻戳了戳他的小脸惹得子安一阵不满,瘪瘪嘴作势就要哭出来,直到看到池渊脸上的愧疚和有些慌乱的手,才满意的收回要哭的样子,在池渊胸膛处,寻了个舒服的地方便直接安稳的睡了过去。

  “你们师兄弟二人倒是相处的极好,那子安便交与养着吧,师父年事已高,实在是不适合养个小娃娃。”

  池渊心下腹诽,你若是不想养个小娃娃,不带回来便是。

  但他早已深知自家师父的习性,抱着熟睡的子安行了个礼便回了自己的屋子……

  池渊伸出手做了个虚抱的动作,眸光温柔的看向自己的臂弯,仿佛那里面还躺着幼时的子安一般,逗弄到:“子安乖啊,师兄会对你很好的。”

  半晌之后他又才痴痴地笑出声,他大抵是魔怔了,疯了!

  “狱主,京墨求见。”侍女开口打断他的回忆,轻声向他禀告。

  他一甩衣袖落座椅上:“让他进来吧,终归是仙族的二殿下,冷落了都是不好的。”

  “狱主,京墨有一事相求。”

  “二殿下直说便是,池渊必定鼎力相助!”

  “为何?”京墨眸子一滞,原本想好的话竟是一句也未能说出口。半晌后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哑着嗓子问道:“狱主在与京墨说笑?”

  “我池渊贵为无间炼狱狱主何必浪费时间与你一个仙族不受宠的二殿下说笑,二殿下觉得我说的可在理?”池渊满脸的温和,说出的却都是些刺骨的恶语。

  京墨的眸子暗了暗,强扯出一个僵硬的笑容来:“狱主说的在理,是京墨没有看好自己的身份,不过是个无能的仙族罢了,何德何能能得到狱主的青睐。”

  池渊将他眸中的阴暗看了个分明,嗤笑两声:“二殿下如此说话,倒是我有些不知道该说二殿下是谦虚还是妄自菲薄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