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三(5)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451 2017-04-30 13:13:11

  夜色渐深。

不知怎么还突然飘起了一小粒一小粒的雪,细细密密落在脸上,冷得分外真实。

“境哥哥,你看那边。”安乐捧着一杯奶茶,嘴里因为嚼着珍珠所以含糊不清,一蹦一跳走在前面。

顺着安乐手指的方向,前方是一口圆井,看残缺斑驳的井沿,以及井口缠绕的铁索有多少锈迹斑斑,就知道这口井有些年头了。

“你说……这也可以算是一景?”境揉了揉额头,颇有些好笑。

“怎么不是,别看这市里大大小小有上千泉眼,但这口井可是别有说法的,这里的老人都说是这口井直通着海眼,那下面真真正正囚禁了一条龙呢。”见少年一脸不信,安乐瞪大眼睛,抬手一指,说道,“不信你瞧瞧,那井沿上还垂着锁龙的铁链子呢。”

安乐一边说,一边已经跑到了井口边上探头探脑往下望。

龙?在神侍阁的那些秘而不宣的旧话本中倒是略略提到过的……那是妖尊之族,远在三界之外。

而妖界众域……那恐怕是连凰都不曾涉足的界域啊。

境原本还站在一旁抱着臂不说话,但最终是抵不过心中的几分好奇,不由也走向了那老井口,探出了手。

老井的沿边上悬着的是六道碗口粗细的铁链子,看这架势仿佛这井底倒真像是囚着什么东西。境右手微拢,将链子提在手中往上轻轻一掂量,心中倏然就是一沉,说道:“这下面还真的是有些古怪。”

链子被一节一节往上提起,带出这井底深处一阵又一阵的潮湿腥气。当提到某一高度,突然间,境感觉到自己手中的链子居然开始微微颤抖起来。

“哐当哐当”那链条重重砸在四面井壁之上,随着越来越急的抖动,竟然隐隐有些不受控制了。

“怎么了?”

“下面……好像真的是镇着——”境眸色一冷,反手将手中的链子捏紧,不知为什么他突然停下了全部的动作。

许久之后,才终于又踏出一步,一道暗金色的光芒自他右手掌心涌出,导入铁链之上,一步一步向井底压下去。

随着金芒一路下探,那铁链像是被彻底激怒了,开始疯狂抖动,一阵腾起,又一阵落下,摩擦带起的井口碎石扑梭梭落下,而回头再看少年,额头竟密密起了一层薄汗。

撞击声越来越大,犹如怒海生出波涛,澎湃汹涌,而这一切变化不过是发生在瞬息之间。

此时的安乐早已扔了奶茶,双手不停在包中翻找着手机,口里神神叨叨着到底是该打电话给110、119,还是……,兜兜转转了半天才想起境都说井口下面是妖物,那叫来那些凡人岂不是反倒害了人家么。

安乐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境则一咬牙双目微闭,索性一盘膝坐在了井口之上。左手捏起灵诀,一轮暗金色的六角星芒缓缓浮现在他掌心之中……蓄势待发。

而井下此刻却也突然静了下来,或许说,同样是在酝酿着什么。

冷鸷凝结的空气中,井下,那不知名的妖物正在与境角着力、僵持着……只待双方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突然——

一道高亢女声抄着嗓门从路灯下走来:“你们这俩娃娃大冷天蹲这儿是在干嘛呢?”

话音刚落,一道手电就明晃晃朝着境和安乐照了过来。来人看上去六十来岁,精神很是矍铄,手臂上别着半尺来宽的红袖章,红底黄衬,上面写着夺人眼球的“安全”两个大字。

“大……大妈!”安乐吓得声调都变了,在人界,出幺蛾子的孩子最怕的人恐怕就是居委大妈了,现下看来还是来抓现行的。

“你们俩在这儿干啥呢?”大妈大步流星,一脸正气。

安乐倒吸一口凉气,比手画脚结结巴巴看着根本就拦不住的大妈。

“大妈好,我们就是听了传说,有些好奇,所以过来看看。”短短几个呼吸间,不知什么时候,境已经站了起来,镇定地理着自己的衣服。

而身后的井中,此刻居然悄无半点声息……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样子。

这大妈难道是……世外高人?

安乐不由眯起眼睛,细细打量起来人,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

“你们是说这老海眼的传说是吧?”大妈一瞧见境,神色便是一松,连带着脾气也没了,也是,境生得乖巧清俊,总是一副好孩子的模样,这模样从来都是最讨大妈们喜欢的,“传了几辈儿人了,说得倒真是有模有样,不过你们要来看就白天来,晚上黑灯瞎火,万一出了什么事,大妈可担待不起。”

“嗯,好的,谢谢大妈。”境露出腼腆的笑容。

大妈一见又是乐呵呵嘱咐了半天,终于,一步三回头走了。

“境哥哥,刚才——”安乐从愕然中回过神,撇了撇嘴,终于,忍不住问道,“这大妈是不是……世外高人?刚才我分明看到是她的手电一照,那井下一下子就安静了。”

“嗯,或许——”收起苦笑,恢复了些力气的少年又回头看了那井一眼,“差点就镇不住了,倒是多亏了那大妈,那井口原本就有一道封印,之前天太黑我看不清楚,幸好那大妈的手电照到了那上面,我顺着光就将那道封印给打下去才算彻底镇住了底下的东西。”

那道封印……诡秘又强大的封印。不知落在这井沿上多少年了,居然可以封印住那么强大的……妖物。

少年细思之下眼神渐渐转为幽深,就如眼前那一潭枯井,深不见底。

此刻,他的心也已经从刚才的惊涛骇浪中彻底沉了下去。

曾经,他当真以为自己是这一方界域的守护者,然而——

人界……埋藏着太多秘密。

境锁起眉头,低头看向自己的掌心,无数星光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滞留在他白皙的掌心,随着细细夜风静静流转,星光合着头顶飘落的雪色,迷离难辨,某一刻,少年突然觉得其实……他对自己都是不甚了解的。

于是,曾经的那些坚守与执着,在猝不及防间好像突然就失了意义。

“境哥哥……你说这井下到底是什么妖物?”安乐扯了扯少年的衣袖,脸色还没有恢复过来。她当然知道那井下囚着的并不可能是一条龙,现如今在三十三天万千界域里能见到一副远古龙骨就已是难得。那么,今夜又为什么会带他来到这里?

因为……如果他想的是要拥有绝对的力量,那么除了星图以外,这口古老荒井底下的力量便是她用尽神识所能为他找到最好的东西了。

只是,没想到会引出这样的一番惊险。

原以为……以他的能力应该可以掌控那力量吧。

就像曾经在高高的光华门门楼之上,他一身琉璃,身披传奇,世人皆说他是这三十三天万千界域中最为悍勇的神将,当他抬眸,眼中有星光飘摇,这天地便都因他一人而被映成了一种少见的暗金色。

想来,在每个少女心中,她所爱慕的那个人都该是最伟大的存在,就如同那个人与之篱,也如同……境与之自己。

“那井下——”不知为什么,像是被戳到了某种痛处,境的脸色一白,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过眼,淡淡说道,“乐乐,我以为你知道……”

雪,越下越大,大如初冬时节忘川边上那漫天漫地的飞絮。

LI老板

有忌讳的词~~“镇YA”~ 额~~玄幻文还咋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