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二十三章:爱情之歌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778 2017-05-04 19:32:36

  这天,天下着稀沥沥的小雨,宁致和独自一人坐在地上无精打采地用铁榔头击打着石头,没跟向正中在一起,他也很郁闷啊!不一会,武壮兴奋地跑了过来,在他身边蹲下。宁致和吓了一跳,诧异地问:“你怎么跑来了,当心被人发现呀!”

武壮说:“没事,他们都出去办事了。哦对了,宁教授,我也要出去了。”

这倒是个天大的喜讯啊!宁致和为他感到高兴,“太好了。能出去,这很好嘛,呆了这么久了,也该重见天日了。”

“可是,我很舍不得你们呀!”

“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久合必分,久分必合。有缘……我们还会再见面的嘛!不过不是在这里哎!”

“我知道。”

宁致和忽然问:“出去了,你有什么打算吗?”

武壮吱唔地:“我,我还没有想过,不知道。”

宁致和慈祥地说:“应该有所打算呀孩子。目前,我们国家正处在动荡之中,社会上也很复杂。出去以后一定要注意呀,记住你父亲给你取的名字,痛改前非,改过自新,向前飞,再不能干违法乱纪的勾当了,也不能做违反公德的事情。”

武壮重重的点了一下头。宁致和又语重心长地说:“出去以后,找份正当的工作,好好劳动,劳动是无尚光荣的事情,不要再在社会上混了。一日不可无常业,安闲便易起邪心。年轻人靠混,胸无大志,无所事事,整天游手好闲那是没出息的,更成不了大器。你呀,还要多读书多学习,提高自己的文化素质和文化修养。积金千两,不如明解经书。少小不努力,老大徒伤悲。一寸光阴一寸金。切莫虚度年华,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呀孩子。”停顿一会儿,他又说,“一个人如果没有文化,没有知识是不行的,那就是文盲,愚昧,是睁眼瞎子。而这,往往容易是非不分,黑白不辩,容易走歪路,上当受骗导致犯罪。”

“宁教授!”武壮忽然叫了一声,然后支支吾吾地说:“我有,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什么问题,你说。”

武壮思索着,“这个……革命的和***的,怎么才能分清楚啊?我不懂,现在什么才算是革命的,什么才算是***的呢?”

这个可不是一般的问题啊!宁致和有些意外、吃惊,微皱起眉头,看着武壮。但不一会儿,他的脸上便露出了喜悦的笑容,“嗯,好,问得好啊孩子!这说明你能动脑筋想问题了,好啊,凡事就得多动脑子想想,思考。人的大脑就该多思考多锻炼,大脑越思考越锻炼就越灵活,无论是思维敏捷程度还是思考问题的深度,都会达到一个比较深刻的程度。所以啊,总结一句就是人要在多学习的同时,还要多思考。”

多思考。武壮重重地点了一下头,记着了这句话。

“不过孩子,你说的这个问题吗,我看还是留给你自己去解决吧,啊?”

武壮心里有些失望,但还是说了句,“行!”

孺子可教啊!宁致和心想,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好了,前飞,我就说这么多了。要出去了,去和你父亲告别一下吧。我们中华民族是最讲究礼仪的民族,千经万典,孝义为先嘛!”

“我刚从他那里来。这段时间,也不知怎么回事,我爸……好象心中有事似的,闷闷不乐,沉默寡言,还是老一个人坐着不动,想问题,我很不放心。宁教授,你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我估计,不外乎二个原因,局势动荡令你父亲感到不安了。其二嘛,他呀,呵呵,认你做了儿子,太高兴了,这一高兴呀就情不自禁地想到了心上人。呵呵,这个老家伙,竟然连我也不理了。”

武壮不解,“心上人?什么心上人啊?”

“就是你妈呀!”

武壮恍然大悟,傻乎乎的笑了。

宁致和又说:“你爸呀,也想让你妈高兴高兴哦。可是……唉,三十三苦,相思苦最苦,九十九天,离恨天最高啊孩子。你爸他……忧国忧民,却更为你妈担忧哦!”

武壮的兴趣一下子上来了,猛然说:“宁教授,你给我讲讲,讲讲我妈,到现在我还不认识她呢。”

宁致和欣然道:“你妈是在北京出生长大的,而你爸呢,是从乡下农村出来的。听你爸告诉我说,他刚进北京求学的时候,纯粹是个乡巴佬,而你妈呢,却是土生土长,地地道道的北京姑娘,青春浪漫,充满朝气,而且美若天仙,具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是一朵美丽鲜艳光彩夺目的校花。当时很多达官贵人,纨绔子弟都追求她,纠缠她。”

武壮觉得新奇,“那她怎么会看上一个乡巴佬,最后嫁给我爸呢?”

宁致和卖关子似的笑了笑,然后说:“这个嘛,以后有机会见到你妈,你不妨自己问问她。”

“可是,他们怎么没生孩子呢?”

宁致和说:“原来怀过一个,因为打仗,孩子流产了。以后就一直没怀上,也不能再生了。唉,战争年代环境艰苦呀。”

武壮忽然问:“我妈叫什么名字呀?”

宁致和说:“单小小。”

武壮感觉好笑,“小小?!嘿嘿,怎么跟小姑娘的名字一样呢。”

“你妈也是由小姑娘慢慢长大成人的嘛!”

“她现在在什么地方?”

宁致和努力回忆了一下,然后告诉武壮,说单小小在中兴县的一个叫三江农场的地方接受劳动改造。武壮在心里道:“中兴县三江农场。”他把这个地址记住了。

宁致和又忧郁地说:“唉,九年了,你爸和你妈分别整整九个年头了呀,彼此音讯全无,没有一点消息,也不知是否尚在人间。”

武壮说:“我一出去就去中兴县找她,看看她。”

宁致和说:“应该去呀,你爸近日来情绪低落,消沉,主要原因还是思念你妈,你爸和你妈的感情很深厚,彼此很相爱。他们的爱情很圣洁,很美丽,很忠贞不渝。我记得,六八年的一件事。那时,我和你爸刚进来,你妈来送他,当时的情景很感人啊。他们默默相视,你看着我,我凝望着你,你爸只说了三个字,而你妈呢,也只说了四个字,一共七个字。”

武壮很诧异,“才只说了七个字呀!七个什么字?”

宁致和缓慢地说:“我爱你!我也爱你!”

武壮不语,面露失望之色。宁致和很明白他的心理,笑了笑,问:“前飞,你有女朋友吗?”

“女朋友?”武壮一怔,“什么才算是……女朋友?”

“简单地说,就是相好的,亲密的异性朋友。”

说到异性朋友,武壮的脑海里一下子便出现了金珏的影子。

宁致和笑了,又说:“你还年青,还不懂得爱情和男女感情方面的知识。不过以后,如果你一旦接触到了爱情,也就是说,你遇到了一位使你心灵颤栗,刻骨铭心的少女,你大概就会理解了。我爱你,我也爱你。这七个字,对于深深相爱的人来说,她是一首诗,她是一首歌。”

武壮依然大惑不解,“一首诗?一首歌?”

宁致和却又意味深长地说:“是啊孩子,她的确是一首诗,一首歌,一首爱情之歌。所以,你去中兴县,如果见到了你妈,一定不要忘记把你父亲的情况告诉她,最重要的就是……把你爸爱你妈的信息传送给她。告诉你妈,你就说是你爸让你说的,要她坚强,勇敢的活下去。哄哄她也是好的,懂吗?美丽的谎言往往会达到神奇的美丽效果,而善意的欺骗,有时也是很必要的。”

“行!”武壮用力点头说,“宁教授,到了三江农场,我一定按你说的说。”

武壮在采石场里足足待了一年半,他很想念弟弟和双胞胎的妹妹。所以一出来,他便在施春生、李军、方建兵那儿弄了几个钱,买了些好吃的和几条香烟。他是在认识猴子以后学会抽烟的,那时才15岁,屈指算来他已有7、8年的烟龄了。一切办妥,他便直奔清清、楚楚所在的知青点而去了。

哪知,这一去竟遇到了许多事儿,发生了一系列惊心动魄的故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