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四十六章:很烦很烦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393 2017-05-15 20:42:27

  武壮没注意汪杰的表情变化,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缓缓地说道:“他们的理由倒是很充分,无懈可击啊!他们说你的户口已经被注销,在农村,已经不是本单位的职工子弟了。而且,你父母也早已不在人世,你奶奶也不在了,没有资格享受单位的住房。唉,真是难办啊!没有想到,我在江湖上跺跺脚,大地也要抖三抖,无论什么事,只要我出面,没有人不会,也没有人不敢不给面子,不敢不买帐。可是……可是,一出江湖,与企业事业的干部领导们打交道,这个,这个……什么行情?走什么路子?找什么人,拉什么关系?讲什么话,说什么情,我竟然一点也不懂,就象是一个睁眼瞎子一样。”

说到这,他停了下来,吸了口烟,接着又说:“这段时间,我始终都在想一个问题,过去,我依靠拳脚功夫,凭着一身的武艺,胆量,义气,在江湖上混,在江湖上闯,叱吒风云,是大哥是老大。可如今,我怎么……怎么就寸步难行,这么困难呢?”

无疑,这番话是武壮穷则思变,不甘于人下的内心独白。可是汪杰对此根本就不能理解也根本不懂,好端端地忽然哭了起来。听到她的哭声,武壮好奇怪,转过脸来问:“你怎么啦你?好好的……你哭什么啊?”

不料,汪杰却又一下子表现得十分倔犟,任性,用力说:“不要你管!”

“不要我管?!”武壮诧异了,“你到底怎么啦?”

汪杰打断他,叫了句“大哥!”擦了一把泪,然后坚定地说:“是我不好,我很清楚。自从跟你出来以后直到今天,我都是你的累赘,我?我……人贵有自知自明。我不会连累,再也不会连累你的,我明天一早就走!”

武壮简直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汪杰肯定的用力点了一头,“我汪杰不是傻瓜,我是一个坏女人,是不守妇道的石皮鞋。我早看出来了,今天也明白了,你咀上虽然不说什么,对我好,可你心里……”她又抽泣起来,“也一直看不起我,我不用你赶,我自己会走,我……”

听到这,武壮算是全明白了。顿时火冒三丈,突然雷鸣般地大吼一句:“你混蛋!”

汪杰惊了一激灵,目光移向武壮的脸,当即就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吱声了。因为,她这会儿看到的他的神情跟在知青点抽她耳光时的神情一模一样。更何况还有那一道伤疤在烘托着,更显得凶神恶煞,狰狞可怖,令人不寒而栗。可不,汪杰怕得要命,牙齿打颤哆哆嗦嗦地叫了一句,“大……哥!”身体也开始畏缩,发抖……

哪知,武壮猛然从床上下来,用力摔掉烟头,指着她吼道:“不要叫我!我当不起!你要走,不要等明天,现在就走!马上就走!”

汪杰吓得筛糠,胆战心惊一脸惊疑地瞅着他,眼里闪动着晶莹莹的泪花。她不明白他为何突然大发雷霆,对他恶声恶气。

见此,武壮许是于心不忍,只见他强压了一下怒火,可又难以压抑似的,依然是很气愤,非常情绪地说道:“汪杰啊汪杰,你怎么就这么不懂事啊你?我,我只不过是说出了一些目前我们兄弟姐妹面临的困难,又没说你什么,可你?你怎么就……就这么多心呢?你说,我哪点说错了,啊?没有工作,挣不到钱,我们吃什么?不找房子,我们住什么?睡在马路上?现在,我,你,小毛崽三个人不会饿肚子。可是清清和猴子他们呢?怎么办?现在知青开始返城,我们明天去接他们,全部回来了,你想想,我们这些孤儿,兄弟姐妹,一大家子人,吃什么?住哪里?找工作这么困难,而眼下最困难最难办,最头疼的就是住房问题,懂吗?你知道吗?这几天,我还去了猴子和扁头、秀才他们父母的单位,他们三个人的情况和你一样。他们也是孤儿,我们兄弟姐妹,我是大哥,是你们的大哥,我不为你,不为你们这些弟弟妹妹想,谁为你们想呢?我只希望你们,只希望我们这些兄弟姐妹都能走出水深火热的穷日子,过好一点,不要象过去那样捡垃圾扫盘子,你懂吗?不要我管?!哼,你,你一个女人,这个样子,这也怕那也怕,我不管你行吗?哭,流眼泪,能解决问题吗?还有,你说你是……我不是叫你不要再说吗,可你?说我看不起你,你说这话对得起你自己的良心吗?哦,你以为咀巴上讲好听的就是瞧得起你了?告诉你,靠咀巴是没有用的,懂吗?是靠不住的,而你……”说到着,他重叹一口气,大步走了出去。

听到这番话,汪杰才如梦出醒,幡然醒悟,天哪,是我多心了,太多心了呀!肠子都要悔断了。

这时,小毛崽过来了,他一直都在偷听着,埋怨汪杰道:“姐姐,你呀真好笑也。大哥对你这么好,你还气大哥,真傻呀你!”

汪杰猛然抓住小毛崽的手,慌乱地说:“快去,快去劝一下大哥,替姐姐求情,认错!”

“我可不敢去。”小毛崽面露怯色地说道。

这时,门外传来了武壮打拳时发出的“嗨!嗨!”的叫喊声音。

小毛崽在床上坐下,望着门外,难过地说:“大哥又打拳了。这几天,大哥天天深更半夜打拳,他心里很烦很烦呀姐姐。你呀,且!真是好笑。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汪杰又推他,“快去陪大哥,快去呀。”

“我真的不敢。”

“唉呀,好弟弟,不怕撒。听姐姐的话撒,快去呀,我的好弟弟!”

这样一来,小毛崽才无奈地下床出去了。但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汪杰一怔,问:“你怎么回来了?”

小毛崽懒洋洋地在床上坐下了,嬉皮笑脸地说:“嘿嘿,真好笑也。你让我劝大哥,陪大哥。可大哥又要我回来劝你,陪你。我只有听大哥的咯。”

“劝我?”汪杰一头雾水。

“是呀劝你,要你不要多心,不要哭,大哥说,妹妹都是他的心头肉,要你放心。嘿嘿,真好笑,大哥还说……”

“还说了什么?快告诉姐姐!”

“大哥还说,我小毛崽也是大哥的心头肉,小兄弟。嘿嘿,真好笑。”

“小毛崽,过来!”门外又传来了武壮的声音,“我们来打拳。”

听到武壮叫他,他答应了一句:“来了。”便跑了出去。

这段时间,武壮几乎夜夜教小毛崽练拳打拳,还有一些格斗的功夫。小毛崽练得也特别起劲,没几天时间,他的腿脚便厉害了很多,使得心里都痒痒的了,成了好斗的小公鸡总想着找人打架,实践实践。

房里只剩汪杰一人了,只见她浑身无力地在床上坐下,啜泣的低声说了一句:“大哥,真好啊!”之后,便在心里暗暗发誓,要求自己,以后再也不能气大哥,惹大哥生气,一定要乖乖的,乖乖的……

可是,她又是如何乖乖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