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三十九章:就叫姐姐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564 2017-05-14 11:40:39

  原来——

听到武壮说,“行了,没人再敢欺负你了。小毛崽,你去玩你的吧。”小毛崽木然地应了一声:“哦。”内心失落,一脸的沮丧,目送着武壮和汪杰离去,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时,强子和东子从一边跑了过来,对小毛崽刚才打骗子的举动大为歌颂赞扬。可这会儿的小毛崽,却没搭理他俩,只是一声不吭地板着个俊脸,紧皱着秀眉,一副深思的样子,宛如一位国家级领导人在考虑国家重大事务,要做啥重大决定似的。

“喂喂,毛崽,傻了你?”强子觉得奇怪,问道,“你干吗了?你都打了骗子了,还发什么呆啊你?”

东子用手在小毛崽眼前晃了几下,也问:“你在傻想什么啊?又想打什么鬼主意啊?”

小毛崽依然不语,黑眼珠滴溜溜转,的确在心里打着主意。不过,不是鬼主意。

……

与小毛崽分手没走多远,汪杰就怯生生地说:“大哥,你……你们刚才把人家的头打破了。”她这是无话找话啊!

谁知,武壮报以冷笑,就跟没事人一样,并没说话。见武壮不搭理,汪杰讨了个没趣,也没敢多说啥了,跟着武壮继续前行。

这样沉默地走了好一段路,汪杰感觉包袱有些沉重,停下来换手,下意识地回头望了一眼,然后猛然说:“大哥,你看,那个小毛崽跟着我们呢,就在后面。”

“哦?!”听到这话,武壮不禁一怔,停下脚步也回过头来,果然看见小毛崽在距离约二十米远的地方,发现他在看他时便不敢再跟了,低下头原地走动起来……

“这小家伙,他跟着我干吗?不是帮他打了吗,他还想干吗?”武壮不知小毛崽葫芦里卖的啥药,即像是在问汪杰也像是自言自语。

“我不晓得。”汪杰说,“要不,叫他过来问问?!”

说的也是哦!武壮想了想便冲小毛崽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看见武壮招手,小毛崽立刻箭一般地飞了过来,一到跟前就叫了一句:“大哥!”

武壮笑问:“小毛崽,你老跟着我干吗?”

“我?”小毛崽低下头,支支吾吾地说,“大哥,我?我爸爸死了,妈妈又……又跟别人走了,不要我了,就我一个人,没有家。我……我想……想……”

“你想怎么样?说!”武壮鼓励道,“别怕,想什么就说什么。”

得到鼓励,小毛崽抬起了头,用力说,“大哥,你带着我吧,我就跟着你,好吗?”

“你说什么?你想……跟着我?!”

武壮深感意外,还没弄明白是什么意思。就见小毛崽突然双膝一弯跪在了他的面前。这个动作,让本来就一头雾水的武壮更加感到意外和震惊了,慌忙上前弯腰伸手扶他,“干什么?你快起来,不要跪,不要……”哪知,这一弯腰就挤压到了腹部伤口,感觉到了疼痛,不得不又缩回了手。

“我不起来。大哥,你就带着我吧,你是好人,好大哥好老大,不欺负我。你是……是对我最好的人,除了你,没人对我小毛崽这么好过。大哥,你就带着我吧,让我跟着你,只要能跟着你,我小毛崽什么都可以干,保证不吹牛。杀人放火抢东西,你叫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我保证绝对听话!”

小毛崽这番话就像是打机关枪似的,一梭子接一梭子,讲到最后他的眼泪竟然哗哗啦啦地流了下来。

这使武壮很感动,但更多的还是无奈,迫不得已只好说道:“好好好,你快起来吧,快起来。”

小毛崽破涕为笑,连连拱手,“谢谢大哥!谢谢大哥!”

其实,小毛崽一出现,汪杰便认真关注他了,见他穿着一件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捡来的,肥大的、脏兮兮的破旧工作服。头发和脸面虽然很脏,但五官却清秀俊美,生动可爱像个女孩子。尤其是一双大眼睛,亮晶晶的透着精灵聪慧。刚才听他说出了自己的身世,居然与自己的有几分相似,心中顿时一阵恻然,同情得眼睛都湿了,暗暗巴望着武壮能满足他的愿望,收入门下。

此刻,一听武壮答应了,汪杰抑制不住自己的喜悦和激动,赶忙上前来扶小毛崽,“好了好了,快起来,起来!”

小毛崽直起身,转向汪杰,连连说:“谢谢大嫂!谢谢大嫂!”

“不要乱叫!”武壮突然说。

小毛崽一头雾水,不叫大嫂,那叫什么呢?

武壮扳起面孔,生气地说:“她是汪杰,是姐姐。以后你就叫姐姐,懂吗?”

“懂了!”小毛崽脱口道。接着,冲汪杰甜甜地叫了一声,“姐姐好!”

小毛崽这一叫就再也没有改口了,在以后相处的日子里他也的的确确是把汪杰当成了姐姐。

而汪杰呢?觉得这个小毛崽虽是个弃儿,但她发现他不仅不像传说中所讲的那些弃儿那样,孤僻怪异、沉默内向、性格扭曲,反而乐观开朗,无拘无束,天真浪漫,乖巧可爱。听他喊自己“姐姐”,心里别提多惬意。“嗳嗳!”一个劲地应道。

打这以后,汪杰待他小毛崽也如亲弟弟一般,处处护着、疼着、爱着、宠着,就像是两人天生注定了就有姐弟缘似的。

虽然是出于万般无奈,情非得已才答应了让小毛崽跟着自己。但眼瞅着汪杰和小毛崽一见如故,姐弟般的亲热。转念又想想,汪杰这次跟自己回南江市的目的,她能有个小弟弟陪着,自己也会免去很多麻烦。再说,这小毛崽确实有趣可爱。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武壮这时说,一扫内心的乌云,由阴转晴了。

“嗳。”小毛崽应道,“大哥,我来拿包吧。”说完就想夺武壮的马桶包。

“不要了。你帮你姐姐拿吧。”武壮说道。

于是,小毛崽又转向汪杰,“姐姐,把包给我,我来拿。”

汪杰没有拒绝,把包给了小毛崽。小毛崽一接过旅行包,抓住提带随手就往身后一扔,把包背了起来。

汪杰借势把包给他整整好,暮然用姐姐的口气说道:“嗨呀,小毛崽,你看你的衣服,怎么这么脏哦?回去姐姐帮你洗洗,啊。”

听到这话,小毛崽偷着乐了,在心里咕噜道,有人帮我洗衣服了。嘿嘿,真好笑。

回到劳家巷武壮的家,武壮安排汪杰睡里屋,他和小毛崽睡外屋。

一看完电影,施春生和李军、方建兵几人就来找武壮了,邀他出去跟兄弟们一起吃饭,武壮正巧有事相求,当即答应了。

临出门时,武壮把汪杰拉到了一边,把两张电影票和一块钱给了她,交代她说家里有米,让她买些菜回来,就和小毛崽两人在家做饭吃。

武壮一走,汪杰就要小毛崽跟她一道来打扫房间,整理家务了。可小毛崽何许人也?哪有这份心?只听他对汪杰说道:“姐姐,你弄吧,我出去找我哥们哈。”说完抬腿就想往外跑。

“回来。”汪杰立刻叫住了他。可是当小毛崽停住,回到她面前时,她又不晓得自己说什么好,支支吾吾地,“你?那你……记得回来吃饭哈。晚上我们还要去看电影呐。”

小毛崽说:“好咧!”一转身一溜烟就跑了。

“嘻嘻,这个小毛崽。”汪杰笑着自语道,“真是调皮啊!”

独自呆在屋里,汪杰并没立即动手打扫屋子,而是静静地打量起屋里的摆设和家俬来,最后在清清和武志曾经睡过的床铺上坐下,抚摸着床板,不禁心如灌铅,沉重下来,暗想;

他会让我在这住多久啊?这里……会是我以后的家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