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四十三章:忍气吞声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552 2017-05-14 17:52:26

  上午10时许,武壮和汪杰走进了市妇幼医院妇科门诊2室。室内有两个女大夫,一个约有47岁左右,另一个年轻一些,看上去30不到,两人正坐在办公桌前给前来问诊的女同志们问诊。

按就诊号码轮到汪杰就诊了,武壮陪她进去,并要她在年龄大一些的女大夫桌前坐下。

“你……哪里不好?”女大夫问汪杰道。

“我……”汪杰支吾着,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武壮。

武壮心领神会,可他再胆大,这会儿面对白衣天使,心里还是免不了直打怵,结结巴巴地回答说:“哦我们……她……做人流……”说完就老实巴交地把一切必须有的证明放在了桌上。

女大夫看了看证明材料,瞅了瞅武壮,然后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汪杰,问:“她……真是你丈夫?”

汪杰微微点了点头,胆怯而羞涩地低下头,玩弄着长辫子来。

女大夫又把目光移向武壮,问:“你们结婚多久了?”

“八个月了。”武壮答道,这都是他事先想好了的词。

“干吗非要做人流呢?”女大夫又问。

武壮有些慌张,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汪杰,支支吾吾地说:“我们,我们……我们不想这么早就要孩子。”

“你看,你妻子多虚弱啊!你这个做丈夫的要多体谅一下才行,能不手术最好还是不要手术。”女大夫说,又转向汪杰,问,“有几个月了?”

“可能有……快有四个月了吧。”汪杰用小到不能再小的声音回答道。

“快四个月了?!”女大夫微微一怔,“四个月了,婴儿几乎都可以分出男女了。做手术……大人很受伤的,你们可要考虑好啊!”

都说男人可以F流,但不可以下流;女人也可以F流,但千万别做人流。可眼下呢?武壮和汪杰都没吱声,他们哪敢做声呢?一颗心惶惶然的补补直跳。

“好吧,实在要做的话,你们就去吧。”女大夫说,从桌面上拿起处方簿在上面写了一些东西,然后撕下交给武壮,“去吧。”

听到这话,武壮顿时感到有一种过了关的轻松感觉,谢天谢地啊!收起证件和处方就要离开。

哪知,还没出门就听坐在女大夫对面的一位年轻大夫,不知何故,忽然很气愤地冒出了一句,“我看他两,根本就不是夫妻关系。哼哼,男人啊真没一个是好的。”

听到这话,武壮停了下来,眉头一下子就锁成了一团,那张有一道伤疤的俊脸当即便黑了下来,流露出了一丝愤怒,好像要转身过来与那女大夫理论似的。

目睹,汪杰吓了一跳,生怕武壮会发脾气,节外生枝,忙扯了一下他的衣袖,低声说:“走吧,去检查。”

武壮沉闷地“嗯”了一声,走出了门诊室。

接下来的一些检查及手续还算顺利,11点不到,汪杰就进入了手术室。手术室的门一关闭,武壮便走到一边,掏出香烟大口大口地抽了起来……瞧他那样,不难想象他心里别提有多郁闷、憋屈。

人流手术花了40分钟的时间。完毕,汪杰被推进了病房。到床前,武壮把她抱起来放在了床上并为她盖上了被子,然后轻声问她:“还好吗?”那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令汪杰痛苦、耻辱而绝望的包袱终于卸去,尘埃落定,她感到无比的轻松和舒畅,心中本来就对武壮充满了感激。这会儿又听到他如此关心的问话,一阵强烈的感动,眼里刹那间便出现了一道雾气,但她强忍着不让泪水流下来,紧抿着嘴唇对他微微点了点下颌……

这时,两位护士过来为汪杰点滴输血。

本来术后推汪杰进病房,武壮就觉得奇怪,这会儿又要输血,那就更觉得匪夷所思了,正要询问时,就见一位50岁左右的妇科大夫随后进来了,就是她为汪杰做的手术。一到跟前,她就没好气地问武壮:“你是她丈夫?”

武壮说:“哦,是的。”

妇科大夫板着面孔指责道:“你也太残忍了吧?!怎么可以这样呢?四个月了还人流。你知道你妻子要受多少罪吗?哼!”接着,又貌视玩笑地说道,“你们男人啊,就晓得自己寻快活。哼,真是的。”

把单小小送去医院后,一路过来,武壮都在受着冤枉气,他都忍气吞声,打碎了牙往肚里咽,忍了。刚才在门诊室里也莫名其妙地被人白眼、辱骂了一番,现在又……这叫什么事啊这?真是悲催啊!不过他还是没做声,继续忍气吞声保持着沉默,沉默是金嘛。

武壮性格中的坚韧、隐忍的成分也就是这样一点一滴地积累铸造起来了。

果然,这妇科大夫见武壮没做声,而且神色楚楚,不由得心生同情,视乎暗想,小两口也难啊!于是,立马改变了脸色和口气,态度温和了许多,用长辈的口吻对武壮说道:“你们这小两口呀,真是不懂事。你自己瞧瞧吧,她的身体有多虚?刚才流了很多血,给她输点血。另外,你们以后可要注意避孕,可别只图一时快活,毁了一辈子,懂吗小伙子?”

武壮哪会懂这个,一头雾水的,但他还是点了点头,含含湖湖地应道:“哦,我懂,懂!”

“你看你妻子都瘦成什么样子了?你呀你……唉,怎么说你好呢?输血大概要一多钟头,完了就叫护士吧。另外,给她换一条内裤吧,卫生一点。再多准备一些纸。还得给她好好补补,她是你妻子,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人,你呀要珍惜。”妇科大夫说完,就和工作完毕了的两护士一道离开了。

“唉……”武壮百般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搬来一个方凳在床边坐下,看着脸上没有一点血色,身体瘦弱却不失美丽与性感动人的汪杰,内心恻然,柔声说,“换一条短裤吧。”

汪杰平躺在床上,身上盖了一床白色被单的薄被子,左手在点滴输血,双脚弓起向两边扒开着,想动可又动不了,想说什么却又不敢说似的,那个急呀!

武壮看了一眼输血的管子,又瞅了瞅汪杰露在外面的两条白皙细腻的小腿,咽了一口口水。迟疑了好一会儿,终于一咬牙,不顾男女之别,伸手进入被子里把汪杰的内裤脱了下来,当看见上面的斑斑血迹时,本能的弯下腰做出呕吐状。

片刻,武壮呼出一口大气,没有再看她,把要带回去洗的东西塞入马桶包里,然后直起身,走了。

武壮一出门,汪杰眼里的泪水便顺着眼角默默的滑落了下来……

输血完毕,武壮跑去了问了大夫,可以出院不?那位妇科大夫说,最好是住两天院。武壮本不想让汪杰住院,因为他没钱。但转念一想,怕大夫又说他是无情之人,冲他臭骂“男人真没一个是好东西”。再者他也怕耽误了汪杰的身体,只好答应了住院。

汪杰,那可是喊了他“大哥”的妹妹哦。

离开医院后,武壮当即就去找了施春生,把汪杰的遭遇告诉了他,并请他帮忙去向兄弟们借些钱来,以后会还的。话一出,施春生便义气地说:“借什么借呀?我去弄就是了。”然后四处活动弄钱去了。

李军、方建兵等人一听说是武壮急用钱,二话不说纷纷争先恐后地掏腰包,五块十块的没一会工夫便凑足了三百元交到了武壮手。三百元,在当时来说可不是个小数目啊!

都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有钱好办事嘛。

武壮凑足了钱,但他要办的事情却不那么好办。啥事呢?就是汪杰的去与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