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十章:听天由命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442 2017-04-27 20:49:48

  抱着楚楚回到家,武壮就把她放在了床上,说:“小妹,我们到家咯,你好好睡吧。”为楚楚盖上了棉被,然后在旁边坐了下来。

武志这时也回来了,他走过来。武壮跟他说,“你带清清去上课吧,大哥在家陪着小妹。”

武志“嗯”了一声,背起书包,又从门后面拿了一把油布伞,这才牵着清清的手走出了家门。一出门就遇到了洪晓母女。

洪晓跟武志说,让他放学后早点回来,回来就带清清去她们家吃饭。等武志和清清走后,洪晓才和金珏一起走进了武壮家门。

一进门就见武壮坐在床边的一个小凳子上,两手交叉伏在床铺上,下颌枕在手背上,脸上带着明媚的微笑,正在和躺在床上的楚楚说话,“小妹,你好好睡哈,乖哦!大哥陪你,有大哥陪你,你什么也别怕,晓得吗?”

目睹这情景,听到这话语,洪晓顿时百感交集,心里阵阵酸楚,眼睛又潮湿了。而金珏呢,内心凄楚,再次泪如雨下,走上前去在武壮身边蹲下,呜咽着叫了句:“小武子。”

听到声音,武壮不禁一怔,转过身来了,见是金珏,脸上立刻浮现出了喜悦。然而,这喜悦刹那间又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些关心和安慰,他问:“你……哭了?你干吗哭啊?”

金珏是流泪了,但她却没哭出声。可一接触到武壮的目光,尤其是听到他这句充满柔情的问话,金珏忙用手捂住嘴,拼命摇头,连连说:“我没有!我没哭,没哭!我……”话没完,却再也忍不住终于哭出声来了。

武壮忙又说:“金珏,你不要哭撒!我小妹没死,她是睡着了,是睡着了,真的。我晓得,我心里晓得,真的。”

下午3时许,丁大夫才把老中医请来。那老中医是一位白发白须,年近七旬的老者。他为楚楚把了脉,然后扒开楚楚的嘴唇把自带的一点药水倒进了楚楚的嘴里,叹了口大气,转身走出门。

洪晓追出门,问:“大夫,那孩子有救吗?”

“依老朽之见,三日之内如不醒来,那丫头恐怕……唉,还是听天由命吧。”说完,那老中医头也没回便扬长而去了。

武壮倒没在意那老中医给楚楚喂了啥药水?他就一根筋地认准了他小妹是睡着了,等她睡足了就会醒过来。所以,一连三天,他都坐在床边陪着楚楚,不吃不喝更不走开,任金珏怎么苦苦相劝,他都不听。好在这期间,武志和清清被洪晓接去家里了,吃住由她照顾着,没出啥事,这使武壮可以一心一意陪着他心爱的小妹。

这夜9时许,洪晓为清清解扣脱衣准备安排她睡觉,武志站在一边,战战兢兢地问:“洪阿姨,我小妹……会好吗?”

“是啊,洪阿姨!”清清也问,“我大哥能救活我小妹吗?小妹要是死了,我大哥也会伤心死的呀洪阿姨!”

武志又说:“我大哥最最喜欢小妹了。”

“就是嘛!”清清也翘起小嘴巴说,“大哥就喜欢小妹,好偏心!”

洪晓许是没料到武志和清清会在这个时候寻问自己小妹“生与死”的问题,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一时语塞不知说啥才好?可是听到清清后面这句话时,她忙接口说道:“清清,可不能这么想哦。要晓得,你和楚楚一样也是大哥的心头肉,好妹妹,大哥怎么会不喜欢呢?你,楚楚,还有小志,你们三个都是大哥最亲最亲的亲人,你们大哥呀,都喜欢的。好了清清,我们不说了好吗?上床睡觉。”

清清听话地爬上床,钻进了被窝里。接着,洪晓又要武志也上床睡觉。武志“嗯”了一声,脱了外衣也爬上床钻进了被窝里。他一躺下,清清就抱住了他,说:“二哥,我好想大哥和小妹哦,我怕!”

武志忙把他搂住,“不怕!二哥在,二哥抱着你睡。”

洪晓也说:“别怕!洪阿姨也在这呢。”

这样一来,清清才听话地闭上眼睛睡觉了,接着武志也闭上了眼睛。洪晓为兄妹俩整理了一下被头,慢慢在床边坐下,看着清清的小脸蛋,深忧忧地叹了口气。

其实,在这三天里,洪晓常常这样叹气的。清清和楚楚是孪生姐妹,长得一模一样,可楚楚却躺在床上不动,就眼下的情形来看,那小丫头八成是活不过来了,好好的一对活泼可爱的双胞胎就要生死离别了,这怎不叫人伤心悲痛,又怎不叫人为之惋惜感叹?但悲痛归悲痛,人死不能复生,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道理洪晓是明白的。万般皆是命,半点不由人啊。所以,洪晓的叹息,与其说是为楚楚,倒不如说是为了武壮更准确些。要知道,武壮不吃不喝的坐在床边守着他的小妹已经三天三夜了,已经过了老中医说的日子了。他要是再有个三长两短的,那可怎么好哦?难不成,大哥也随小妹而去,不活了?岂有此理!

这时,金珏端着一个碗从外面进来了,那碗里装着稀粥是给武壮送去的。洪晓一见就问是不是小武子还不肯吃东西?金珏不语,哭丧着脸点了下头。

洪晓猛然站了起来,用力说:“不行!这样不吃不喝大人也吃不消啊!走,妈再去劝劝他,说什么也得让他吃点东西!”

没有过不了的火焰山,没有趟不过的冷水河。说啥也得让小武子这孩子迈过这道坎。于是,洪晓毅然带着女儿又一次来到了武壮家。

一进门,母女俩就看见武壮依然坐在床边痴痴地凝视着躺在床上的楚楚,嘴里却不停地喃喃说道:“小妹,你好好睡吧,不怕,有大哥在呐,大哥会保护你的。你要尿尿就叫大哥,大哥给你开灯。我晓得,我心里晓得,你不会死的,你还要学画画,长大了要当画家,当大画家。……”

金珏看了眼母亲,好像是说,妈你看吧,他就这样老坐在床边,守着楚楚,神神经经的样子,就跟傻了似的,这可怎么办啊?洪晓向她示意,再去劝劝看。于是,金珏会意,战战兢兢地走近了武壮,说:“小武子,来,吃点稀饭吧。这是姐姐专门为你做的,还放了一点点白糖。来,小武子,吃一点点好吗?要不,姐姐……喂你吃。”

武壮没动弹。

洪晓在床上坐下,说:“孩子,你这样不吃不喝也不休息,怎么行呢?这样……你自己的身体也会垮的呀,懂吗?”

金珏又说:“小武子,你已经三天没吃东西了呀!人是铁饭是钢呀!你就吃一点吧。听姐姐的话好吗?要不……要不,我来喂你吃,就吃一点点,好吗?”

“我现在不吃!”武壮冷冷地,但却十分坚定执着地说,“我要等我小妹起来,我和我小妹一起吃,我小妹……”

金珏被武壮的固执弄得是又急又气又心疼,终于忍不住冲他囔了起来,“可是你小妹不会起来了,再也不会起来了,她已经死了,死了!你知道吗?人死了是不会复生的啊!”这话一说完,金珏就后悔死了,她怕说的太直接会激怒武壮,惹他更伤心。

武壮听了金珏的话后,他的反应会是怎样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