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四十八章:拔刀见红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365 2017-05-16 19:21:08

  “有了小弟弟,那我小妹的地位不就提高了吗?”楚楚暗想,觉得这很有趣。于是走近小毛崽,睁着大眼打量起他来,猛然惊奇道:“哟,小弟弟长得好秀气哦!”又转向清清,问,“姐,你看,他漂亮吗?像不像亚瑟?”

“亚瑟”是小说《牛虻》中的人物,也就是年轻时的牛虻。

清清、楚楚都很喜欢《牛虻》这部小说,尤其是清清,都看三遍了。经楚楚一说,她也认真地打量起小毛崽来,果然发觉,这小毛崽的容貌还真如小说中所描写的那样,“……长长的睫毛,敏感的嘴角,直到那纤小的手和脚,他身上的每一部分都显得过分精致,轮廓过分鲜明。要是静静地坐在那儿,人家准会当他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很美的姑娘;可是一行动起来,他那柔软而敏捷的姿态,就要使人联想到一只驯服了的没有利爪的豹子了。”

不过,唯一不符的就是,用“纤小的手和脚”按在小毛崽手和脚上,经过武壮这么久的训练,他的手与脚早就不是纤小的了。

“像,真是太像了!”清清连连赞道,忍不住也走近小毛崽,由衷地说,“漂亮,真漂亮啊!”

这话夸得小毛崽有些很不好意思了,“嘿嘿”憨笑着往汪杰身边移近了一些,依偎在了她身旁。

见此,楚楚更觉得有趣了,也更喜欢这个小弟弟了,嬉笑着说:“哟呵,小弟弟还会害羞呐。嘻嘻,好可爱哦,来来来,让楚楚姐姐亲一下。”说着,她就棒着小毛崽的脸蛋在他脸颊上亲了一下,亲完还故意大声“嗯吧”了一下,接着“咯咯,咯咯”大笑起来。

这样一来,小毛崽低下了头,一个劲地憨笑,更腼腆、羞涩起来,竟然有些不适应似的搂住了汪杰的手臂。汪杰也觉得很有意思,抬手保护般地搂住了小毛崽,笑着小声冲楚楚说:“楚楚,别逗了。”

忽然,楚楚转向武壮,一脸正色地说:“小弟弟像亚瑟,那大哥嘛,就像……牛忙!”说完,又捂住嘴巴发出了一串串“咯咯”银铃般清脆的笑声。

武壮也看过《牛忙》的小说,晓得书中的牛忙是个怎样的人物。楚楚之所以说他像牛忙,无非就是说两人脸上都有一道疤而已。于是,他要楚楚别乱联系,瞎比喻。接着,他就问起了回城的事。清清告诉武壮,说他们几个都拿出了村里开的“回城证”,算是正式脱离农村,返回南江市了,并拿出“回城证”给武壮过目。

“清清,我的呢?”汪杰忽然问,满脸充满了期待。

楚楚抢先说:“你的他们不给开。”

听到这话,汪杰敏感地意识到了什么,眼里当即出现了泪光,垂头丧气玩弄着长辫子不再说什么了。武壮就问清清,村里为何不让汪杰回城?清清说,她找过了那个负责知青返城工作的村长,可村长死活不肯开,理由是汪杰的情况比较特殊。

这个“特殊”指的是什么?武壮不是很明白,但汪杰没能得到“回城证”这使他很郁闷,脸色阴沉下来,想了好一会他才用力说,“汪杰,小毛崽,走!跟我去一趟。”

猴子立刻说:“我也去!”

这话,扁头也想说的。可是还没等他开口,就听武壮说道:“不用了。你们这几天赶紧把户口和住房的问题解决了,其他的事嘛,等我回来再说吧。”

三人走在去胡家坊的路上,汪杰的心情忧伤得很,没说一句话,一直落在最后面。小毛崽几次催她走快些,可她就是快不了,就跟脚上灌了铅似的沉重。

出了南江市,上了乡间小道,汪杰依然是落在后面一大截。小毛崽急了,返回头拉住她的手,埋怨道:“姐姐,干吗呀你?就跟掉了魂样的。哼哼,真好笑。走这么慢。”

“唉,我哪里走得动哦我。”汪杰难过地说。

“嘿嘿,姐姐,我晓得,你是怕我和大哥弄不到你的‘回城证’是吧?!”说到这,小毛崽诡秘一笑,从腰间拔出了一把三角刮刀,在汪杰眼前晃了一下,又说,“他们要是不开,我就……”

看见刮刀,汪杰吓坏了,“不要啊小毛崽,要是被村里民兵晓得了,非打死你不可。”

“打死我们?!哼哼,真是好笑。”小毛崽把刮刀收藏起来,又拉起汪杰的手,催道,“快点走了,快快快!”

赶到胡家坊,武壮在村部找到了负责知青返城的那个村长,开口就严厉追问他,为什么不给汪杰开“回城证”?

这村长不认识武壮,刚进来时,对武壮倒还挺客气的,请他坐下,问他有啥事?没料想,武壮的问话竟是这般不礼貌。刹那间便改变了态度,板着脸反问武壮:“你是什么人?”言下之意就是,你怎敢这样跟我说话?老子可是一村之长哦!

武壮哪管这些?此次赶来胡家坊,他势在必得,一定要弄到汪杰的“回城证”。于是,他逼视着村长,又说:“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为什么不放她回城?汪杰也是知青,政府有政策,也有文件,她完全可以返城的。村里的知青不是都回去了吗?”

村长也不含糊,当仁不让,正襟危坐,“政策有,文件也有,但这对汪杰不管用。你要知道,城里下来的知青,大都是好样的,他们……”

“你别跟我打官腔,我可不吃你这套!”

“这不是官腔。你要清楚,汪杰的生活作风,道德品质,政治思想都有严重的问题。这样的人,我们不能放,不能……”

说到这,村长忽然哽住了,因为他看见小毛崽拔出了锋利的三角刮刀,正指着他的脸。

武壮事先并不晓得小毛崽带了刮刀,眼见他拔了出来,好像要动手似的,不禁大为吃惊。但事已至此,也不必顾忌那么多了,既然拔了刀,那就得见红不是?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吧。于是,他突然抓住小毛崽的手,夺下刮刀,然后对着村长放在桌上的左手手臂扎了下,但用力却不是很大。

“哎哟!”村长顿时嚎叫一声,“你,你……”

武壮突然又拔出刮刀,脸上杀气腾腾,“快开证明!”

说起来,这村长负责知青工作已多年,啥样的没见过?这回算是遇到玩命的了。为了返城,敢玩命行凶的还真不少见。得了,咱也犯不着太认真了,没准搭上命,上哪喊冤去呀?于是,村长不敢怠慢,忍痛为汪杰开了“回城证”然而,他的心里却是愤怒得不行。等武壮三人一出门,他立即报告了村里的民兵,带着几十个民兵朝着通往南江市的方向追了过去,抢先在三人回南江市的必经之路上布置了人手,只等武壮三人过来,一起抓获。

那村长的手臂已经包扎了,只见他双手叉腰,气愤的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了,在路中间来回地走动着,嘴里不停地恨恨自语:“老子逮住你们非弄死你不可,哼!”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