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三十六章:梦非梦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239 2017-05-11 19:22:18

  她这是要干吗呀?武壮惊诧地想。还来不及弄明白,就见汪杰更奇怪的动作出现了;

只见汪杰的手紧紧地抓住武壮的手,身体紧依偎着武壮的身体,几乎卷缩成了一团,脸一个劲地往武壮腹部里钻,最后枕在了他的腹部上。同时,手松开了武壮的手而向他腰间移动,竟然把他的腰给楼住了,浑身哆嗦着,两眼紧闭,表情出现了极度的胆怯,就像是看见了啥魔鬼似的,嘴唇颤抖上下牙齿不停的“咯咯”打颤,喃喃梦呓:“不要不要!我怕……我不是破鞋。我不是!清清,救我呀!清清大哥,你……你带我走,不要扔下我。清清大哥,求求你,不要扔下我,不要啊!”

敢情,她这是在做恶梦,说梦话啊!

明白后,这样被汪杰搂着腰,压着腹部,武壮感觉伤口一阵阵剧痛,张嘴想喊却没喊出声。可是,这样被她搂着压着实在是太疼痛了,没法子只好不惊动她,把她的手搬开吧。

可谁知,武壮轻轻一搬汪杰的手,她竟搂得更紧了。最后竟突然地把头一抬,猛然用力深深地载进了武壮的腹部。这一突然的动作再次让武壮感到剧痛,身体本能地一缩,小声叫了一声:“哎哟!”而那架起来的“小钢炮”也渐渐地消失了威武昂扬的姿态,慢慢地平躺了下来。

武壮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汪杰还是突然被惊醒了,好像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似的,阍阍地睁开眼睛,迷茫疑惑地张望起来。暮然,发现自己正抱着武壮,躺在他的怀里,当即又羞又怕又惊讶,松开双手缩了回来,猛地坐了起来。可她哪里晓得,这次的动作比刚才的还要突然还要大,无意间又一次触动了武壮的伤口,使他又一次感觉到了刀割般的疼痛,又本能地张嘴发出了一声沉闷地呻吟。但瞬间工夫,武壮便紧咬牙关强忍着不再吭声了。

这可把汪杰给吓坏了,不停地摆动双手,像躲避瘟神似的一个劲地后退,冲着武壮不停地道歉:“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真的不是故意的,真的不是……”说着说着便泪如雨下,泣不成声了,“对不起,对不起……呜呜……”

武壮疼得汗水淋淋,大口吸气呼气,好一会儿才有气无力地说:“没事,没事的。我晓得,你是在做恶梦。没事没事。”他没有一点儿怪罪的意思。

汪杰很清楚自己的这个打小就有的毛病,常常做梦,还会在梦里说梦话,总是改不掉。虽是梦话,其实都是心底里的真情实感。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

“我……”汪杰红着脸说,本想问,我刚才说梦话了吧?!说了什么呢?但又不敢问,把下面的话咽了回去。好不容易止住了哭泣,擦去泪水,平静了一下情绪,重新回到武壮身边,赎罪似的低着头用很小很小的声音战战兢兢诚诚恳恳说了一句,“对不起!”

为了安慰,打消汪杰的愧疚与歉意,武壮满不在意地做出轻松状,笑了笑,然后温柔无限地说:“呵呵,没事,你放心吧,我不会扔下你不管的。今天的事情只是个意外,不怕,我们明天一早就赶回去,他们抓不到我们的。不过这事你别跟清清她们说。”

汪杰一脸尴尬,点了点头……

“那……睡吧。真的好晚了啊!”武壮低声说道。

这样一来,汪杰才又听话地躺下了,缓缓地闭上眼睛,这次她睡着后没再说梦话,也没再乱动了。

可是武壮却怎么也睡不着了,侧着脸凝视着汪杰熟睡的脸庞,心潮澎湃,涌现出无限的怜悯和同情,久久不能平静,心想:帮她打胎。打胎?这事……能找谁呢?

想着想着,武壮把自己所有的可以称得上是好兄弟、铁哥们和好朋友的人都在大脑里过了一趟,最后锁定了施春生和李军、方建兵三个人。没错,他们三人的父亲是个当官的,一定会有办法的。

这样一想,武壮的心便踏实了,不知不觉便闭上眼睛睡着了。然而,金珏的身影和容貌却不住地闯进他的梦境,尤其是临分别送照片时的情景和亲他的那一幕,还有很多很多虚无的,飘渺的……

金珏,那也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啊!

结果,武壮的“小钢炮”悄无声息地架了起来,并生平第一次对准了一个女人使命地发射了许多许多的炮弹……

但说来也奇怪,那女人的容貌却是模糊不清的,连武壮自己也弄不清楚,那女人是现在不知何处的金珏,还是眼前躺着的汪杰?

梦总归是梦,虽然有时梦非梦,亦真亦幻。

不过,等武壮一大早醒来后,发现自己裤裆里满是白色粘黏的东西时,他吓了一大跳,“怎么会这样?”他用力回想了好久才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似懂非懂的,顿觉莫名地懊恼与大逆不道。侧脸一瞧身边睡着的汪杰,发现她还没醒,才舒了一口大气,暗暗庆幸,总算没被人发现。不然……那真是大逆不道,丢大人了。

武壮不愿再想下去了,也想不下去了。因为这时刻,他饥肠辘辘,不停地抗议叫唤起来。于是便小心翼翼地爬了起来,悄悄溜了出去。

过了许久,汪杰也醒来了,发觉天空已出现了微微的鱼肚白,而武壮睡觉的地方空着,人不知跑哪儿去了?汪杰惊了一激灵,猛地坐了起来。一起来就发现地上有个碗,凑近一瞧,碗里居然还有白粥。没等她弄明白,就见武壮从外面进来了,手里还拿着几个大馒头。

“你醒了。”武壮说,走近把一个馒头递给汪杰,“快吃,吃了我们马上走!”

汪杰心中一震,不知何故,幕然泪如泉涌。见状,武壮把脸一板,露出了一脸的讨厌,命令道:“不许哭!快吃!赶快!”

汪杰忙擦眼泪,但没接馒头。武壮也不多说,把馒头扔给她,然后转身走到了门口,自己啃起馒头来。

汪杰也许是饿坏了,也许是害怕武壮再凶她。等他一转身,忙拾起馒头咬了一大口,接着喝稀粥。哪知,吃着喝着,眼泪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一颗滚落下来,全掉进了碗里……

毫无疑问,这是喜悦的泪珠,完全是喜极而泣。因为,吃着这香喷喷的馒头,喝着这爽口的稀粥,汪杰的心里是无法形容的温暖、甜美。她仿佛预感到了自己的将来不仅有活头,而且更有了盼头。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老天爷派下来拯救自己的贵人,他一定会使她的生命和她的人生充满意义……

可哪会是怎样的人生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