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三十七章:在外靠朋友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811 2017-05-12 20:38:38

  一踏进南江市区,汪杰便异常激动,这瞅瞅,那瞧瞧的就像是个从未进城的村姑,那个兴奋啊!连自己这次回来的目的都忘记了。自然,武壮更是有一种死里逃生如鱼得水的感觉,在南江市的地盘上,他小武子大名鼎鼎啊!

去劳家巷武壮家的途中必须经过一个电影院,名叫“爱国电影院”。

此时,影院门前聚了很多人,都是来看电影的。影院旁街道边的围墙上面贴了许多当时上演的样板戏和电影宣传画,其中王心刚主演的《侦察兵》的宣传画特别醒目赫然,这是今天上映的新片子。

汪杰和武壮走近观看宣传画,只听汪杰激动地说:“哇,侦察兵,王心刚主演的耶。”

武壮问:“你想看?”

汪杰立刻点头,脱口道:“想呀!”王心刚是电影明星、美男子,是那个时代众多女子倾幕的偶像。在知青点里,汪杰和清清、楚楚就常常议论到他和其他的影星。可是当她转过脸与武壮的视线相碰时,忙又收敛住刚才的喜悦,用力摇头,“哦不,我不看!”

无疑,她对武壮依然是心存莫名的畏惧。

武壮倒不以为然,“要不,晚上你来看吧。走,先回去吧。你就先住我家吧。”说完转身离开宣传画,汪杰紧随其后。

可是没走几步,就听见“小武子!小武子!”的喊声从路对面传了过来。顺着喊声望去,就见十多个与武壮一般大的小伙子横穿马路跑了过来。

听到喊声,武壮扭头一看,立刻高兴起来,“春生,李军!”

原来是施春生和李军、方建兵一伙人。他们都是插队的知青,现在是农闲时期,所以都跑回来了。只是这次,他们没约猴子、扁头、秀才一起回来。

由于这次出狱下乡,意外地带上了汪杰,还得赶去中兴县探望义母单小小,武壮就没去猴子插队的地方了。这样一来,也算是机缘巧合,鬼使神差。不然的话,这会儿的单小小恐怕已经在黄泉路上步行了。

施春生在前,他的后面紧跟着李军、方建兵一伙人。到武壮跟前,一伙人便把武壮给团团围住了,又是递烟又是点火的,并针对武壮脸上的伤痕,并不停地询问,那关切之情溢于言表。这让武壮感动不已,只好扯谎说是下乡被树枝划破的。

汪杰一声不响地退到了一边,看着武壮那高深莫测、坚挺硬朗得就像是一颗青松的脊背,再瞅着施春生一伙人。她注意到,这些人有两个明显的特征;一是手里或嘴里都有香烟;二是一些人穿着的确凉军装,一些人身穿和尚领的夹克工作服,而且是里朝外翻着穿在身上的,衣服敞开着都没扣扣子。在这之前要是看见这样的人,汪杰一准会害怕和讨厌,躲得远远的。可是这会儿她却没这感觉了,并暗暗地为武壮感到欢喜。因为,她看出了施春生他们对武壮的那种发自于肺腑的崇拜与敬仰,在他们的心目中,武壮就是老大,就是那灿烂明媚的太阳,而这伙人就是围绕着太阳旋转的各类行星。

的确,施春生自结识武壮后,得到了莫大的帮助,他对武壮心存无限感激,更敬佩武壮的义气和腿脚功夫。嘴上虽喊武壮名号,但在内心深处早把武壮当大哥、老大看待了。武壮这次出狱下乡,那经费和“大前门”香烟都是他提供给武壮的。其他的人呢,包括李军、方建兵,几乎跟施春生一样,或多或少的都得到过武壮的帮助,他们借助着武壮的阳光,现在道上已然都是有头有脸的角色,明亮夺目大放异彩了。

武壮虽说自己的脸是被划伤的,但施春生却不信,一个劲地追问武壮脸部的伤是咋回事?是不是跟人打架了,要不要大家帮忙?

“笑话,谁有这本事弄伤我的脸?”武壮冷笑着说道。

这倒也是哦。施春生觉得武壮的话在理,便没再言语了。

武壮忽然问:“嗳春生,你们是看电影吗?”把话题给岔开了

施春生答:“是啊!我们哥几个准备看下场的。”

“好看吗?”

“呵呵,就那样吧。你看吗?我去给你买票。”

“晚上再看吧。”武壮说道。

“我有晚上的票。”李军说着就掏出了一张票送到了武壮面前。

武壮接过电影票,幕然想起了汪杰,回头一瞧,发现她孤伶伶地站在一边,于是走了过去向施春生一伙介绍,“春生,我给你们介绍介绍,这是汪杰,她……”

汪杰一出现,大家的眼睛都亮了。

“哇,这么长的辫子啊!”李军不等武壮说完就惊讶地说道。

施春生诡秘一笑,“嘿嘿,行呀哥哥,找女朋友了。”

听到这话,汪杰羞得低下了头……

武壮却板下了面孔,“别乱说,这是汪杰,我妹妹。”

大家跟武壮在一起混已不是一年半载了,都晓得清清、楚楚才是他的妹妹,心头肉。这会儿忽然又冒出了个新的妹妹,谁信啊?

于是,方兵玩笑地说:“嘿嘿,我说哥们,真的还是假的?不会是这次下乡……拐来的吧。”

众人一听都乐了。

武壮也笑了笑,然后郑重其事地说:“告诉你们,都给我听好来,记住咯,她和清清、楚楚一样,也是我的妹妹,在市里都给我多关照一下,跟她过不去就是跟我过不去,懂吗?”

“懂。”李军说,忙又递过来一张票,“小武子,再给你一张,都是晚上八点的。”

这时,电影院内传来了电铃声,这是提醒观众,电影马上要放映了,该进去了。于是,武壮便催施春生他们进场,自己也要回家去了。

可是一伙人还没进去,施春生忽然跑了过来,告诉武壮说,他的工作他父亲已经托人帮忙给解决了,就是在电杆厂做一名临时工。

“太好了!替我谢谢你父亲哦!”武壮激动地说,幕然想到什么,“哦对了,春生,我还有件大事要请你帮忙呢。”

“你的事没说的。”

“这样吧,你先去看电影,晚上我再来找你。”

“还是我来找你吧!”施春生说完就向影院方向跑去了。

“走吧,我们。”武壮对汪杰说道,继续往劳家巷走去。

这时刻,汪杰的心就像是掉进了蜜罐中除了甜蜜还是甜蜜。不过,她难以适应,有些不敢相信。于是便怯生生地问武壮:“你,你刚才说的话……是真的?是真心话吗?”

这是汪杰主动找武壮说的第一句话,但武壮却没听明白,不解地瞅着她,好像在问,什么意思啊你?

“你说……”汪杰的心怦怦直跳,连呼吸也急促了一些,惶惶恐恐地说,“你刚才说,我和清清、楚楚一样……”

武壮这下明白了,“哦,这个呀,是真心话呀!”

汪杰仍很怀疑,“真的?”

武壮把汪杰介绍给施春生他们,其目的也就是让大家都认识她,遇到啥事好有个照应、帮衬。至于以什么身份出现,他倒没过多的考虑,说是自个的妹妹,那是随意讲出来的。毕竟,汪杰是清清介绍过来的嘛,当妹妹对待再合适不过了。

这会儿,汪杰提及这事,说明她很在乎这个名份,这是武壮没料到的,一时间还挺尴尬,憨憨地笑了笑,反问道:“那我……可以做你大哥吗?”

汪杰连连点头,“可以可以!”

武壮只好顺水推舟地说:“那好,以后……你就叫我大哥吧。”

听到这话,汪杰心里顿时暖洋洋的,别提多激动。这一激动,竟忍不住叫了一句,“大哥!”

武壮微笑地点头,算是接受了这个称呼,接受了汪杰这个新妹妹。

而汪杰呢?人逢喜事精神爽,又说:“大哥,你在市里好有地位哟!”

武壮沾沾自喜,淡淡地说:“刚才那些人都是我的兄弟、朋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嘛,多个朋友多条路啊!呵呵,你的事,我就要找朋友帮忙才行呀!”

一提到自己的事,汪杰的脸色立马阴了下来,出现了许多伤感和悲哀。

可是,就在不远处,有三个嘴里叼着香烟,蓬头垢面邋邋遢遢的,看上去也就十来岁的少年发现了武壮,其中一人立马扔掉手里的烟,忙对其他两个说了什么。然后,箭一般地朝武壮这边飞了过来……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毛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