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冠宠六宫:腹黑狂后来袭

第九章:一如当年的她

冠宠六宫:腹黑狂后来袭 浅忆汐晗 1015 2017-05-04 20:42:23

  “天阙沉沉夜未央,碧云仙曲舞霓裳。一声玉笛向空尽,月满骊山宫漏长。”

诗乍念,却听玉箫声传来,吹得赫然是《霓裳羽衣曲》。

苏凝冰一愣,寻声望去,吹箫之人竟是寒月辰。

眼眶微微泛红,原来,他还记得这首曲啊!他还记得这支舞啊!

很快,苏凝冰便踩着节拍跳起来,先是展颜欢笑,笑得雀跃欢心,天地间万物都失了色彩。

萧声陡然低沉,化不开的悲伤,舞影也随之落寂,月舞清影,衣寐翻飞间尽是悲凉。

寒月辰当初之所以要杀她,是因为她,苏凝冰的父亲,明月国丞相大人曾亲手杀死寒月辰的母亲。

而寒月辰当然无法纵容自己杀母仇人的女儿在自己面前活蹦乱跳!所以……

但他不知道的是,苏凝冰的父亲,其实是,无辜躺枪的……

蓦然,又一萧声传来,清朗间满满的忧愁与悲痛,不知吹箫的人经历了什么,箫声竟如此悲凉。

众人都愣住了,这吹箫的人不是三皇子赫景尧又是谁?

没有丝毫停顿,苏凝冰依然忘我地跳着,素手微翘,腰肢扭转间,身形娇小,更多了几分哀伤。

两道箫声逐渐高昂,苏凝冰双手上上下下,衣袖翻飞,以左脚为轴,一直转圈,看花了众人的眼。

箫声戛然而止,蓝色身影寂寥,面对寒月辰站着,即使脸上冰凉的泪划过,苏凝冰依然微笑着,笑得那般纯洁,天真,一如当年的她……

低下头,寒月辰看着手中浅绿色晶莹剔透的碧玉萧,动了动唇,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此时他俩在台上,像被围观的猴子。

赫景尧已经坐了下来,皇上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

往昔记忆慢慢从脑海中掠过,苏凝冰才发现,自己和寒月辰的故事就像一个笑话似的,一笑而过之后,就什么也没再留下。

除了那心上一道道伤疤,就真的没有一丝印记了……

手一松,玉箫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破碎裂开。

苏凝冰紧紧地盯着地上四分五裂的玉箫……

“月辰,这是我亲手做的玉箫哦!用的可是上好的羊脂玉呢!

“你一定要好好收着,今后就留做纪念吧!”

月光下,苏凝冰靠在寒月辰怀里,笑得有些空虚落寂。

“为什么是纪念呢?冰儿?”寒月辰疑惑。

“等以后,时机到了,你自然会明白的!今天是你的生辰,别想太多!”

苏凝冰低头苦笑,眸中万分不舍。

“我也送你一样东西好不好?”尽管心中疑惑,寒月辰也没再说什么,只是笑着拿出一个浅蓝色花簪,亲手戴在苏凝冰头上,“好好保管,知道吗?”

“嗯!好!”

月光下,两人相视一笑。

苏凝冰脸色苍白,突然,寒月辰像是明白了什么,纪念,纪念……他从来没想过,纪念会是这个意思……她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哸”的一声,将寒月辰拉回了现实,地上多了一样东西,那是一个浅蓝色簪花的碎片……

决绝地转身,苏凝冰背影消瘦孤寂,烛辉下,更显单薄……

“呵,苏凝冰……”赫景尧轻嘬一口茶,深邃的眼眸映出耀眼的烛火,和苏凝冰离去的背影,带上一起兴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