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十一章:心里晓得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306 2017-04-28 19:13:42

  还真是奇怪,听了金珏的话后,武壮不但没生气,反而把脸慢慢转了过来,两眼直钩钩地瞅着她,目光犀利、冷傲,一副“任它山崩地裂,我自巍然不动”的自信神态,沉声说道:“你乱讲!我小妹没死,她会起来的,我晓得,我心里晓得,我小妹会起来的。”

听到这话,金珏突然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洪晓也是心头一震,想说些什么。可谁知,还没等她开口就见武壮又把脸转了回去,慢慢抬起手轻轻地抚摸起楚楚的脸来,父亲般充满了慈爱,温柔地说道:“小妹,你不会死的,你会醒来的,你还要画画,当画家呢,是吧?大哥晓得,大哥心里晓得的。你睡吧,不怕哈,大哥在这里陪你,大哥不会走的。你要尿尿就叫大哥,大哥会起来给你开灯的,知道吗?你是大哥的小妹,大哥最喜欢小妹了,大哥会保护你,有人欺负你,大哥就去打他们。有大哥,你什么也不要怕,知道吗?……”

听到这梦呓般的话语,再瞧瞧武壮那副完全可以说是神经质似的表情,金珏的心都碎了。而洪晓呢,她又一次深刻地感觉到了强烈的无奈和束手无策。故此,她缓缓起身和女儿一起走出了武壮的家。在她看来,现在的问题已然不是武壮吃不吃东西的问题了,而是如何帮助这孩子理解死亡的概念和如何料理楚楚这小丫头的后事。

唉,丫头命苦啊!白发人送黑发人,大哥送小妹,这是人间何等的悲伤凄惨之事啊?

哪知,出门没走多远,母女俩就隐约听见屋里传来了哭声,于是,立马调头向武壮家跑去。一进门她两都愕然了,只见武壮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楚楚,没错,就是楚楚,小丫头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居然从床上下来了,蹲在武壮身边抓住他的手臂不停地摇晃,边摇边哭,“大哥,大哥,你起来呀,起来呀大哥!呜呜,呜呜……大哥,大哥,我听话,我听大哥的话,我再也不乱跑了。大哥,你快起来呀,我怕,我怕呀大哥,大哥……呜呜,呜呜……”

洪晓顾不得多想这是怎么回事?忙命金珏快去把丁大夫喊来。

丁大夫来后,给武壮和楚楚检查了一下,说武壮是由于饥饿,体力不支才昏倒的,问题不大。至于说到楚楚嘛,他却激动得不行,直说,“奇迹,真是奇迹!不可思议,这太不可思议了!老先生真乃神医啊!”

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啊!这阳光下还真没啥新鲜事儿。人生也充满了诡异,活着活着就死了。说死了死了,却又能没来由地活了过来。就说这楚楚吧;她还真的就这样不可思议地苏醒,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打这以后,武壮更加疼爱她了,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里又怕摔了,那个呵护啊,当真是无比。为这,清清可没少吃醋,落泪。

如果说,通过与野龙、野虎结怨,并跟他俩分别打了一架,武壮品尝到了武力所带来的美妙滋味,无论是失败还是胜利,他都无比崇尚与热爱。那么,他心爱的小妹楚楚这次“死而复生”的奇迹,则更加自觉地坚定了他的一个信念,一个他心里晓得的信念,那就是——凡事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但他这个“自己”是放大了的“自我!”也正因如此,便注定了他武壮的人生之路特立独行,坎坷奇异,跌宕起伏。当然咯,这是后话,暂且不说。

楚楚活过来以后,洪晓仿佛母亲般地更是爱护,处处关心,帮助着武壮兄妹,使他们的生活减少了许多压力。

与此同时,金珏更是像姐姐对待弟弟那样对待武壮和他的弟弟妹妹,无微不至,百般照顾。自然而然,她对于武壮的感情也是越来越浓烈、真挚,一发而不可收拾了。

过来人都知道,那年月经济困难,物质匮乏,一两个月也难吃到一块肉。但人有人路,蛇有蛇道。为了改善生活,让弟弟妹妹能吃上荤菜,武壮常常是天上的打,地上的抓,只要是能吃的,只要是能弄得到逮得到的,他都会弄去逮。

天上有麻雀和“知了”,都会用弹弓去打。打到了麻雀,洪晓就会帮他们做,有时红烧,有时打汤。如果是“知了”,会叫的,武壮就拿给清清和楚楚玩。哑巴的,那只有用火烤烤,然后攒点酱油吃了。可是楚楚胆小,不敢吃,每每都是胆大的清清独自一人享受其美味了。

不过,那都是夏季才能捕获到的野味,秋季没有。秋季只有去河里抓鱼,或是到沟里、田里捉泥鳅。抓泥鳅,武壮那可算得上是高手了。

这天,武壮又准备去野外捉泥鳅了,金珏晓得后非要跟他同去,武壮拧不过她,只好答应。于是,吃完午饭,两人便来到了郊外。

在田野乡间小道上转了好半天,终于发现了田与田之间的一条小水沟,武壮跟金珏说这沟里头有泥鳅。

“真的?”金珏不信。

武壮诡秘地笑了笑,“你不信啊,嘿嘿……等着看吧你。”

说完,武壮就动手用泥巴堵死小沟,把小沟截成一小段,然后脱掉鞋挽起裤角赤脚下去了,站在沟里头,用旧的脸盆把沟里的水往外浇……

金珏这是头一次跟着武壮来田野,对她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和有趣。只见她蹲在沟岸上,睁着大眼睛在沟里一个劲地寻找着,可啥也没见,就很怀疑地问:“我说小武子,这里头真的有泥鳅吗?我……我怎么一条也没看见啊?”

“有!”武壮肯定地说,“泥鳅都在泥巴里头。”

还别说,等沟里的水浇干以后,武壮弯下腰,两手像锄头似的并排拔扒沟里的稀泥巴。泥巴一被扒开,立刻就有五六条泥鳅露了出来。那小小的泥鳅一露出来就又一个劲地往泥巴里钻,好像知道武壮要抓它们似的。

金珏看着觉着特别稀奇、有趣,兴奋地叫了起来,“哇,好多好多,快抓起来,快呀小武子!唉呀,跑了一条,跑了一条!”

“呵呵,它跑不掉的。”武壮笑着说,然后不慌不忙地捧出一团稀泥巴伸到脸盆上方,很老练的让手指裂开一条缝,让泥鳅从指缝里钻出来落到脸盆里头,这样重复了好几次,脸盆里就有十多条泥鳅了。

“啊,好可爱哦!嘿嘿,太好玩了,我也下来抓。”金珏说着就脱掉布鞋和袜子要下来。

武壮忙说:“水好冷,你别下来了。”

“我不怕冷。”

“你看我抓就可以了呀,不要……”

“我不!”金珏说完,放好鞋袜跑到武壮的对面,身体前倾,抬腿就往沟里踩。哪知,脚一踩进泥巴里,她就突然尖叫一声“哎哟!”双手按住沟岸,把脚拔了出来……

她这是怎么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