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十六章:收小弟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624 2017-04-30 19:40:07

  这小毛崽是个整天都在南江市里混的小混混,在市内也有人说他是小罗汉。因他年少,再者又没那个大罗汉罩着,许多人都欺负他和他的那帮小兄弟,尤其是两个外号叫“骗子”和“老狗”的人。无论在哪,只要一见到骗子和老狗,小毛崽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似的没命的逃。可谁知冤家路窄,越是想逃他就越是逃不掉。

这天,小毛崽跟他的小兄弟强子和东子在掏包时被警察逮住扔进了拘留所,而骗子和老狗也因犯了事被抓关在了里头。结果,小毛崽被两人修理得够了戗,那个可怜啊,还当真叫人可怜!尽管如此,但骗子和老狗却仍未住手。

就在这时,开铁门的声音传来。骗子和老狗吓了一跳,立马闪到墙边,故做老实的蹲在那儿一动不动,睁着两眼看着铁门,只见武壮被警察推进了进来。等警察锁上铁门走了以后,那骗子和老狗又直起身逼近了小毛崽……

小毛崽见势不妙,赶忙爬了起来,两腿一弯跪在了地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哀求两人饶过他,光棍不吃眼前亏嘛。但那骗子根本就没打算饶过他,不等他把话说完抬腿就是一脚狠踢了过去。

武壮并不认识三人,一进来,他便两手交叉放在胸前,靠在墙上冷眼打量了一下骗子、老狗,还有小毛崽,他估计骗子和老狗与自己同龄,小毛崽年龄小,最多也不会超过12岁。眼见小毛崽躺在地上,已然明白了几分,但拘留所里的事情,实在难说得很,再者自己也是犯人一个,初来咋到的不知深浅,不好多管,也没打算多管,烦恼皆因强出头啊。可哪想到,那骗子和老狗居然还要动手,以大欺小痛打一个下跪之人。这样一来,武壮实在是看不过去了,侠义之心顿起,于是冷冷地说道:“这位兄弟,不要太过份了嘛!江湖大家庭,还是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听到这话,骗子和老狗不禁一怔,好家伙,竟敢多老子的事,找打啊?两人相视一眼,然后慢慢走近武壮。

武壮却很镇静,“二位该不会是……连我也想修理吧?!”

话音一落,只听骗子脱口道:“没错!”猛然出拳向武壮门面打去。紧接着老狗也出手了。但武壮何等人物,岂肯示弱于这两个家伙?当即还击,与两人打了起来;

只见武壮左手扣住骗子打过来的手手腕,用力一扭,紧接着右手一个下勾拳猛击他腹部;同时一个高腿,对准老狗胸部猛踢了过去……那动作娴熟老道而又十分潇洒,得心应手。

见此,那小毛崽忙趁机闪到一边,嘀咕了一句:“嘿嘿,真好笑!”睁着大眼惊异地看着。可是看着看着,他就想,这位大哥是为咱出头打抱不平的,要是咱不上前帮忙,哪还有义气吗?于是,他擦了把泪,大声喊,“大哥,我来帮你!”便冲了上去。

小毛崽根本没想到,他这冲上去的举动虽然对于武壮来说纯属多余,但却赢得了武壮的好感,呵呵,这小家伙还挺够哥们的哦。不过,没等小毛崽靠近,武壮就把手一横,拨开了他,然后出手出脚猛烈了许多,没一会就把骗子和老狗打得不敢再还手了。

“跪下!”武壮厉声命令。待两人跪下后,他转向小毛崽,吩咐他来修理两人。小毛崽一阵兴奋,想都没想扑上前就打,边打边囔:“窝巢尼玛!看你还敢打老子不?看你还敢打老子不?”

老狗挨了几下,痛得受不了,猛然抓住小毛崽的手,央求道:“不敢了不敢了。别再打了,小毛崽。”

“去尼玛的!”小毛崽骂道,抬腿使命踹了过去。敢情,这小家伙打起人来也是毫不手软,心够狠的呀!打了一阵子,小毛崽喝问,“服不服?”

老狗点头如捣蒜,连连说:“服了服了!”

这会儿的小毛崽热血沸腾,只感觉从没有过的扬眉吐气,那个爽啊,当真是美妙无比!笑眯眯,得意洋洋地回到了武壮身边,嬉笑着说:“大哥,他们服了。嘿嘿,真好笑。这两个B崽子呀,还没打几下就服了。”

这时刻,武壮才仔细地打量起小毛崽来,见他有一张樱桃般的小嘴,大大的眼睛含着一股子英气,黑黑的眼眸透着机灵与异禀,而那一双幼稚无邪的眼神也是非常的清澈真诚。脸蛋儿虽被打的青一块紫一块的,而且满是尘土,脏兮兮的,但仔细瞧瞧,还是可以发现他皮肤很白,光滑水润,可爱至极,就像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孩子。

“你叫什么名字?”武壮笑着问道。显然,经这一打量,他对小毛崽便产生了几分怜爱。

“小毛崽。”小毛崽大声回答道。

“大名呢?”

“大名嘛,不好听,嘿嘿,像女的,叫周立平。大哥,你还是叫我小毛崽吧,听着舒服,江湖上的朋友都喜欢叫我小毛崽。”

“哟呵,这么说来,你还是江湖罗汉了咯,你才多大啊你?”

“十一了哦。可是大哥,你不晓得,我小毛崽在江湖上早已闯了五六年了哟。”小毛崽一脸正色地说道。

武壮觉得很有意思,一下子便喜欢上了这小毛崽。呵呵,真是缘分啊!所以,这一喜欢,话也就多了起来,又问:“你是干吗进来的?”

小毛崽做出一副神秘的样子,伸出食指和中指摆弄了一个夹包掏包的动作。见此,武壮的脸立刻板了下来,“我说小毛崽,这可不好噢,以后可不能再干这行了,懂吗?人穷志可不能短啊,咱们男子汉大丈夫的,得靠力气,靠本事挣饭吃才是。呵呵,男儿当自强嘛!”

小毛崽当即郑重其事地发誓:“是!我听大哥的,一定不干了,再干就废了我的爪子!”

武壮满意地笑了,又问小毛崽父母是干啥的?为何不管他?小毛崽说他老爸早死了,在阴间里管不到他。他老妈扔下他,嫁了人,早走了,都七八年了,他也不晓得去哪儿了?

难怪咯!武壮同情地点了点头。

小毛崽忽然又说:“大哥,你做我大哥吧,带着我好吗?我就做你的小兄弟,我就跟着你,你叫我干啥我就干啥,杀人放火我保证听大哥的话。我小毛崽打五六岁就出来混了,最义气了。真的,我保证不吹牛!”

还别说,这小毛崽左一句大哥,右一句大哥的叫,让武壮受用无比,感到亲热得很,便说:“行啊!我收你这个弟弟了。只要我能出去,我一定照顾你,我也保证不吹牛!”

小毛崽高兴得跳了起来,高呼:“毛主席万岁,万万岁!”

武壮又说:“不过小毛崽,我可能会被送去采石场。”

听到“采石场”这个地名,小毛崽浑身一震,刚才还是滚烫的心一下子就凉了半截,他晓得送去采石场的人,那都是判了重刑的犯人。于是,他战战兢兢地问:“大哥,你犯了啥案子?要……要被送去采石场?”

“这个你就别管了吧。”

“嗯!我懂,我懂!可是以后……唉……”想到以后,小毛崽的脸出现了痛苦状,但嘴里却咕噜了一句,“真好笑!”

武壮听出了小毛崽话里的意思,由这一句“真好笑”他觉得小毛崽是个开朗乐观的男孩子。于是,很爱惜地抚摸了一他的头,笑着安慰说:“小毛崽,这个你别担心,以后不管你到哪,要是有人欺负你,你就说是我,是劳家巷小武子的小兄弟,懂吗?说了我的名字,要是有人不给面子的话,我会替你出头的。”

听到这话,小毛崽顿时瞪目结舌,惊得来话都说不出来了,“你?你、你就是……”

这时,警察出现在门口,喊道:“武壮,出来!”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