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爱过的人都像你

第四十四章 对症下药

爱过的人都像你 mitchellmiki 3087 2017-06-07 11:56:56

  “就我知道的,他回来之后好像还没有谈过女朋友,不过他经常去酒吧泡吧女。这方面他应该不算是什么问题吧。”

“伊凡,从我们专业性角度来说,他任何一个情况都有可能是解决他问题的入手,所以我不能说他的这些感情和事情没有什么问题,而且从你说的这么多情况来看,他不愿意见他父母很有可能跟他的感情有关。你知道他曾经喜欢谁吗?”

郝勒东喜欢谁?武伊凡突然有点脸红,虽然她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再为这样的事情脸红。武伊凡平静一下心情,继续跟同学说着这些让她脸红,也让她不是那么相信的事情。

“前几个月,郝勒东来跟我说过他喜欢我,但是我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

“他喜欢你?”同学电话里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你不是说他是你的高中同学吗?”

“是,据说他从高中的时候就开始喜欢我,可是高中以及上大学的时候,都是我在追他,他不光拒绝我还出口羞辱我,你让我怎么相信他从高中时候就开始喜欢我。”

“伊凡,”电话里传来这个同学冷静、认真的声音,让听见声音的武伊凡也不禁冷静下来:“你要是想彻底解决郝勒东这个事情,你就把你跟郝勒东之间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我,特别是他说他喜欢你这件事,为什么明明喜欢你还要拒绝你。”

听见同学这么说,武伊凡是有点不愿意的,虽然是自己找自己这个同学咨询问题,但是现在,就像是在挖掘她自己的隐私一样,武伊凡的感觉很不好。

电话那头估计也感觉到了武伊凡的犹豫,这个同学也不为难她,说着:“伊凡,这个可能是解决郝勒东问题的切入点,你要是觉得不方便说的话,就不说了,我们再想别的方法帮助他。”

一听可能是解决郝勒东问题的切入点,武伊凡虽然还是有点犹豫,还是说了。

“我不知道那时候他为什么拒绝我,现在又来追我,我都不敢相信他这是在追我。毕竟我追了他将近四年,他对我的只有冷漠和伤害。用他和他朋友的说法,他那时候拒绝我是因为他父母离婚,他不敢确定他能不能带给我幸福,现在又来追我是因为看见我跟唯禹在一起,他心不甘,觉得不能失去我。他这些话你让我怎么相信,我追了他那么多年,如果他也喜欢我,两个人在一起共同经营,我怎么会不幸福,现在又拿这些漂亮话来骗我。”

武伊凡说着说着就不禁要发泄一通,电话那头的同学听着武伊凡发泄完了才开口说话。

“伊凡,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你现在跟杜唯禹不也挺好的嘛!不过,郝勒东的问题可能真的和你有点关系。”

“这话从何说起。”

“他追你追的厉害吗?”电话那头不答反问。

这个问题让武伊凡怎么回答,武伊凡想了一会儿才说:“也就一般吧,没有唯禹那样明显强烈。”

“这就对了!如果他和他朋友说的是真的话,郝勒东高中的时候可能真的是喜欢你,但是还没有表白发生了他父母离婚这件事情,他的感情出现动荡,他觉得他不能给你幸福,所以拒绝你,现在他成年了,很多问题他能看清楚也能明白,知道他还是有能力给你幸福,这很可能就是在看到你跟杜唯禹好了之后才反省过来的事情,所以他开始追你,追不上你,他的潜意识里可能就会怪罪于他的父母,如果不是他父母那时候离婚,他很可能就跟你在一起,但是他父母离婚的阴影确实就停留在他心头,他也确实害怕给不了你完整的幸福,所以他现在追你也是半推半就的样子。如果我没说错,他就是进入了这样的一种循环。”

电话那头同学说的,武伊凡听的半懂半不懂,觉得这是个好复杂的事情,但是听同学这么一说,好像又很有道理,变得很简单了一样。

“那照你这么说,我应该怎么做。”

“让你离开杜唯禹去跟郝勒东肯定不现实,那你就去亲近他,让他一点一点先接受你,在他慢慢接受之后你就带他去看他父母,帮助他缓和他与他父母之间的关系,这样你就可以全身而退,他的问题也解决了。”

电话那头是一副“大功告成”的欢快语调,但是在武伊凡听来,这个计划怎么那么不好施行呢,首先一个问题,让她亲近郝勒东,如果真像郝勒东说的那样他喜欢她的话,武伊凡去亲近郝勒东还不是很难,但是亲近之后呢,先不说杜唯禹会不会因为这个事情心里不舒服,光是亲近了郝勒东,最后离开又恢复原状怎么办,难道武伊凡为了不让郝勒东回到现在这种状态,以后就真的跟着郝勒东了,那杜唯禹怎么办,这个在武伊凡感情最危难的时候拯救了武伊凡的人。

“好吧,我知道了,谢谢你,具体怎么做我再想想吧。”

“好,有什么问题再给我打电话,拜拜。”电话那头很欢快地挂了电话,好像为自己解决了一个事情感觉很开心。

再一次接到武伊凡的电话杨白华还是有点吃惊的,特别是武伊凡要求杨白华带她去见郝勒东的时候。

这一周以来郝勒东几乎没出过门,吃饭都是叫外卖,如果不是有范天昊每天进进出出,郝勒东真的就一个人与世隔绝了,杨白华带着武伊凡来了郝勒东如今已经接近垃圾场一般的家。

杨白华用自己的备用钥匙打开门进去,房间里弥散着酒的味道和食物腐烂酸臭的味道,桌子上摆满了空酒瓶子和外卖吃剩下的脏包装盒,地上到处扔着脏衣服、袜子,别说武伊凡了,杨白华都已经捏起了自己的鼻子。

杨白华无奈地看看武伊凡,自己走在前面去看郝勒东现在是在自己房间还是在其他什么地方。打开郝勒东的房间门,郝勒东正在对着电脑打游戏,电脑桌旁边还是酒。

“东子?”

“……”没有回应。

“东子!”

“……”分贝加大,依然没有回应。

杨白华生气了,上前直接关了郝勒东的电源。

电脑突然黑屏,郝勒东抬头一看,是杨白华。

“哦,是你啊。”郝勒东就这样没有任何反应地拿起桌子边的酒,坐到了床边,留出了电脑桌边的椅子给杨白华。

杨白华站在那里没有动,直接给郝勒东说:“武伊凡来找你了,把想说的,该说的,都给武伊凡好好说说吧。”

武伊凡已经听见两个人的动静走了进来。

听见杨白华的话,郝勒东一歪头就看见刚走进来的武伊凡,看见杨白华都没有任何变化的脸登时就黑了。

“出去!你们怎么想的,想做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你们走。”

“郝勒东,你有什么话就说出来,你这样憋在心里有什么用,能解决任何问题吗?”

“出去!都给我出去,谁让你们进来的!”不管杨白华说什么,郝勒东已经推搡着杨白华出去,顺便把门口的武伊凡也推了出去。

杨白华和武伊凡心里都明白,郝勒东推的其实是武伊凡。

站在门外的杨白华看着武伊凡,无奈地耸耸肩:“现在我和天昊都没有办法,就看你有没有什么办法了,不然他就只能这样……”杨白华说的也满是无奈。

郝勒东这个担子就这样推到武伊凡身上了?武伊凡顿时觉得压力山大,可是想想郝妈,武伊凡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我也只能试一试。”

武伊凡说完,深吸一口气,给自己镇定一下,也给自己一点勇气,然后开始对着紧闭的房门说话。

“郝勒东,我知道我说话你能听见,希望你听了这些话能出来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郝勒东,我不知道你对我是一种什么感情,高中的时候,最开始我有点喜欢你,那时候你也经常问我数学题,我觉得你也是有点喜欢我的,我还经常幻想我们在一起的场景,光是想想那些憧憬的画面,我就很开心,感觉真的跟你在一起后肯定会很幸福。可是后来,你的态度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当着全班人的面那么说我,当时你那种表情,我什么也没有说,回去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可能是你那些日子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我觉得如果你真的遇到不好的事情,如果我能帮到你的,我愿意跟你共同面对,所以我选择原谅你。那段时间是高三关键时期,可是你不学习,成绩一路下滑,我担心你,想去劝劝你,可是你总是在拒绝我,我没有放弃,给你写了匿名信,可是结果……”结果就是高考之后的结果。

郝勒东在房间里却是听着,很认真、很安静地听着,听到武伊凡说的那封信,当时郝勒东收到信的时候没怎么想会是武伊凡的信,那时候的郝勒东觉得全世界都在反对他,武伊凡对自己的眼神其实都是在嘲笑他,可是那封信是鼓励郝勒东的,郝勒东把信好好地收了起来,虽然后来想过可能会是武伊凡,可是从武伊凡口中亲口听见,这还是第一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