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幸逢君

第三章

幸逢君 1834450937 3471 2017-05-07 16:04:31

  蕼苠山上——

  召南轻车熟路的上山,进了一座道观,见到故人正端坐于屋内,便不禁笑着打趣儿到:“许久不见玄川,倒是出落越发水灵了。”

  “召南的嘴也是越来越不饶人了。”

  玄川是召南昔日云游时结交的好友,他皮肤白白嫩嫩的,又唇红齿白,她觉的玄川长的像是女子,甚至比王上的宠妾莅娇夫人还要美上几分,所以她时常如此打趣玄川。其实这只是她自己的主观臆断。

  她第一次遇见玄川时,她还不是姜国的女将军,姜国也不向现在这样败落。

  当时也是雪天,她向来喜欢到处游玩,纵是雪天也不能阻挡她的步伐。那年雪天也很冷,且还有割面的冷风,天地共色,皆是白茫茫一片,让人分不清天地的界限。而在这一片白色中,徒然有那么一个小点,为这雪景平添了一抹色彩,召南依稀可辨是个人形,于是踱步过去,眼前的人越来越清晰。只见那人坐在河岸上,河是已经结了冰的,头戴斗笠,身着蓑衣,衣着单薄,一副渔夫装扮,手中垂掉着根鱼竿,只是没有看见鱼篓。召南心生诧异,为何要在这样冰天雪地的时候来钓鱼,姜召南瞧了瞧披了件狐裘仍在在瑟瑟发抖的自己,那人似乎不怕冷。再走近些,召南看到了冰上被凿了个洞,鱼钩放至其中。

  玄川忽然地把钓竿慢慢收了起来,她看到他的钓竿上竟没有鱼饵。

  姜召南想:可真是个怪人。出于好奇心的驱使,她又走进了些,看清了玄川侧脸,虽只能是侧脸已呈仙姿玉色之姿。她十分主观的认为玄川是位姑娘。于是十分自然的说道:“姑娘应知道这样是钓不到鱼的,所以姑娘为何……”

  玄川愕然,他显然没有想到会有人来,他转身对姜召南摇摇头说到:“我也不知道,”随即又好像想起什么似的露出了很想笑又忍着不笑的神情。

  姜召南瞬间明白了是自己冒犯了这位公子,于是面含歉意的说到:“原是召南眼拙了,公子姿容过人。”

  “姑娘姿容也甚好。”

  召南闻言大笑,“公子这句话深得我心,”然后她从腰间解下了一壶酒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递给身边的玄川,“天寒,喝口酒温温身,”玄川倒也没有犹豫,接过一饮。

  “这是什么酒?”

  “名曰阿甘。”

  “好酒,”说完玄川又举起酒壶喝了一口。这是玄川第一次喝阿甘酒,阿甘酒酒味极浓烈,以至于到很久很久以后,玄川仍不能忘怀。

  召南欣喜,阿甘是烈酒,像是酒中的泼妇,少有人喜饮。它入口比寻常的酒要辛辣许多,许多人便是受不了这辛辣的开始,便刚入口就立马啖之,孰不知它的妙处可在后面,阿甘后面的醇馥幽香无酒可与之相比。

  在这漫天的白色中,似乎有又了那么一点点的不一样了。

  “此时若是有连绵起伏的山峰和扰扰碧波,再有一舟,你我二人沿河泛舟而上,观两岸青山和脚下的悠悠清河,再酌一口阿甘,岂不妙哉?”召南说话间眉飞色舞,笑容明丽。

  她一席语毕,玄川朝召南的脸拂袖,召南下意识的闭了眼,再睁眼时,眼前的景色突然发生了变化,冰雪完全的消融了,河水淌淌,天空明净,山色青翠,还可听到从山中传出的黄鹂的鸣声,还有河边不知何时出现的木舟。

  姜召南看着眼前的宜人的景色缓缓的说到:“公子可是靑灵的那位仙尊?”

  玄川点头,他虽心生疑惑,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召南知道他的心有疑惑,便主动解答:“早有人传言,靑灵的玄川上仙喜到凡间游赏,公子何等气度风姿,召南怎会联想不到。”

  两人乘舟而上,姜召南指着其中一座山,又指了另一座说到:“你看,从这里到那里,它们曾经是属于姜国的,如今姜国的属地越来越少,长此以往北燕的军队迟早会逼近王城,我终有一天是要上战场的,”她长长叹了一声。

  然后召南又神情熠熠的说到:“不过,若我当了将军,定不会让北燕再踏进姜国一步!”然后她突然跳进了水里,玄川被她吓了好一跳,正想要下去救人召南就浮了上来了,手里还抓着一条鱼。

  “咱们有鱼吃了,快拉我一把,”玄川伸出手一把姜召南拉了上来。然后他们把木舟划到了岸边,两人上岸,玄川去拾柴,召南在河边杀鱼。

  待玄川回来后,召南的鱼也处理好了,于是搭柴生火架鱼,召南又从怀里拿出许多小小的瓶瓶罐罐,把那些瓶瓶罐罐里的粉末撒到鱼上,鱼顿时香飘十里。

  玄川在一旁又生了另一堆火,“我来烤,你快去把衣服烘干。”

  召南挪步到玄川那边的火堆,“其实也没多大关系,我以前常这样。”

  “嗯——”玄川在不断的翻转着鱼,可以听到烤鱼发出了滋滋的声音。

  “鱼烤好了,”召南拢了上来,用刀割下一块鱼肉往嘴里送。他们就这样一口肉一口酒,你一言我一言,直到姜召南的衣服完全烘干才相互告辞。

  玄川告诉召南自己常居蕼苠山,于是两人常在一起喝酒谈天,玄川对召南提出的疑惑玄川往往都能给个明智的答案。对姜召南来说,玄川是益友,更是良师。

  “不说这些了,实不相瞒,今日来是有求于玄川。”

  “这还是你第一次有求于我,既是第一次,想必是有很重要的事情,我便答应了你就是。”

  玄川随后随召南去了南山。

  “是什么人让你这样重视。”

  召南回头对玄川抛出一个明媚的笑:“是我喜欢的人。”

  嗯,这是什么样的感觉呢?就像是少女正当怀春的时候真好遇到了一个潇洒少年郎,然后情窦初开,就连空气都弥漫着香甜的味道。

  玄川为陆澈作法,召南终于再一次看到了陆澈,虽然只是一个缥缈的影子。

  “阿澈,如今我已经释然了,但我不后悔杀了你,因为我必须要给姜国所有牺牲的的子民和将士们一个交代,我作为姜国的将军已经做了该做的事情,若之前我是姜国的将军,但现在我只是一个喜欢着你的普通女子,所以阿澈,你如今——是怎样想的呢?”

  彼时召南的心里是又难过又害怕的。

  然后她看到陆澈似乎想一把抱住自己,可他的手却穿过了自己的身体,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的手,才意识到如今的他不过是个缥缈的虚影,然后他用他那双透明的手在自己头上扬了扬就当是摸头了,他无奈的苦笑到:“对我来说我并未赢,反而是输给了你,嗯——输给你我输的心甘情愿,你不要哭,我现在心里很欢喜,就像心里灌了蜜似的,”他的光越来越微弱,似乎下一刻就回消失的无影无踪。

  召南赶紧擦了擦眼泪,她很开心,不管从前如何至少在这一刻他们是心意相通的。

  不过她的心里还有块石头没落下。

  陆澈看穿了她的心思,“你若杀了陛下,定会扰乱当前之局势,恐怕又会掀起一场血雨腥风,到时又会有多少无辜百姓家破人亡,这——真的是你想看到吗?”

  召南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阿澈,如今我已经没有什么遗憾的了,只愿来生还能与你月下共饮一杯酒。”

  两人相视一笑,彼此心里都是欢喜的,并没有因为将要来临的离别而伤感。

  陆澈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自己”说到:“这身衣服我穿了许久了,召南该帮我换一件了。”

  召南点头,“阿澈,我还有件事情要问你,你我一次相见时,就在我醉酒后,你说了什么?”

  “嗯……我说了……那召南以为我说了什么?”陆澈故意说的吞吞吐吐。

  召南脸色微红,“阿澈以前可是一个十分爽快的人。”

  “召南这是着急了?哈哈……我说若是有缘定要同你喝一次阿甘酒。”

  说完这句话后陆澈化做了一缕青烟而消逝了,召南似乎还可以听到陆澈的笑声在空中飘荡着。

  “姐姐,说与不说又有什么关系呢?你知道他喜欢你,他知道你也喜欢他,你们都明白对方的心思这样就够了。”

  召南为陆澈重新置了件衣服,在为陆澈换衣服时,发现了衣服里的绣着一排小字:在下陆澈,钟意姜姑娘许久了。

  召南看这绣的歪歪扭扭的衣袍,笑了。

  然后吻了吻他的额头并亲自把他葬在一株桃树下。

  后来,在陆澈的茔墓前多了一坛阿甘酒,召南每日都会来与“他”说话喝酒。

  时年七月,北燕王去往南山赏景,途中突遇刺客,南山向来云雾浓重,最是容易让人视线混淆,加之树木丛生,能够起到很好的掩藏作用,所以在北燕王正沉醉于美景时,刺客突然发难,剑直接向北燕王刺去,目标明确,动作干净利落毫不推泥带水,而后以一人之力斩杀了北燕上百人,后因筋疲力竭而被北燕侍卫所杀。

  可惜陆澈有一点错了,她仍然会去杀北燕王,因为真正害姜国灭亡的是北燕的王。

  鹿野杨柳风内——

  只听有两人议论到:“听闻那南山的刺客乃是姜国的女将军姜召南,没想到这样英勇的人竟是个女子。”

  另一人说到:“唉,北燕王越来越贪婪,早已不是以前的那个北燕王了,如今的北燕王苛捐杂税,残暴奢淫,早已为人所唾骂,这位女将军此举可真是忠肝义胆,当真担的起巾帼二字,又想起了当年那一战,姜人实在是英勇无畏,可惜啊可惜……”

  二楼雅室内——“你最终还是去了,此生唯一没辜负的便是将军之名吧,”那语气似哭似笑。

  他闭上眼前抬头轻唤了一声:“姐姐,”眼泪再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