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职场 男子汉

第七十章:要对人家负责

男子汉 新新向农 2120 2017-06-26 19:13:30

  “还那个了。”

听到这,汪杰仿佛明白了什么。顿时紧张起来,这实在是太意外了,难以置信。于是,她严肃地问道:“你们还怎么啦?快说啊!什么这个那个的,莫名其妙,你说清楚点呀你!”

“我们还,还……”小毛崽支支吾吾,不晓得咋说了,因为那动作,电影里可没有演过,咋说才好呢?“就是,就是……是,我在上面,她在下面。然后我就,就……那个了。”

听到这,小毛崽这会说的“那个了”是指那个了,汪杰已然明明白白地确信了,惊讶之余却不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因为在她看来,小毛崽还不到18岁,乳臭未干,怎么可能,怎么可以就那个了呢?这太荒唐了,太不可思议了。于是,她板下脸来,又厉声逼问:“你说的是真的?没骗姐姐?你真的那个……上了苗苗了?”

小毛崽得意洋洋地说:“嘿嘿,真是好笑!我骗你干吗呀我?我就……”

“你、你要死哟你!死毛崽,你这不是……不是……”汪杰气得拍打了一下小毛崽,又一脸严肃,紧张地问,“嗳,我问你,苗苗疼了吗?她……流血吗?”

“她喊了好疼啊,也流了血啊!可是……嘿嘿,真是好笑!后来就不喊疼了。”

“我说弟弟呀,你才多大呀你?怎么可以……你知道你这样做的后果吗你?”

“后果?什么后果?”小毛崽莫名其妙,暗想,后果就是爽啊!

毫无疑问,汪杰想起了自己曾经被人“那个了”,而遭来了“灭顶之灾”,她好想告诫,提醒小毛崽说,你这样做的后果就是会造成对方怀孕,一旦怀孕,不堪设想,不仅伤害对方的身体,更会伤害到对方的名誉,给对方带来巨大的痛苦。可眼瞅着小毛崽天真幼稚,一脸茫然,啥也不懂的表情,只好把那话给咽了回去,“触景生情”忧伤的叹了口大气……

见此,小毛崽莫名其妙,问:“姐姐,你怎么啦?好好的,叹什么气呀你?不舒服了?”那关切之情溢于言表。

汪杰很感动,抓住他的手,然后用大姐姐教育小弟弟的口吻说道:“弟弟,姐姐跟你说哈,你跟苗苗的关系现在已经不一般了,她是你的人了,那你就得对人家负责。”

小毛崽惊了一激灵,“什么什么?你说什么?苗苗她……是我的人了?我还要……负责?!你什么意思呀姐姐,我怎么听不懂啊?你说,我要负什么责?我干吗要负责?”

“我的意思就是,就是你要好好地对她,以后娶她,跟她结婚,成家。你们……”

对苗苗好,那是必须的。可是“结婚”,“成家”。这可是小毛崽根本没想过的两个词。于是,他打断了汪杰的话,惊奇地问:“结婚,成家?我要跟她,跟苗苗结婚?成家?嘿嘿,真是好笑也。”

“是的,结婚、成家!”汪杰严肃地说,“你可不许甩了人家,不然,你就是流氓。”

这话可让小毛崽觉得匪夷所思了,“姐姐,你说什么呀你?我不就是在泡妞吗?不就是跟她搞了两次吗?凭这,我就要跟她结婚啊?不结婚就是流氓啊?切!真是好笑耶!”

无疑,小毛崽对世间的礼法人情,道德传统,婚姻家庭……等等,压根儿就是一窍不通,浑然不知。但在汪杰看来,他的态度未免轻佻,嘴里吐出来的那个“搞”字,更是流氓语言,听着特别刺耳,令人气愤不已,当即便要发作。

哪知,聪明机灵的小毛崽已然看出了苗头不对,灵机一动,三十六计,走为上。眼不见心不烦,耳不听心儿静嘛!于是,还没等汪杰开口,他便站了起来,说道:“好了好了姐姐,你睡觉吧,电扇给你吹,我到屋顶上去睡。”然后到自己床前,卷起席子就跑了出去,任汪杰气得直叫唤,他也没搭理。

那年月,物质贫瘠,家庭中有台式风扇和吊扇的人家少之又少,空调更是没见过,人们消暑解热的办法,不是借助电风扇,就是依靠扇子扇,再就是自然风了。所以,每到夏季,南江市的人热得实在受不了了,就会把家里的竹床子和竹板子搬出来,家里人,或是左右邻居,三人一群,五人一伙的在室外纳凉,伴随着家长里短的海聊,家事国事街头巷尾里的事,啥事都说,都议,倒也自在快乐,惬意逍遥。等到聊够了,说过瘾了,觉得困了的时候,大家就会各自在自己的竹床上挂起蚊帐,睡在里头。不过,这般情景,现在的大都市里很难再看到了。

进入夏季以来,小毛崽就常常是卷着席子爬到别墅顶上睡的,躺在星星下面,怎么都比天花板下面要凉快,尤其是进入子夜以后,晚风一起,更是凉爽舒服。

来到屋顶,把席子一铺,枕头一放,小毛崽便躺下了,想起刚才汪杰说的那番话,他抓破了头皮也想不明白,那是什么道理,什么逻辑?最后索性也就不想了,身子一侧便要睡去。

不想,就在这时,汪杰从楼梯上爬了上来,但她不敢上屋顶,把毛巾毯子扔给了小毛崽,叮嘱他到了凌晨要用毯子盖着肚子,别着了凉,那会生病的。等汪杰一走,小毛崽便自言自语道:“姐姐对我真好啊!就是太啰嗦了。”

没错,汪杰待小毛崽真像是待亲弟弟一样,关爱倍至,呵护有加,丝毫不亚于武壮。但爱之切,就不免求之苛,责之深。

这不,回到房间,躺在床上,汪杰只觉得心痛,为小毛崽的行为和他暴露出来的不负责任的态度而感到心痛。于是,她打算明天好好说说小毛崽,要他别玩弄女性,干那伤天害理之事。但冷静一想,又觉得不怎么合适,小毛崽的所作所为视乎还够不上玩弄女性,更没到,起码现在还没到十恶不赦,令人不齿的地步。再者说了,即使是发展到了那一步,凭他小毛崽顽劣的,桀骜不驯的性格,他能听她这个做姐姐的吗?要晓得,这家伙的眼里除了大哥,谁也不认啊!

对了,告诉大哥,让大哥来管管他!汪杰忽然有了这样的想法。但转念一想,又犹豫起来,自问:跟大哥说这样的事,这合适吗?

……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