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三(1)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011 2017-04-25 09:45:43

  尘间,坐落在一片老式小区的巷子深处。

这样的地段生僻难找,租金却不便宜,再加上餐牌上高昂的标价,所以自然造就了它现如今门可罗雀的样子。

S市,虽说是南方城市,如今也过了圣诞,天气却似乎是愈发地冷,或者说那是一种阴湿入骨的凉意更为确切。

抬头看,头顶正上方的霾还没有散尽,青灰色的天上有稀稀疏疏的阳光落下来,被越过屋顶尖角架空其上的三两根电线生生截断,那光和影子投在铅灰色水泥的墙上,倒是像极了一段扭曲的五线谱,生出一种另类的不迎俗的小资格调。

“境哥哥——”咋咋呼呼冲进来的是一个穿着粉色毛呢大衣的短发女孩。

貌似……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总是特别地抗冻。

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似乎不再是初见时那个怯怯弱弱的小姑娘了,同少年说话的时候,会带着某种似有若无熟稔娇憨。

“乐乐,你来了。”语气还是一贯的淡淡,但眸光却是不自觉变得柔软起来,抬手从架子上取下一个马克杯,问道,“热可可好么?”

“境哥哥。”安乐一屁股坐下,扭了扭身子,一副坐立不安欲言又止的样子,绞了半天手指才终于鼓起了勇气,“那个……我想说得是篱姐姐她……好像失踪了。”

“噢?什么叫……好像失踪了?”少年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手上的动作却并没有因此停下来,专注地盯着手中的杯子好一会儿,才像喃喃叹息般地提起了另外一件事,“凰去取星图似乎也不太顺利啊。”

“这样啊……我的意思是说篱姐姐虽然找不到了,但你先可以不用太担心,你也知道我和她之间有些感应,虽然是突然之间找不到她了,但是我觉得她好像并没有遇上什么危险。”安乐声音越说越轻,不过还是用力瞪起眼睛,一副努力想让少年相信自己的样子。

之前花筱准备去魔界,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花篱,因为花篱自那天过后一直陷入昏睡状态,所以,花筱临走时就反反复复叮嘱过安乐,要她时时守着花篱。

“嗯,既然你感觉到篱没有危险,那就暂且等凰回来再说。”境想了想,一边关了机器,试了试温度,将手中冒着热气的杯子递到少女面前,“你呢……最近还好吧?你倒是有些日子没过来了。”

见少年有心关心起自己,依着安乐的性子立马就抛开了之前的烦心事,开开心心凑上去,讲起了自己近日的情况:“学校前阵子有个交换生项目,我递交的申请刚批下来了哦。”

“美国的那所舞蹈学校?”境点点头,随意靠在椅背上。

“不是,是B市的H舞蹈学校。”

“你不是一直都想去美国,怎么会突然——”

“这决定倒也算不上突然。境哥哥,其实是——”安乐抿了一口热可可,镇定了一下情绪,才压低声音说道,“其实,我是在最近……突然觉察到了一些事情。”

“你说说看。”境深深看了安乐一眼,又下意识抬头望向那扇屋顶的天窗,不知是否是错觉,暗金色的瞳孔仿佛一闪而过一丝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奇怪星芒。

而安乐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只低着头自顾自说了下去:“自从那天之后,我从修哥哥的身上彻底感觉不到灵源了,而筱哥哥现在去了魔界,至于你说的那个大长老郁夕,还有翙伯他们也都……,照理来说这界域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不是普通人是吧。可是,我最近却感觉到了一股很奇怪的灵力,我觉得那股力量很强大也很……阴鸷。所以,我猜想篱姐姐这次失踪会不会是她也感觉到了什么……你知道也我和她——”

“你是说你和篱都感觉到一股奇怪的灵力?”境终于调整了一下坐姿,打断道。

“嗯。”安乐放下杯子,重重点了下头,又带着些许疑惑地看向境,“境哥哥,照理这人界是你的界域,你……难道没有感觉到什么异常吗?”

“细说起来……我最近的确也有些心绪不宁。”境垂下长长的睫毛,遮住表情,逆着光轻轻靠在侧柱上,这个角度看上去就像是将整个人陷在了一片阴影里,

“所以啊……所以我想借着这次交换生学习的机会,去一趟B市,经过我大胆推测小心求证,我总觉得会在那里找到答案。”

“哦?为什么想到去B市?这……你又是怎么求证来的?”少年眸光闪动,好笑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我今儿早起路过一个卦摊,那里有个高人,她给算的呀。况且B市三千年帝都,一直都是这人界的龙脉所在,那城市有意思得很,我觉得去那里看看肯定会有所收获的。”

“路边摊上的……高人?”境一时语滞。

“大隐隐于市,凡人的世界中有很多人和事都不可小觑呢。”见境一脸不置可否,安乐眨巴着大眼睛,忙不迭补充道。

好吧……境点点头。

或许,安乐说得不无道理。

“既然这样,去看看也好。”境自然而然一把牵起安乐的手,起身就想要走。

人界是他的界域,想去哪里不过皆是一念之间。

“境哥哥,不是现在啦。”安乐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随后在自己身后的背包里掏了半天掏出手机,在少年面前晃了晃,说道,“是下周三,我刷到了特价机票,我和你,反正你这儿也没什么生意,不怕被耽误,我们就一块坐飞机去。我这两天要打包行李,我老爸真是恨不得把大米都让我背过去,你呢也要准备——”

境打量了安乐两眼,重新坐下:“何必这样麻烦。”

这话一出,两人有一瞬间的沉默。片刻,安乐才低声说了一句:“有些事情就是因为麻烦才有乐趣,有些事也是因为麻烦才让人格外珍惜,不是么?”

境倏忽抬起眼,有那么一刻,他竟然觉得曾几何时他生命里仿佛也曾真切有过……这样的一场对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