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三十八章:老子报仇来了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276 2017-05-12 20:46:44

  没错,那三个嘴里叼着香烟,一副小流氓相,在大街上幌荡的人,正是小毛崽和他的两个伙伴强子与东子。

小毛崽无意中发现了武壮,突然一愣,简直不敢相信世界上居然还会有这么巧的事情。于是,用力拼住了呼吸,聚精会神地挣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直看。看了好一会儿,他这才指着二十米以外的武壮对强子和东子说:“嗨嗨,你们快看,那个……好像就是我跟你们说的小武子,我大哥。”

听到这话,强子和东子也是一怔,然后顺着小毛崽手指的方向看去。可是,街上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行人不少,走来走去的人来人往的,哪个才是啊?

“哪个啊?”强子问道。

“我们又不认识,你说的是哪个撒?”东子也问道。

“嗨呀,就是穿军装的那个撒。嘿嘿,在这碰到了。真是好笑也!”小毛崽确定后说道,又严厉地叮嘱两人,“我过去见我大哥,你们别跟过来哈。”说完就向武壮这边飞跑过来。

跑到武壮面前,小毛崽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喘着大气,激动地叫了句:“大,大……哥!”

武壮先是一怔,继而笑了,“哈哈,小毛崽!”

“是啊是啊!我是小毛崽!大哥,你……你没忘记我呀!嘿嘿,真好笑!”

拘留所一别,屈指算来已有一年多了,在这偶遇,瞧着他一见到自己就笑得开了花的脸蛋,还是和一年前一样天真无邪,武壮很是欢喜,抚摸着小毛崽的头发,“我怎么会忘记你呢?”接着又笑问,“小老弟,你现在混得还好吗?”

“嘿嘿,没什么不好,也没什么好的,天地到处是我家。天当被来地当床,到处玩呗我!”

小毛崽的家在市内的十字街,与劳家巷相隔比较远。虽然没了父亲,母亲扔下他跟人走了,如今不知去向,但他家里的住房却在那。夏季天热,小毛崽和强子、东子在市里玩耍,人玩到那就睡在那,过的的确是“天当被地当床”的日子。可是,一旦到了春、秋季和寒冷的冬天,不管白天在那里混,夜里三人都会跑回来,睡在小毛崽家里。家里还有一些棉被,可以为他们御寒。所以,小毛崽说“天地到处是我家”,这话倒也不完全是事实。

不过说到这,小毛崽的脸色忽然变得格外正经起来,“不过大哥,我可是听了你的话了,再没干老本行了哦。”

“那好啊!”武壮清楚小毛崽说的“老本行”指的是什么。为他能这样听自己的话,而感到很高兴。

“不过大哥,”小毛崽脸上又出现了痛苦的委屈,就跟要哭似的,“你……你可要为我出头哦,你说话……可要算数哦。”

“呵呵,我说话当然算数咯。”武壮笑着说,突然觉得不对劲,感觉这话里有话。于是又问,“怎么啦,是……谁又欺负你了?你说!”

大哥问我这个,这肯定是要给我出头了啊!小毛崽又惊又喜,这一惊喜,舌头就不利索了,结结巴巴地说:“是……就是……就是……”

“别急别急,你慢慢说。”武壮拍着小毛崽的肩头说道。

这样一来,小毛崽的情绪才平稳了一些,把武壮离开拘留所以后,骗子对他实施报复的经过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武壮。

武壮一听就火了,“他妈的,竟敢不把我放在眼里。哼,你知道他们现在在哪吗?”

小毛崽说:“知道。他们就在馆子店里吃饭,我刚才看见了。”

武壮立刻说:“走!带我去!”

带着武壮走了约有五十米,来到一家饭店门前停下,小毛崽指着里面告诉武壮,骗子和老狗就在里面吃饭。

武壮把马桶包放在地上,对汪杰说:“你就在这里等我。”然后大步进入饭店,同时咬紧牙关,双手握拢互不停地压手指关节……

小毛崽屁颠屁颠地紧随其后,一个劲地在心里骂骗子“B崽子”,不停地欢呼着:哈哈,老子报仇来了。

此时,骗子和老狗正坐在角落里的方桌前有说有笑地喝着啤酒吃着菜。老狗的座位是面向门外的,也就是武壮迎面走来的方向。只见他刚要举起酒杯喝酒时,无意中发现了武壮,不禁大惊失色,猛然放下酒杯从座位上弹了起来,目瞪口呆,露出了惊恐的表情。

见状,骗子很纳闷更觉得好笑,“嘿嘿,怎么了哥们,见鬼了你?!”说完,顺着他的视线也回过头来,这一瞧不要紧,可他瞧见的是武壮和小毛崽,顿时也惊吓住了。

到桌前,武壮目露凶光,瞪着骗子,沉声问:“还认识我吗?”

“你?你是……”骗子吓得说不出话。

没等骗子把话说完整,武壮抓起桌上一个啤酒瓶子,手一挥便狠力地朝他头上砸了下去。只听骗子疼得大叫一声“哎哟”,一屁股又坐了下来。

猛然一用力,武壮便隐隐感觉到了腹部有些疼痛,于是扔掉啤酒瓶,转向小毛崽,命令他:“给我打!”

得到命令,小毛崽顿时就像打了一针兴奋剂样的特别来劲,说了句“好咧!”立马操起旁边的一个方凳高高举起来,向骗子身上打了下去。接着又扔掉方凳,出拳毫不留情地一阵猛打……

这会儿虽不是正饭时刻,来用餐的人并不多。可是见有人打架,饭店里顿时出现了骚乱,一些顾客扔下碗筷纷纷奔出饭店逃避。

这时候,强子和东子赶了过来,通过窗户看见小毛崽在打骗子,而且是打得他不敢还手,两人高兴的不得了,兴奋得手舞足蹈,连连叫好。

汪杰站在门外,守着自己的旅行包和武壮的马桶包,并没关心里面发生的事。但见很多人都从里面慌慌张张地跑了出来,出于好奇这才探头向里张望;

就见武壮站着没动,那小毛崽左一拳右一拳的向骗子面部打去,尔后又在他腹部猛击几拳,真够狠啊他。骗子脸上很多血,很害怕的样子,没有还手,忽然跪在了地上。接着,老狗也跪了下来,不停地跟武壮说着什么。从他两人那胆怯哭丧的表情,不难断定他两人定是在向武壮、小毛崽求饶……

这般情形令汪杰感到可怕和不可思议,天哪,他们怎么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打人家呢?

教训完了骗子和老狗,武壮便和小毛崽一起出来了。看见两人出来,强子和东子立刻跑到一边,躲了起来。

一出来,武壮就笑呵呵地对小毛崽说:“行了,没人再敢欺负你了。小毛崽,你去玩你的吧。”说完,拿起自己的马桶包,对汪杰说道,“我们走吧。”然后又回原路向劳家巷方向走去。

哪知,没走多远,武壮就被一件意外头大的事情给纠缠住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