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爱过的人都像你

第四十章 问题青年

爱过的人都像你 mitchellmiki 3059 2017-05-30 21:48:45

  武伊凡没有办法跨过杜唯禹这个坎去给郝勒东一个机会!

在武伊凡最伤心难过,以为自己快要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是杜唯禹在自己身边陪伴鼓励自己,杜唯禹的温柔细心更是融化着武伊凡冰冷了的心,杜唯禹心里因为郝勒东而产生的恐惧从来没有跟武伊凡说过,害怕武伊凡伤心、难做,甚至是见父母这样的事情,杜唯禹害怕武伊凡不接受,都一直在拒绝自己的父母,甚至都没让武伊凡知道他父母要见她的事情……

杜唯禹的体贴融化着武伊凡冰冷的心,偏偏武伊凡冰冷起来的心全部都是因为郝勒东,在酒店那次之后,彻底冰冷,如今就算郝勒东明白自己的错,想要弥补,就算武伊凡心里还是放不下郝勒东,也都已经晚了。

“太迟了,一切已经没办法改变了。”武伊凡如实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学姐,不会太迟,你跟杜学长不是还没有结婚吗,给我哥一个机会,让他们两个公平竞争,你再重新选一次行不行。”

“郝恬恬,”武伊凡有点生气了:“现在说这话还有什么意思呢。让郝勒东也趁早放弃这段感情,开始一段新感情吧,”武伊凡说着莫名地想到郝勒东拉着吧女的样子,对郝恬恬说话也丝毫不客气:“他不是挺会交女朋友的吗!”

郝恬恬听出来武伊凡生气了,可是郝恬恬还是不得不继续说下去,她今天来的目的还没有达到。

“学姐,你误会了,我哥从来没有认真地交过一个女朋友,在他心目中,这辈子除了你,他不知道还能娶谁。”平静地说完这句话,郝恬恬语气突然低落很多:“学姐,白华哥也跟你说了,我哥是因为我爸妈离婚才成了现在这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哥仍然过不去那个坎,从他高中离家出走到现在回来这个城市,这么多年他没有回过一趟家,也没有见过我爸妈一面,他心灵上的这个伤,也只有你能治愈了。学姐,我爸妈想见我哥,想的头发都白了很多,学姐,就算你不答应和我哥交往,你看在我是你学妹的面子上,你帮帮我哥,帮帮我爸妈。”郝恬恬说着说着已经是要哭了。

武伊凡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武伊凡知道郝勒东父母离婚的事情,也只是只知其一,郝勒东去外面打工的事情武伊凡也知道,但是不知道那是郝勒东离家出走,更加不知道郝勒东竟然这么多年不曾见过自己的父母。就算武伊凡再怎么心硬,再怎么想要跟郝勒东保持距离,听见这样的事情,武伊凡也不能平静。

“恬恬,到底是怎么回事,郝勒东这么多年都不曾回过家吗,这两年他不就在本市吗?”

“学姐,很多事情你不知道,我哥在外三年不曾跟家里有任何联系,回来之后我也是在学校意外见到我哥才知道他回来了,他还不让我爸妈知道他回来,他说,如果我告诉爸妈知道他回来了,他还会离开,而且再也不会来,谁也找不到他。”

“他这样说?”武伊凡满是惊讶:“那你爸妈就真的不知道他回来了,还天天为他担心。”

“我不忍心看我爸妈那样操心,我告诉我爸妈我哥回来了,我也跟我爸妈说了,如果他们去见我哥,我哥就会离开这个城市再也不回来,我爸妈就忍着没有去见我哥,不过我答应我爸妈一定要想办法让我回来。学姐,现在你就是我的希望,我不求你接受我哥,只求你能让我哥跟杜师兄公平竞争。”

“恬恬,感情的事情不能强求。”武伊凡说着,自己心里都感觉理亏,毕竟自己真的还没有办法放下郝勒东,可是就任由自己感情任性,去伤害追了自己三年半,刚交往了几个月的杜唯禹,武伊凡也做不到,她现在能做的,就只是尽自己所能帮郝恬恬,劝劝郝勒东。

看着郝恬恬渴求的脸,武伊凡心软了:“恬恬,我可以帮着劝劝郝勒东,但是感情的事情,我不能随便做出承诺。”

“谢谢你,学姐,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既然决定帮忙了,伊凡,跟我去见见东子,他这时候正是需要你的时候。”

武伊凡还来不及反应,被杨白华拉着手腕就走,郝恬恬在武伊凡身边跟着。

武伊凡一眼便看出来杨白华开的车是郝勒东的车,杨白华开着车一路前行,直直的开往Write酒吧。

酒吧后边的区域,一个偌大的沙发,郝勒东跟范天昊两个人,很明显都喝醉了,一个情绪低迷,坐在沙发上,头已经都快垂到地上了,还在不停地那桌子上的酒,一个看着情绪高昂,在沙发上跟着酒吧的音乐跳着、笑着、唱着。

杨白华看见这一幕也是惊呆了,本来让范天昊来是陪着郝勒东,别让他太过分了,这下可好,两个人一起过分疯狂。

“天昊,你怎么也醉成这样了。”杨白华去拉扯着范天昊,把范天昊从沙发上拉扯下来。

“唉,白花花,你来了,呵呵。我高兴啊,哈哈,我告诉你哟,我爸好好的公司不管,非要把他手中的股份给我百分之十,让我去替他管理公司,我告诉你,我爸就是故意的,小时候不管我,高中毕业随便就把我扔国外,现在好了,我学成归来了,我才在公司几年啊,他就让我管,我说我要自己闯荡,我想开一个酒吧,你知道的,白花,高中的时候我们说好的,你们在哪儿我就在哪儿开个酒吧,你说我爸,给我百分之十的股份就好了吧,我就有钱自己开酒吧了,他凭什么还管着我的账户不让我干我想干的事情,凭什么一定要让我给他管公司。”

范天昊越说越激动,说着说着拿起桌子上的一个酒瓶子,也不管里面还有酒没有,拿起就当成飞镖向一侧的镖盘上扔,到底是多年玩儿枪的人,扔的很准,力度也很大,那么厚的玻璃酒瓶子一下子就碎了,里面的酒沾了一墙。

“好了天昊,让你来陪东子的,你倒好,自己先疯起来了。”

范天昊听见杨白华说的话,一把甩开了杨白华:“就知道关心郝勒东,他是什么东西,不就是父母离婚吗,他至于这么多年还记挂着吗!哼,我爸妈也离婚了,我不是照样活得潇潇洒洒,我妈生意越做越大,我爸想把公司给我自己带着情人去潇洒,想的美。今天我就要让他什么也做不成。”范天昊说着就开始大面积的摔东西,杨白华拦都拦不住。

真正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的是武伊凡,她只是被杨白华拉扯来见郝勒东的,但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难道这三个兄弟都是问题青年吗?武伊凡忍不住打量了一下旁边的杨白华,那个自己闺蜜梁的男朋友,心里画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郝恬恬虽然也不明所以,不过跟着几个人熟悉了,这种事情,惊讶就罢了,不至于不知道该怎么办。郝恬恬推着、陪着武伊凡走到双耳不闻窗外事,依然在那里低头喝闷酒的郝勒东跟前。

“哥,你别喝了。”郝恬恬一把夺过郝勒东手里的酒:“伊凡姐来了,她来看你,你别这样了。”郝恬恬再一次夺过郝勒东又拿回手里的酒杯。

听见武伊凡的名字,郝勒东才抬头看了身边人一眼,确实是武伊凡的长相没错,可是……

郝勒东回转头继续拿起酒杯,嘴里嘟囔道:“假的!”

假的?!武伊凡更加愣了,她什么时候成假的了?武伊凡也是无语了,总感觉只要是见到这三兄弟,永远都是惊比喜多。

也许正在发疯的范天昊也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看见是武伊凡在哪里,目标马上又转移到武伊凡这里。

“这不是武伊凡吗?怎么,终于回心转意了,呵呵,我就说,曾经那么喜欢,现在喜欢的人反过来追你,你怎么可能不回心转意呢,这个游戏我还是胜利了,哈哈。”

游戏?听见范天昊说这话的人都楞了,不知道范天昊在说些什么,但是武伊凡吃惊的同时也大概能猜到什么,感情郝勒东回头追自己只是一场游戏吗?怎么,还有人赌郝勒东能追上和不能追上了,武伊凡心里顿时升起一股无名火,一下子从郝勒东身边站起来:“郝勒东……”

武伊凡的火气刚出口三个字,身边突然传来一阵混乱声,就见杨白华在跟几个人纠缠,自己听才明白是范天昊刚才动静太大,引来酒吧工作人员来交涉,杨白华说着改日一定付赔偿,还从范天昊身上掏出范天昊的名片递了上去,那工作人员刚开始看着挺不好说话的样子,在看了范天昊的名片之后,又说了什么之后就离开了。

那些人闹这一下,武伊凡心里的火也被自己压下来了,不过,被当做游戏这件事,武伊凡不会忘记。

“郝勒东,你已经看见了,我现在就在你身边,是你自己不想理我,不要怪我无情。恬恬,照顾好你哥,我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