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爱过的人都像你

第三十六章 窃贼

爱过的人都像你 mitchellmiki 3072 2017-05-21 22:18:22

  郝勒东满脑子都是武伊凡的各种样子,可是想起这统统的一切,郝勒东自己的角色总是在伤害武伊凡,从第一次在班级里当中羞辱了武伊凡之后,每一次,郝勒东带给武伊凡的只有伤害,而郝勒东做的,一次比一次狠辣。脑子中回忆的武伊凡,竟然没有一个是欢欢喜喜地看着郝勒东的样子。郝勒东想时间回转到和武伊凡相遇的每一个时刻,想用温柔和体贴对待和武伊凡的每一次相遇,可是就在郝勒东在这样想的时候,父母那两本离婚书再次跳跃在郝勒东脑海里。

郝勒东突然蹲下,抱着头蹲在那里,把自己的头埋在一片黑暗中,好像世界只剩下自己这一片的黑暗,郝勒东心里满满地都是痛苦:伊凡,我想好好珍惜你,可是我害怕,害怕你跟着我吃苦受累,害怕你今后就跟杜唯禹好了,害怕我的生命中再也没有你,我害怕……

离家出走这么多年,狠得下心跟父母不想见,这么多年以来,郝勒东不曾掉下一滴眼泪,可是此时此刻,郝勒东第一次觉得那么害怕,眼泪一滴一滴掉下,打湿脚下的地面,此时此刻,郝勒东只想见到武伊凡!

郝勒东感觉不到自己的眼泪顺着脸颊滑到了脖子,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继续走下去的,不知道街上的人来人往和霓虹灯的闪烁,等郝勒东站定,抬头仰望的时候,入眼的是武伊凡家的漆黑的窗户。

该给武伊凡打电话吗?郝勒东掏出手机,手机屏上亮着的那么大的00:58的数字,在郝勒东眼里却模糊成一片,看不清楚写的是什么,郝勒东不知道自己怎么划开的手机,入眼的、满眼的都只有通讯录里的武伊凡和武伊凡这三个字下面的数字。脑子里闪过“该给武伊凡打电话吗”,还没想明白,意识还没清楚,电话却鬼失神差的已经拨出去了。

电话的光照亮了郝勒东半张脸,手机里传来好听的彩铃,可是郝勒东却好像什么也听不见,等待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凌晨一点,武伊凡早就睡着了,手机却拼了命的在武伊凡的枕头边叫嚣,震动加铃声,把武伊凡从梦中叫回现实,摸摸索索的找声音的来源,好不容易摸着了,根本没有睁眼看,武伊凡不知道怎么就已经接了电话。

“喂?”

朦胧的声音带着没睡醒的沙哑,郝勒东一下子就听出来那是武伊凡的声音。

“喂,伊凡,我,郝勒东。”

说郝勒东意识模糊,什么也看不见吧,但是郝勒东看到了通讯录里的武伊凡,还知道这是自己第一次给武伊凡打电话,还知道自报家门?!

“哦,郝勒东。”武伊凡迷迷糊糊的,呓语一般地重复了一遍。郝勒东?武伊凡一下子就坐起来,也清醒了,低头看一眼手机,凌晨一点零一分,武伊凡懵了。这深更半夜的,郝勒东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

“恩,什么事?”

“我在你家楼下,想见你,你下来。”

“这深更半夜的,你在我家楼下干什么,快回去。”

“我想见你,我等你。”

“这深更半夜的,我不方便下楼,你回去吧。”武伊凡也有点急了。

“我等你,伊凡。”

郝勒东说完这句话,手已经渐渐垂下,手机掉地上也毫无知觉,武伊凡在电话那头就听见“哐”的一声,发生什么了?这下武伊凡也惊了,拿着电话穿上拖鞋就,抓起放在一边的钥匙就出门下楼。

武伊凡下楼,看见单元门口站着个人,武伊凡吓一跳,那个人站在灯光的阴影下,低垂着头,浑身散发着阴郁的气息,让人莫名地感到害怕。武伊凡又拿起电话,拨通刚刚给自己打电话的那个号码,手机在那个人的脚下响起来,武伊凡这才敢走进那个阴影中的人。

武伊凡走进郝勒东,试探性地歪头看着郝勒东,试探性地问:“郝勒东?你这是怎么了?”

听见武伊凡的声音,不用抬眼看就能感受到眼前人浑身散发的,武伊凡独有的气息,郝勒东没有回答武伊凡,一下子抱住武伊凡,用力的抱着,恨不得把武伊凡融进自己的骨头里。

武伊凡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接着又被这用力过猛勒的喘不过来气。

“郝勒东,你这是怎么了。”

武伊凡这一问,郝勒东拥抱自己的紧张的力量没有了,随之是压在自己身上的郝勒东的沉重的身体,而且这沉重的力量还在往下滑,武伊凡觉得不对劲,奋力撑开郝勒东去看时,郝勒东已经昏迷,从郝勒东鼻孔中喷出的气息,武伊凡知道郝勒东喝酒了。

郝勒东喝酒不是关键,现在的关键是郝勒东在自己怀里睡着了,武伊凡去拍郝勒东的脸,试图叫醒郝勒东,这拍脸不要紧,一拍才发现郝勒东的脸滚烫,再去摸郝勒东的额头,居然发烧了,而且这温度,还是高烧,所以现在,武伊凡看着郝勒东,郝勒东这到底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

武伊凡头都大了,这深更半夜的,武伊凡因为着急还只穿着睡衣就下楼了,怎么办才好!

武伊凡继续拍打郝勒东的脸,不管郝勒东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了,能把郝勒东叫醒最好,就算他去不了别的地方,去自己家也要他能走路才行。

啪啪……

啪啪啪……

使劲,再使劲,传来的是武伊凡打在郝勒东脸上脆亮的声音。武伊凡觉得自己要把郝勒东的脸拍肿了,可是郝勒东仍然没有丝毫反应,终于,武伊凡放弃了,决定自己背也要把他背回家。

说是背,不如说是半背半拖,武伊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郝勒东拖进电梯,进了电梯那一刻,武伊凡清醒了,幸好自己是在城市,要是在乡下奶奶家,住个几层的楼房,根本没有电梯,武伊凡转头看看背后的郝勒东,要真是那样你就惨了,直接就扔大街上不管了!

看来武伊凡心情还算不错,心里编排起郝勒东来还能开开玩笑。

终于,武伊凡把郝勒东搬进了自己的家里,搬进了自己的房间,扔在了自己的床上,找来退烧药强行给他灌下,武伊凡已经累得不行了,第二天可是还要上班呐,武伊凡直接自己抱了一床被子去客厅沙发上睡了。

第二天,武伊凡不是自己睡醒的,也不是手机铃声叫醒的,是被父母叫醒的,自从武伊凡上大学到现在,父母已经不叫她起床,这还是第一次。

武伊凡迷迷糊糊睁开眼就对上自己母亲担心的脸。

“伊凡呐,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在客厅睡着了。”

武伊凡昨天倒在客厅睡着之后,并不知道之后发生的事情。武伊凡背着郝勒东进房间,动静那么大,武伊凡的父母也听见了那么的动静,可是当时武伊凡的父母以为是家里进了小偷,为了安全着想,武伊凡的父母就决定宁愿让小偷偷,也不要出去和小偷争执,如果小偷狗急跳墙,很有可能伤及生命。武伊凡的父母虽然那么想,但是还是很担心武伊凡一个人在房间的安全,终于等到外面安静了,武伊凡的父母才观察着外面的情况,觉得安全了才走出房间。

走出房间,武伊凡的父亲巡视客厅,以防不测,武伊凡的母亲在武伊凡父亲的掩护下直接奔向武伊凡的房间,这个时候最重要的就是确认武伊凡的安全。武伊凡的母亲正欲进武伊凡的房间,突然被武伊凡的父亲拉住了,武伊凡的母亲顺着武伊凡的父亲指示的方向看到了在沙发上睡得正酣的武伊凡。

“伊凡怎么会在这里睡着?”武伊凡的母亲奇怪地询问武伊凡的父亲。

武伊凡的父亲也不知道具体情况,但是武伊凡的父亲一下子担心起来,眉头紧蹙,说话也急促起来。

“孩他妈,快去看看孩子衣服穿得整齐不。”

武伊凡的父亲这么一说,武伊凡的母亲也立刻反应过来:该不会是小偷做了不轨的行为吧!

武伊凡的母亲立刻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武伊凡跟前,看了武伊凡父亲一眼,武伊凡父亲马上转过身去,武伊凡母亲开始给武伊凡查看身体,确定没事才放心地回到武伊凡父亲身边。

“怎么样?”

“没事,明天问问伊凡就知道她怎么就半夜睡到客厅了,别叫醒女儿了,她明天还要上班。”

两个人商量定了这才回房间睡觉,这觉也睡不踏实,还不到六点就起来开始叫武伊凡了。

看武伊凡迷迷糊糊那样子,武伊凡母亲又问了一遍。

“伊凡呐,你昨天不是回房间睡觉了吗,怎么又在沙发上了?”

“恩?沙发?”武伊凡一时没反应过来,低头一看,自己确实在沙发上:难道我昨天梦游了?武伊凡傻傻地回忆着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就像做梦一样,突然如梦初醒。

“妈,郝勒东呢?”

“郝勒东?谁啊?”

武伊凡母亲这么一问,把武伊凡问醒了,郝勒东在自己房间睡着,而且还发着烧。武伊凡急急忙忙穿上鞋,踉踉跄跄地往自己房间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