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三十二章:亲不亲故乡人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394 2017-05-09 19:47:58

  没错,武壮从小房子里抱出来的人正是单小小。

原来,刚才听那看门的中年人说单小小已死,武壮当下就后悔了,为啥不早一天赶过来呢?可事已至此,后悔何用?还是见见尸首吧,这样对义父和自己的良心都有个交代。怀着这样的心理,他便向小房子走去了。

小房子不知是做啥用的,门窗全没了,四通八达使得里面的光线很好。可此刻天色已见黑,光线再好还是灰蒙蒙的暗淡无光。

一进来,武壮就看见了一具“尸体”,用稻草掩盖住了,不用说那肯定就是单小小了。

武壮走近后蹲下,伸手从上到下缓缓地拨开了稻草,不一会儿单小小的面容便出现在了他的眼前。这是一张衰老消瘦,虚弱苍白的脸,头发黑白相交,杂乱如麻,邋遢肮脏,眼睛紧闭着,眼袋突出得很明显。宁教授曾跟武壮说过,单小小读书时美若天仙,具有沉鱼落雁之容,闭月羞花之貌,是一朵美丽鲜艳光彩夺目的校花。被当时的很多达官贵人纨绔子弟追求过、纠缠过。可是眼下,武壮眼中的单小小,年轻时的美丽一点儿也找不到了。

“唉,我来晚了,来晚了啊!”武壮愧疚地对着仰面平躺在地的单小小说,“可是……可是,虽然你听不见,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丈夫,也就是向正中,他还活着,身体也很好,他好想念你,很想跟你说,他爱你。真的。他爱你,很爱你。他……”说到这,武壮突然如鱼骨卡喉似的哽住了,惊恐万状,因为他看见了单小小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你?你的手……手会动?你?你……”

只有活人才会动弹啊!她的手会动,那她就没死。此念电闪,武壮一阵狂喜,根本没去想单小小人没断气为啥还要被当做死人处理?为何一提到向正中的名字,一说“他爱你”三个字,单小小瞬间便有了反应?在他看来,单小小肯定是病了,人却还没死。既然是生病,那就得送往医院救治不是?更何况,武壮是个极看重生命的人。

于是才出现了“武力劫持”的一幕。

把单小小就近送进一家公社医院,大夫立刻为其进行了检查。

大夫是位50多岁的女同志,这是一个医德高尚,相当负责的女大夫。她先询问了病人与武壮的关系。武壮脱口就说病人是自己的母亲。听后,女大夫很气愤,批评武壮作为儿子实在是不孝。武壮低头不语,一副愧疚难过的样子。大概是看见武壮接受了批评,女大夫便没再说啥了,而是告诉武壮,说他母亲是由于饥饿,疲劳过度,体力不支而导致的休克。紧接着就正儿八经地叮嘱,病人身体很虚弱,患有多种老年疾病,要多加注意,不能再干体力活,同时还要多加强营养,住院治疗几日。武壮有苦难言般地叹了口大气,惟命是从,待手续办妥,他就去开药了,吩咐汪杰守护在病房内。

此时天已全黑,病房不大,灯光暗淡。

单小小躺在病床上还未苏醒,正在点滴。汪杰坐在床边,目光迷离,神情忧伤,若有所思地瞅着单小小,她不晓得,武壮和这老人到底是啥关系?她可从没听清清、楚楚说过,他们家还有这样的亲戚。

不想,正纳闷时耳边传来“姑娘,姑娘”的轻唤。汪杰转脸才发觉是临床的妇女在叫她。

这妇女个高体胖,眉清目秀,长得十分好看,姓胡,名英,三十多岁。一个人住在病房里已经有5天了,早郁闷得不行,这会儿来了病友和家属,自然不愿放过聊一聊的机会。见汪杰转过脸来,她便笑问汪杰:“姑娘,她是……你妈?”

汪杰礼貌地笑了笑,摇摇头否认了。

“嗳姑娘,那个和你一起来的小伙子呢?”

“拿药去了。”

“他是你的男朋友吧,你们是知青?”

汪杰点了点头……

胡英的情绪一下子活跃起来,神色诡秘地说:“那个小伙子好精神哦!姑娘,你好有眼光嘛,我可看出来了,那个小伙子不错,是个男子汉。”

显然,胡英是误会了汪杰和武壮的关系。对于这样的误会汪杰没有解释,也不想解释,心里反倒觉得挺惬意和甜蜜的。

胡英又很经验地说:“嗯,找朋友谈对象就要找这样的,准不会错的。”

这时,武壮拿着药品进来了,到床前放下药品,对胡英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尔后站在床头凝望着床上的单小小,百感交集,无声地叹了一口大气。

胡英瞅着他,喊了句“小伙子。”等武壮转过脸来,她便要武壮坐下来讲讲话,就到她的病床上坐。武壮看出胡英是一个热情活泼、耐不住寂寞的热心肠妇女,依言在她病床坐下了。

胡英问:“小伙子,这是你妈?”

“是啊!”武壮一脸痛苦状,“唉,吃了很多苦哇,不象人样了呀!”

“还不是你这个做儿子的不好,不孝顺呗。”

“我?我不在身边呀!”

“这就难怪了。嗳小伙子,听口音,你们是南江市人吧?”

“是啊!”

这话让胡英立刻兴奋起来,“我也是南江市人呀,我们可是老乡哦小伙子。”

武壮也很高兴,“我是劳家巷的。你呢大姐?”

“我是天外正街的,就在你们劳家巷旁边。嗳,我姐姐还在天外正街哩,叫胡香,你认识吗?”

说来还真是巧了。听到“胡香”这个名字,武壮立马便激动起来,笑道:“认识认识,当然认识咯!她是卖菜的。她是你姐姐呀!呵呵,真是太巧了啊!胡香阿姨对我很好啊,我经常去她们菜场买菜。胡阿姨可是个好人啊!”

“我姐姐还好吗?”

“好,呵呵,身体还是那么胖。”

“是吗?嗨,你不晓得哦小伙子,我这个姐姐呀,就是吃水也会胖的。”

有道是美不美山中水,亲不亲故乡人,更何况武壮还认识胡英的姐姐。于是,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起了南江市里的事儿。紧接着,胡英告诉武壮,她们姐妹虽然相隔不远,但也有5年没去看自己的姐姐了,便一个劲地询问自己姐姐胡香的情况,武壮把自己晓得的情况毫无保留地全告诉了胡英,几个回合下来,两人的距离拉近了。尤其是胡英,她心中异常高兴,对武壮也是格外欢喜。

或许是刚才胡英说的话触动了汪杰,“找朋友谈对象就要找这样的,准不会错的。”汪杰站在一边静听着两人的对话,眼睛却不住地偷偷打量着武壮的脸,心头鹿跳,暗暗感叹,他真的长得好帅呀!不一会儿,她的眼睛就变得格外明亮,目光清澈如水,那目光中含有一种柔柔的光泽。然而一想到自己的身份和当前的处境,她终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极轻极轻的叹息。不过这一切,武壮却是丝毫不知,浑然不觉。

哪知,正聊得火热时,就见吉普车司机带着韩主任气势汹汹地闯了进来。一进门,那司机就指着武壮说:“韩主任,就是这个家伙!”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