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四章:首次单挑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844 2017-04-24 19:36:17

  野龙14岁,个头与武壮相当,高大魁梧远远胜过同龄人。5岁时,他便失去双亲成了孤儿,在劳家巷一带和南江市内四处流浪,天当被地做床,有一餐没一顿的受尽了欺凌,吃足了苦头,但他从没屈服过。

据传,在他7岁那年,曾发生过这样一件事;

一天,野龙在饿得发晕的时候捡到了半个馒头,还没啃一口就被几个比他大好几岁的乞丐发现了,见他年少,那几个乞丐便欲抢他的馒头。野龙哪里肯依?撒腿就逃,可逃来逃去竟钻进了一条死胡同,没路可逃了。馒头要是被抢,那就没得吃了不是?没吃的那还不饿死?反正是一死,不如拼了。于是,野龙顺手操起一根铁棍,冲上前来打那几个乞丐的头儿,擒贼先擒王嘛!可那乞丐头儿以为他不敢,居然不躲不闪,结果脑袋被打得开了花,其他乞丐一见,一起蜂涌而上。但野龙身怀死战到底之心,挥舞铁棍又是一阵乱打,最后居然把那些乞丐给打跑了。

君子怕小人,小人怕无赖,无赖怕不要命的,不要命的还真是怕敢拼命的。

打这以后,乞丐们都说他是个拼命三郎,小小年纪就很有种,能玩命够野性,是条敢于拼命的龙,而不是一条一挨打就龟缩一团的虫,都不敢再欺负他了。因他本名姓“龙”,便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野龙!”

得此绰号,野龙沾沾自喜,打架更加拼命,不怕死,一来二去的便有了名气,不仅在劳家巷里,就是近巷邻街内,名气也是越来越响,被人视为大罗汉。后来,他先后遇着了野虎、野牛和野狼,四人情趣相投结为了兄弟,拜了把子认野龙为大哥,做老大,发誓义气为重,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自此,四人自称“四野”,一心一意杀伐立威,心狠手辣四处闯荡没遇对手,故而在方圆几百里称王称霸,好不快活、得意。

这会儿,一听野虎、野牛说跟人打了一架没捞着便宜,野龙非常生气,叫道:“他妈的,哪里冒出来的罗汉,竟敢动咱们兄弟,找死啊他!走,带我去!”

于是,当夜11时许,野龙跟着野虎便来到了武壮家门前,野虎冲门内喊:“小子!出来!有种快出来!”

没过一会,武壮家的木门“吱呀”一声开了,只见武壮光着上身从里面轻轻地走了出来,然后又轻轻的关上门。走近,打量了一下野龙和野狼,明白了一切,不过他并不害怕,不就是要打架吗?怕鬼啊!

野虎对野龙说:“就是这个B崽子!”说完便冲上前去要动手。

野龙猛一伸手拦住了他,让他别动,然后沉声问武壮:“你认识我吗?”

武壮仔细打量了一下野龙,然后很老实的回答:“不认识。”

“你不认识我?!”野龙有些意外,不禁也用犀利的目光打量起武壮来,好一会儿才又冷冷地问,“是你打了我兄弟?”

“是他弟弟先欺负我弟弟妹妹,用弹弓打了我妹妹。”武壮和白天一样,还想讲理。

可野龙和野虎、野牛一样,哪会吃你这一套?“在市里没人不认识我野龙的,也没哪个敢动我们‘四野’。哼哼,你小子好大的胆子呀!”

武壮没吱声,一副不谙内情的神色。

野龙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小武子!”

“我们一对一单挑,让你认识认识我野龙,你敢不敢?”

“敢!”

说来还真怪,就这一字简单回答,居然使野龙感到异常兴奋,分外激动,连连夸道:“哈哈,好!有种有种!是个罗汉!”

武壮忙说:“我们到远一点的地方打,不要吵醒我弟弟妹妹。”

“可以!”野龙说完,很洒脱地转身就走,根本没考虑武壮会不会跟着来。来到一个宽敞无人的地方,他才停了下来四周看了一眼,最后转向跟来的武壮,“就在这里。”

“行!”武壮点了下头,然后双手握拢,互压了几下手指关节,做好了动手的准备。看见这个小动作,野龙的嘴角顿时便出现了轻视的冷笑。很明显,他根本就没把武壮放在眼里。只见他向野虎三人一摆手,野虎三人会意立刻后退开五六步。这时,野龙对武壮说:“小武子,你动手吧。”

武壮握紧拳头,野龙也攥紧拳头,几乎是同时双方冲向了对方,交手打了起来……

武壮虽说是有武术基础,但野龙比他强壮一些,而且实战经验要比他丰富得多。他过去的所学,在野龙面前都成了花拳绣腿,不堪一击,没打多久,他便不敌,最后被野龙打倒在地了。

野龙停住手,叫道:“起来!”等武壮从地上爬起来后,他又命令般地说,“跪下!”

“不跪!”武壮咬着牙回答说。

话音一落,野龙便冲上前又打,武壮又反抗。但他的反抗已然苍白无力,最后被打倒在地,他根本不是野龙的对手。

然而,这会儿的野龙,仿佛一只斗到兴头上的公鸡,还未过瘾,又对着武壮大叫:“起来!给老子起来!再打!”

武壮也真够犟的,竟然踉跄着又缓缓站了起来,仇恨地瞪着野龙,一副不屈不饶的表情。但野龙可不在乎,又更加严厉的命令:“跪下!”

“不……跪!”武壮从牙缝里挤出了这两个字。

武壮的倔强把野虎和野牛给惹恼了。忽然,他俩骂句“他妈的!”不约而同的冲了上前对着武壮一阵乱打。

见此,野龙大吃一惊,叫了声:“住手!”

野虎、野牛这才不得不住手了,回到原位,余怒未消,只觉打的很不解恨。却不料,野龙忽然间像是受到了莫大的屈辱似的,冲着他俩大骂,“妈的,老子单挑的什么时候要你们上了,啊?老子不在的时候,你们干吗不狠呢?死了?两个打一个也不行,这下就来劲充罗汉了。你们算什么男子汉啊?啊!”

野虎是个睚眦必报之人,他被野龙骂得不敢吭气,臊得无地自容。但对武壮却是更加记恨仇视了,暗暗咬着牙,在心里嘀咕道,B崽子,你记住,老子总有一天要修圆你!

武壮这回被打的可不轻,但他依然面无惧色,直挺挺地站着不动,瞪着一双充满仇恨的双眼,瞧着野龙。而这时的野龙右手多了一块红砖头,跨前一步,左手指着武壮的鼻子,凶神恶煞地说:“老子出来闯了这么久,还没有谁单挑败在老子手里不下跪的。哼,老子再问你一次,最后一次。”又逼近一步,咬牙切齿,一直一顿地问道,“跪,还是……不跪?”

“不跪!“武壮宁死不屈地喊道,“不跪!就不跪!就不……”

野龙火冒三丈,没等武壮把话说完便挥起手里的砖头使劲朝他头上砸了下去。只听武壮一声惨叫,倒在地上,双手紧按住头,痛得在地上左右翻滚……

野龙何等角色啊,他可没管这个,只见他扔掉砖头,然后抬腿跨前一步,用右脚踩住了武壮的胸脯,恶狠狠地说:“哼!你跟我野龙硬。告诉你,不服,有种,随时来找老子单挑!”

“好!”武壮忍着剧痛,刚强地说,“总有一天,老子……会找你的!”这一刻,他也学会自称“老子”了。

听了这话,野龙竟然激动不已,欣喜地笑了,说:“好好好,太好了。老子就喜欢跟你这样的人单挑。呵呵,我们一言为定,老子等着你!”收回脚,转身向野虎三人一挥手,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野虎三人紧随其后,有说有笑,得意洋洋。

这一对一的单挑就这样以武壮的惨败而宣告结束了,两人也就算是认识了。当然咯,怨也就这样结下了。但说起来也未免诡异,经此一战,武壮宁死不屈的神态,还有他那剧痛不言和渴望复仇的目光,像楔子一样深深的打进了野龙的大脑之中,牢牢扎根,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同样的,野龙的凶残狂妄和做大哥当老大才会有的那股子傲岸气概也像楔子一样深深的钻进武壮的脑子里,使两人结下的怨,无形之中倒成了一个缘,一个双方都耿耿于怀,念念不忘的不解之缘!

等野龙走后,武壮咬着牙忍着痛,两手紧紧地按着鲜血淋淋的脑袋,艰难的爬起来,踉踉跄跄地往回走……

此时,深更半夜,万家寂静,他要去哪呢?他又能去哪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