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二十五章:有人跳河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471 2017-05-05 20:11:19

  时下正是4月底,秧苗插下都已成活了,绿油油的一片片。兄妹三人在田埂上走着,清清在前,武壮在中,楚楚在后拉着大哥的手,一刻也没松开。

一路上姐妹俩不停地向大哥描述在知青点里发生的趣闻轶事,只听清清说道:“那是我们刚下来的时候,第一次插秧。大哥,你猜小妹怎么啦?她呀,插着插着,就一屁股坐到了田里,一屁股的稀泥巴。”说到这,她仿佛又看到了楚楚当时的糗样似的,停了下来忍不住“咯咯”的大笑起来。

武壮回过身来,问楚楚:“是吗?小妹。”

楚楚扁扁嘴做出委屈状,“大哥,你别听姐的,姐就会损我,坏死了!”

“还有哦大哥,小妹坐在田里,哇的一下就大哭起来了,吓了我一跳。我赶快跑过去,问她怎么啦?可她不说,直哭,和小时候一摸一样,哭着叫唤。”说到这,清清竟学着楚楚当时哭泣的声音,“姐,我想大哥,我要大哥嘛,我要大哥嘛,大哥也,大哥也。”

武壮没说话,面带愧疚般的微笑地抬手抚摩了一下楚楚的脸颊。楚楚冲他妩媚一笑,然后反击清清道:“哼,姐,你还好意思说我哩,你自己还不是一样的。”

这话让武壮感到有些意外,“哦,我的清清妹妹也会哭鼻子?”

清清赶忙否认,“我才没哭呢。”

楚楚用力说:“还说没有?哼,你以为我不晓得呀!”转向武壮,进一步说,“大哥,我告诉你哈。有一次,我们双抢挑禾,她挑不动,就坐在地上哭。还说,唉,要是大哥在就好了呀。”又喝问清清,“姐,对不对?”

清清争辩:“可我根本就没哭呀!”

“唉,都是大哥不好,大哥我……唉!”武壮心里发酸,内疚地说,蓦然想起了什么,问楚楚,“你姐挑不动,那你呢?”

楚楚得意地抿着嘴直笑,不语。

清清却说:“她呀,哼,插队这么久了一次也没有挑过担子,都是猴子和扁头帮她挑的,她呀就会偷懒,怕吃苦!”

武壮一听,没言语,心里却暗暗得意,他叮嘱过猴子三人,去了农村不管咋样,一定要照顾好清清、楚楚。猴子三人插队的地方离胡家坊不远,看来这三人果然没少来帮他妹妹,够义气,真不愧是结义拜把子的好兄弟啊!

楚楚忽然问:“大哥,你这一年多到哪儿去了吗?我和姐真的好想你也,我们和猴子他们回去几次了都没有找到你。”

清清也说:“前二个月,我们跟猴子、扁头还回去了一次哩。”

武壮忙掩饰说:“哦,大哥跟朋友去外地办了一些事,没法子,回不来呀。嗳清清,二哥来看过你们吗?”

“来过几次。二哥那比我们这还苦哦。”清清告诉武壮说。

武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接着又问:“你们这里的知青都是南江市下来的吗?”

清清答:“不全是。”

“市里来的,他们知道你们是我妹妹吗?”

“不知道,我和小妹从来不说你什么的。”

“那个和你们同住的人呢,是我们市里的吗?”

“是啊,她叫汪杰。”

“你们关系还好吗?”

楚楚抢先回答道:“当然好喏,我们也是姐妹呀!”

谈起汪杰,清清的表情一下子忧伤下来,说:“不过汪杰,唉,她也真是太可怜,太凄惨了。她呀,失身……怀孕了。”

“什么?怀孕了?”武壮吓了一跳,“你们知青点还会出这种烂事情?”武壮虽然没接触过女人,也不喜欢与女人打交道,但对男女之事还是晓得一些的,视乎也明白一点点,恋爱怕怀孕,婚后怕不孕的道理。

楚楚这时顽皮地笑道:“当然会喏,知青点不出产稻谷却专门生产爱情呀,是吗姐!”

清清听出了她的话中话,猛然回头冲道:“臭丫头,胡说八道啊你!”

“才没有呐我。”楚楚说完,捂住咀直笑。

武壮心知肚明,楚楚说的就是清清和秀才林国庆的关系。其实,清清和秀才林国庆青梅竹马,情趣相投,武壮心里早有数,打心眼里希望两人能好,将来成一对儿。所以,既然清清害羞不愿挑明,他也不便说啥,还是随缘吧。为了打消清清的尴尬,他也故意带着埋怨的口吻,说了句:“小妹!”

楚楚会意,做了个鬼脸不再言语了。

于是,清清又告诉武壮,说:“汪杰跟我们一样,也是无父无母的孤儿,是奶奶一手带大的,可是不幸的是,去年她奶奶也去世了。”

楚楚说:“可她没有我们命好,她没有大哥,没有兄弟姐妹。”

清清又说:“汪杰这人很胆小怕势,性格也很内向乖僻。在知青点,大部份人都欺负她,她又没有人帮忙,和我们住在一起,也就和我们好,我和小妹很同情她,也经常帮助她。”

武壮不解,“她不是怀孕了吗,那个男的也不帮她?”

楚楚气愤地说:“那个男的是个流氓,玩弄了汪杰,欺负了人家就跑了。”

“跑了?”武壮不懂,“跑哪去了?”

清清解释说:“那个男的姓段,是广州来的,听说和几个老乡跑回广州以后又偷渡去香港,被边防军打死了。唉,这个小段,拍拍屁股走了,不负一点责任,可是汪杰就遭殃了,失了身,怀孕已经三个多月了,想坠胎嘛又搞不到证明。她和小段的事全知青点都晓得了,这样一来,大家更看不起她了,也更加欺负她了。都骂她是破鞋,不要脸,特别是和我们一起下来的男知青。”

武壮更纳闷了,惊诧地问:“你们……不团结?”

清清进一步说:“不是不团结,而是太团结了。在知青点里谈恋爱的很多,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没什么见不得人的。可是大家都是本市的人与本市的人交朋友来往,而且自我保护意识也很强,女知青里除汪杰以外没有谁失过身,更没有怀孕的。可汪杰呢?她人长得好看,刚下来的时候,有几个市里的知青先后也追过她,经常帮她干活挣工分。可汪杰害怕不敢和他们来往。可是大家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广州来的外地人却追上了汪杰。那个小段为了显耀自己有本事还四出宣扬。跟汪杰如何如何,弄得我们南江市人很没面子,为这事,我们南江市知青和广州来的人还打了一架呢。这样一来,大家对汪杰都很气愤,经常指责她,说她给我们南江市人丢了脸。”

到此,武壮才对知青点里的情况了然于心。对于汪杰也有了个基本的了解,但他除了有些同情,其他的倒并没在意。这不,听后他只是点了点头,原来如此啊,难怪刚才见到她时,她那笑脸比哭还难看咯。

清清接着又说:“汪杰早把实情都跟我们说了。她是被小段诱骗强奸失身的,是受害者。其实呐,汪杰倒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姑娘,就是太软弱了一点,又缺乏反抗精神,胆小怕事。现在小段死了,可她……唉,除了哭还是哭,整天以泪洗面,我和小妹想帮她,可又帮不上,她这事……”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个男人急迫的叫喊声:“救人呀,有人跳河了,快来人啊,救人啊,快来人啊!”

……

有人跳河,哪人会是谁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