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幸逢君

幸逢君

1834450937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7-04-25上架
  • 5932

    连载中(字)
本书由红袖添香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二章

幸逢君 1834450937 3188 2017-04-27 23:15:23

  第二天召南在自己的房间醒来,她知道所有的一切都已经变了。那个与自己把酒言欢的人转眼就是北燕的将军,她与陆澈从未正面交战过,可她知道他们终有一天会兵戎相见。

  让她始料未及的是没想到这一天竟来的这么快,北燕又增兵十万,看来是想速战速决。

  此战便是最后一战了吧。召南心里很清楚,姜国战败是必然的,此战只为尊严而战——个人的尊严与姜国的尊严。

  召南与姜国诸位主将在营帐干了一碗酒,酒尽摔碗后他们纷纷离座,单膝跪地,手抱拳同声说到:“臣等定当冲锋陷阵,虽九死亦不悔。”

  姜召南走出营帐,众多将士已列好队,严阵以待,二十万人,二十万种声音齐喊——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五十万壮士洪亮的声音,连山河都为之一振!

  昔日北燕不把姜国放在眼里,那样漫不经心的打战以此来羞辱姜国,他们今日抛头颅洒热血只为夺回姜国的尊严,让世人看看他姜人的血是沸腾的,即便这场战局注定无法挽回,他们依然义反顾的打这一场战。

  黑云压境,血,到处是血,越来越多的血,血在蔓延;剑,到处是剑,刀剑相碰的声音络绎不绝,剑在歃血。人,到处是人,越来越多的人倒下,他们瞬间没了生息。这里有如罗刹地狱,生命在此时如同草芥,杀的人越多就越好,就像是庄稼地中里的野草,恨不得一把镰刀殆尽。

  这场战事可想而知的惨烈,不知又增了多少新魂。

  姜召南与陆澈也终于正面交锋。

  陆澈着一袭黑衣,神色冷峻,在也没有昨日的温和近人,一样的脸却那样陌生,让她疑惑那个与自己把酒言欢,谈笑风生的人真的是他吗?

  其实召南自己也料到会是这样的情景,陆澈是这样她亦如是,今日的他们看起来就像两个陌生人,她想在想他们可真是有默契啊。昨日没有姜国没有北燕,她与陆澈没有名字,或许自己可以叫阿三他可以叫阿四,只要他们乐意,他们就只是两个志趣相投的人,所以可以什么都不用想,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但她知道到了战场便没有朋友只有敌人。

  陆澈招招致命,姜召南也毫不留情,两人似乎都要把对方逼入死地。

  姜召南是姜国的将军,姜国亡则她亡,所以即便是死她也应是死在战场上!

  陆澈武功在她之上,她终是不敌陆澈,眼看快招架不住了,于是他发狂似的用尽全力向他刺去砍伤了他的右腿,然后陆澈的剑直朝召南刺来,她漠然的看着他的剑刺入自己的心脏,然后他就转身离开了,没有丝毫的犹豫,头也没回的走了。

  姜召南低头看到自己心口的血一直在往外流,血真红啊,让她想起了母亲眉间的朱砂,她听到从长琴传来的凄厉哭喊声、刀剑声和火烧声,这一战不知道又添了多少新魂,长琴破了,姜国亡了——她终究还是没能守护好她的国家。

  召南心里悲痛万分,现在最放不下的只有弟弟阿言了。她那时就是害怕自己会有万一,害怕他的弟弟受战事的牵连,所以才将姜言送往湖国鹿野。

  阿言你在鹿野可还好?往后姐姐是照顾不能再照顾你了……

  召南那时候真以为自己会死,可后来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南山醒来,是一位姑娘救了自己。

  “姐姐福大命大,还好这剑偏离了一寸。”

  救她的姑娘叫做初云,她说她并不是人,而是一只成了精狐狸,可爱的很。

  姜国与北燕的这一场大战,世人为之震惊,听闻北燕并未抓到一个俘虏,因为姜国二十万将士无一人存活。他们曾与自己说的,若是没能死在战场上,那么便自刎于阵前,说决不做北燕的俘虏。

  世人皆叹只有姜人的血是热的!

  他们说的他们做到了,而自己呢?自己却在这里苟且的活着。

  彼时召南站在站在南山顶,往故国的方向看去。北燕人在长琴放了一把大火,长琴已成一片火海,天空红的刺眼。他们整整烧了三天三夜,足足……三天……三夜啊,她眼睁睁的看着故土被烧毀,却什么也做不了,她紧紧的握住了拳头,鲜血从指缝流了出来——定要杀了李崇武的与陆澈,以报亡国之仇。

  后来召南再次回到了长琴,她想再看看自己的故乡,然而昔日美丽的故土彻底变了模样。她看到的是火烧过后的尺椽片瓦,长琴一片苍凉的景象。她用手轻轻的抚摸其中的一处残垣,抚摸它的每一寸纹理,这个她生活了二十多年的地方怎么说没就没了呢?她记忆中它层台累榭,看起来很坚固的,还有那里,那儿曾经有一个偌大的老杏树,它结的杏子又大又甜,年少时常带着弟弟爬上去摘杏子,为这事可没少被母亲责罚。如今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了呢?

  她已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顿时眼泪如泉滴。

  毁家灭国之仇岂能不报邪?

  召南回到南山后,很配合初云,喝药也很积极。不久伤便好的差不多了,为了伤势快些痊愈,于是总喜欢到处走走,本来只要是有陆澈影子的地方她是不会去的,但是那天竟然鬼使神差的走了过去,许是那日桃花开的太过灿烂。不料却看到了陆澈,她凝望着他的背影心里百感交集,又喜又忧又怒。

  她看了陆澈许久,他也一直驻足在原地,一动也不动。忽然之间,他似乎发觉到了什么似的,转过身来。

  他看到自己似是很惊讶,她与陆澈对视着,看着他的脸,恍若隔世,他眉眼如初,但岁月已不如故,一切都变了。

  国仇家恨不可不报。其实她是不愿这里与陆澈兵戎相见的,因为她想保留一些还算是美好的回忆

  “陆澈,拔出你的佩剑罢,”两人再一次兵戎相见,但陆澈似乎有点力不从心。

  召南戏笑到:“陆将军这样没力气啊,莫不是将军纵欲过度耗费了体力,男女之事虽美妙但也要注意身体才是。”

  陆澈低头沉默了一下接着面无表情的说到:“你杀了我吧,”一边说一边丢弃了手中的剑。

  召南讥笑到:“你以为我不敢吗?只是,你一人之血如何够祭我姜国数十万英灵,你的手上沾染了多少我姜国子民的鲜血,我恨你,我恨不得将你千刀万剐,以泄我心头之恨。”

  “随你。”

  “好啊……好。”

  手起刀落,未有丝毫犹豫。

  姜召南以为自己不会哭的,可她还是抱着陆澈哭成了泪人。

  清风徐来,许多桃花落在了陆澈的头发间,衣服上。一样的景,一样的人,可较之初见却千差万别。

  然后她把陆澈的尸体带了回去,想拜托初云替自己保住陆澈,让他的尸体不腐烂。

  此时初云不在家,她把陆澈放在床上,顺便帮他整理下衣服。

  就在这时初云正好回来了。

  她往自己这看了一眼,然后默默的转身。

  召南知道那丫头八成是想歪了,于是马上解释到:“是具尸体。”

  谁知越解释越乱,她害羞的说到:“啊这……姜姐姐,我知你整日在山上在寂寞,虽然这位公子相貌俊朗,但……但你这样做可是对死者的大不敬,而且……死的比起活的还是太无趣了……”说着说着初云的整个脸上都红了。

  又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故作深沉的说到:“姜姐姐的口味原来这么独特,不过我能理解。”

  召南只得哭笑不得的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只是想拜托初云你帮我保管好他,不要让尸身腐烂了。”

  “那姜姐姐打算要做什么?”

  “招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