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二章:我是男子汉

男子汉 新新向农 3002 2017-04-23 21:00:26

  武壮凶巴巴的模样使那少女吓了一跳,忙用手捂住嘴,止住了笑声。不过,迟疑了好一会儿她还是慢慢地走近了武壮,打量起他来,并怯生生地问:“你不会……生炉子呀?!”

“我不会,你会!”武壮没好气地冲道。

“哟,你好凶哦!干吗这么凶吗你?”少女的口吻倒很温柔,宛如潺潺小溪流水,美妙动听,那态度也显得很亲善、很友好。

这使武壮倒觉得自己的态度有点过分了,没再吱声,而右手却仍在不停地揉着右眼睛……

少女又柔声问:“你……弄到眼睛了吧?!”

武壮仍没吭气。

少女又试探性的说:“灰……进了眼睛里好难受的哦,我帮你吹掉好吗?吹眼睛我好厉害的哟,真的!”

武壮仍然在揉眼睛,揉得眼睛和脸颊脏兮兮黑乎乎的,没说话也没有拒绝帮助的表示。眼睛里落了东西,那种难受的滋味的确是不好受啊!

见此,这少女壮起胆子跨上前,勇敢地靠近了武壮,轻轻拿下他的右手,又轻轻地翻开了他的右眼,嘴凑上前去用力横吹了两下,尔后收回手,问,“怎么样啦,还难受吗?”

武壮紧眨了几下眼睛,那依然痛苦的表情宣告了少女的失败。接着,这少女灵机一动,又从刘海中扯下一根头发,弯成一个弧圈,再次小心翼翼地翻开了武壮的眼皮,睁大水汪汪的眼睛在他眼里寻找了一下,然后用头发在里面轻轻地刮了一下,最后收回手,不无紧张地问:“这次怎么样,还难受吗?”

武壮再次眨了几下眼睛,猛然笑道,“好了好了!呵呵,不难受了,真的不难受了,谢谢你啊!”他很诚恳地表示了感激。这不难想象,父母健在时对他的教育一定是良好的。

少女一米六八的个,身材匀称,扎着两根齐胸的辫子,皮肤较黑,但容貌却是美丽清秀,娴静文雅,显得很有气质,也很高贵。她父母都是学医的,其父是市三医院的外科大夫,医术精湛,在国内也是排得上号的人物。但不幸的是,竟打成了反动权威被隔离审查了,至今仍未释放。父亲隔离后,她便和母亲洪晓离开了原住处,也搬进了劳家巷,母亲被安排在劳家巷医务所工作。

自从来到这劳家巷,身为母亲的洪晓别提有多担惊受怕,总是处处小心着,对唯一的女儿更是严格要求,为了不使女儿在外遭白眼受歧视,除上学外,根本就不让女儿出门。所以,来劳家巷虽说已有半年之久,但她从没和外界接触过,更别说有异性朋友了。

这会儿遇着了武壮,由于自己一点小小的帮助就赢得了对方的感激,况且对方还是个很伟岸的少年。这样一来,她别提有多开心,平日里母亲的教诲和少女天然的羞涩、腼腆一下子便统统抛到太平洋里去了。

“这有什么好谢的嘛!”少女的脸上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明媚鲜艳。她拍打了一下手掌,又吹掉那根头发,然后问武壮,“你是刚搬来的吧?!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小武子,来了几天了。”武壮高兴地回答道,又问,“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金珏!”金珏也回答得很利索。

“金珏!金……珏?!”武壮对于这个“珏”字觉得很陌生似的,皱着眉头咕噜着。

“珏,就是一个王字旁加一个玉字。”金珏边说边在手掌心里写了出来,“这个字很多人都不认识,都会念错音。”

“你干吗要取人家不认识的名字呢?”武壮不理解。

“因为这个名字好啊!这个‘珏’是美丽的宝玉的意思。这个名字是我爸爸给我取得。”金珏对父亲的感情是极其深厚的,更满意父亲给她取了个这么美丽的名字,不禁一脸得意地解释道,又问,“嗳小武子,你几岁了?”

“十三!”为了说明自己年龄不小,已经是大人了,武壮又补充回答了一句,“快到十四了。”

“嘿嘿,你比我小三岁哟,你要叫我姐姐!”金珏眉飞色舞地说道,好像年龄大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似的。

“哼哼!叫你姐姐?!你还想充大啊!”咱可是家里的男子汉,老大,哪能叫你做姐姐呢?于是乎,武壮冷冷地笑了笑说道。

“本来我就比你大嘛,怎么是充大呢?你不相信我呀?”金珏觉得有些委屈。

“我当然相信咯!可姐姐……哪有笑人家小的呢?”武壮词穷,只好这样说道。

嘻嘻!原来他是在为刚才我笑了他,才不愿接受我的啊!金珏这样想,也据理力争,“那你刚才还凶了我是。小的可以凶大的吗?”

“谁要你先笑我的嘛!”武壮不服气地争辩道。

“嘻嘻,小武子,你好犟哦。”金珏笑着说道,觉得武壮很有趣,心灵更加活跃欢快起来,少女遇见少男天然存在的羞涩,这会儿一点都没了。

“才不呐!”武壮否认道。

“好!那姐姐以后不笑你了,但你以后也不能凶姐姐,好吗?”金珏说完,很期待地看着武壮。当武壮说了句“好的。”她顿时便高兴得不得了,又说,“我来教你生炉子好吗?”

“我会生,就是今天……嘿嘿,我还不老练。”武壮憨笑着说道,有些不好意思了。

“生炉子我可厉害了哟。我来教你。”金珏说,那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好!”武壮答应道。

金珏在炉子边蹲下来,“有火钳吗?把煤夹出来,我们重新生过。”

武壮跟着金珏也蹲了下,“没有火钳,用手拿吧。”说着就动手把煤球一个一个地抓了出来。

“把木柴也要拿出来,全部都拿出来。我来拿吧,你再去拿点刨花和木柴来,这点不够。”

武壮依言,跑回房去了。而金珏却很老练地把炉中的木柴都拿了出来放在了炉子边上,接着又清理了一下炉子。

“这么多够吗?”武壮双手抱着刨花和一些短木柴从屋出来了,放在炉子边问道。

“够了够了,嘻嘻,还有多咧。”金珏笑着说,抓起一把刨花,送到武壮面前,“来,小武子,点着来。”

武壮划燃火柴点燃了刨花,金珏从容地把刨花塞进了炉子里,待火焰出现后又很熟练地把木柴一根一根地放进了炉子里,并做并说道:“木柴要一根一根的放,要竖着放,这样才会空心。人要实心,火要空心,懂吗?”

“嗯!”武壮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记住了这句话。

“让火起来一点,大一点再放煤。好了,可以放煤了。”金珏说着就要抓煤球。武壮连忙制止说:“让我来吧,不要搞脏了你的手。”抓起一把煤球就要往炉子里放。

金珏猛然抓着他的手,“不对不对!不能这样放的呀!”按下武壮的手,然后抓起煤球,很小心地往炉子里放,并说,“轻一点放,不要急,一下子不要放那么多,放多了会把火压灭的,晓得吗?”放够煤球后,浓烟从炉子里冒了出来。“好了,肯定会着的。”说完,金珏便起身站了起来,用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液。

浓烟滚滚,冉冉升起,向一边倾斜着。见此,金珏又说:“现在是南风,把炉口朝南,让风吹着。”

武壮提起炉子炉口向南,不一会儿,红红的火焰就窜了出来。

“行了。”金珏高兴地说。

“呵呵,你真厉害啊!”武壮由衷地佩服道。

金珏嫣然一笑,然后得意地说:“生炉子还有一种方法,下次我再教你哈。”

“好啊!”武壮脱口道。看见金珏的手也是脏兮兮的就提出去他家里洗洗手。金珏自然是很乐意咯。于是,武壮带着金珏走进了家门,去洗手去了。

期间,两人互相介绍了自己和自己的家庭情况,以及目前的处境,谈得好不开心、愉快!然而,当听到武壮说,他和一弟二妹现在成了孤儿时,金珏居然心头一震,一种难以言明的恻然和凄凄情绪顿时充塞了她的胸臆,眼里竟出现了泪光,深深地望着武壮的脸,柔柔地叫了句“小武子!”便没下文了。

武壮倒不以为然,豪迈地笑了笑说:“没事没事!呵呵,我是男子汉嘛,我能带大我弟弟妹妹的,有我,他们绝不会受苦受欺负的。”

“我是男子汉!”听到这几个字,金珏的眼睛猛然瞪得老大,仿佛是瞧见了奇异古怪的东西,表情顿时出现了惊愕与诧异,口吃地问,“你、你说什么?你是……男子汉?!”

“是啊!”武壮莫名其妙,“我是男子汉啊!我可以带……”

哪知,话未完,妹妹清清的喊声便传来了,接着人也燕子般地飞到了武壮跟前,喘着大气把小妹受人欺负,二哥正和人打架的事告诉了武壮。

武壮一听就急了,抬腿不顾一切地往学校方向飞奔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