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锦绣缘,世子的小娇妻

第四十七章 回忆殇

锦绣缘,世子的小娇妻 叶淩 1192 2017-04-26 22:57:40

  记忆又回到十六年前的那次出游,爹娘带十岁的自己和五岁的弟弟到九华山上香。

爹娘在前殿与隐安寺的住持参详着签文,弟弟拽着自己跑到后山去玩。他们未曾料到的是,后山已不归隐安寺所管,经年无人打理,乱草丛生,野兽出没,实为常见。两个孩子越走越深,迷了路,眼看天渐黑,都害怕起来。

“哥哥,我害怕。”

“别怕,我会保护你的。”

“啊!?”忽然弟弟指着哥哥身后的树丛瞪大了眼睛,惊恐地张大了嘴巴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自己回头一看,黑魆魆的灌木丛里有好几只绿色的眼睛在盯着他们看,还发着低低的呜呜声。

“不好,是狼!”哥哥连忙抓起木然的弟弟扭头就跑,不知该往哪个方向,只是胡乱的逃跑,先要摆脱这些狼。

几只狼穷追不舍......

不知跑了多久,哥哥突然发现前方一片可怕的深黑,借着微弱的月光可看清的路到前方已经没有了,不好,是悬崖!想到这里他急速停住奔跑的脚步,堪堪到了崖边,脚下的石子滚落崖下。

前有悬崖,后有饿狼!他们的处境正是危险至极。哥哥随手从地上捡起一根枯枝条,又拿了些小石块塞到弟弟手里,到如今只能拼死一搏了。

几只狼也停在了崖边,把他俩围住了。哥哥挥舞着枝条,不让狼靠近,口中还恐吓着说:“别过来!”

“哥哥,我......我们该怎么办?我怕......”弟弟惊恐地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急地哭了起来。

“不许哭,男儿有泪不轻弹,即使到了狼口前,也不能哭!”哥哥咽了口唾沫,道:“弟弟,看着手中的石子,我不是教过你怎么生火吗?狼最怕火了。快!”

弟弟只知害怕,慌乱之下拿两石头相碰,可怎么也点不着火,他急地摇头:“哥哥,我不行!”

狼步步紧逼,哥哥仍挥着手中的枝子,弟弟却是步步后退,可能面前的狼更让他恐惧,他忘了身后是悬崖,再退一步却是一脚踩空,他永远不能再退了!只听“啊”的一声惨叫,哥哥回头看去,弟弟已跌下了悬崖!仍是深黑的望不到底的悬崖,只是山谷间回荡着弟弟凄惨的叫声。

“弟弟!”

......

“辛儿,你们在哪?”

“大少爷,二少爷,你们在哪儿?”

“大少爷......”

此起彼伏的呼喊声传来,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哥哥已没有力气再喊出“我在这儿”,他的嘴唇只是蠕动着,嘴角还有红色的血迹。

众人发现他时,已是凌晨。

他就那样躺在地上,半闭着眼睛,他的身边躺着一只死狼,狼的喉管被咬断。而他的嘴上,有几根狼毛......

娘亲抱着自己哭喊,爹爹却是满眼的失望与痛恨,爹以为是自己带弟弟乱跑,痛恨自己没有保护好他最最痛爱的小儿子,是自己害死了他的小儿子!

自那以后,爹就很少对他笑过,到现在演变为了赤裸裸的不信任。

想到这里,雨中的贺子辛自嘲的冷笑了一声,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青印,这是娘胎里带出来的,奇怪的是,弟弟也有一个跟他一模一样的胎记,不过是在小腿上。

他仰起头来,任雨丝打在脸上。如果身上的痛能减缓心里的痛,他宁愿就这样一直站在雨里,去独尝失去弟弟的苦涩,独尝不被信任的挫败感。

那个被爹视为珍宝的弟弟,让一个喝过狼血的人,也变得如狼般冷血和阴狠,是对弟弟的愧疚还是嫉妒?他也不知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