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六(1)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530 2017-05-22 21:16:42

  站在白塔高高的平台上,从这里眺望这座灯红酒绿的城市,不远处,是无数的霓虹灯招堆叠,隐隐有细细喧哗声顺着风一点一滴飘入耳里。

夜里,世间人就是用这种方式……仓促地挥霍着生命的么。

花篱不知何时已幻化回了人界的装束,一身红色的羽绒服,毛茸茸的领子包裹着微微有些苍白的脸颊,和安乐并排站着,两人就这么静静看着远处,一时相顾无言。

“念念,我这次拿走星图可以说是为了他,也可以说不全是为了他——”花篱没有正面看向安乐,却明显缓和了自己的口气,抬头看了看天,索性靠着白色大理石雕琢的柱子席地坐了下来,把整个脸埋在了领子里许久,才轻轻说道,“念念,关于星图这件事我有分寸。你、我,说起来每个人……都有她想守护的,不是么?”

看到花篱已经这样说了,安乐也不知道怎么接话,转过头,不知是否是错觉,只觉得月色下的花篱脸色苍白得吓人。

“篱姐姐,这些天你都躲在这里?”安乐环顾四周。

“嗯,这世上能避开境和筱的地方没几处。”苍白的唇忽然轻轻绽开一抹微笑,清亮眼眸在暗夜里一闪一烁,花篱下意识捏了捏袖子,说道,“筱……哥哥他总是大惊小怪。这一世我遇上了一个最好的哥哥,他是……这世上最好的哥哥。”

“嗯,筱哥哥很紧张你的。”想起之前花筱恨不得掐死自己的表情,安乐很认同地点了点头,“这次,你带走星图连筱哥哥也不打算告诉么?”

花篱仰着头,从霓虹闪烁处收回目光,转而一瞬也不瞬地盯着头顶上那片星空,仿佛是定格一样。

许久之后,表情才露出一丝松动,乌发被风吹起,凌乱地落在原本就苍白的脸颊上,一瞬间仿佛又变成了很久很久之前的模样……祭台之上,红衣蹁跹,伟大又坚忍,孤寂又苍凉的模样。

“乐乐——”仿佛是有话要说。

“篱——”突然,有不缓不急从的脚步声从白塔的台基下传来,一道人影也从暗处缓缓步入月光下,一张格外熟悉的面容出现在两人眼前。

“你!”花篱一瞬间生出了一种无力感,从她强自掩饰的心底弥漫了出来,气急败坏转头看向安乐,却见到安乐也是同样一脸吃惊。

“境哥哥!”安乐匆匆忙忙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脸慌乱,咬着唇结结巴巴说道,“我明明,我明明——”

“乐乐……你身上的灵力竟然超过了我的想象。”境顿了顿,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台手机,摇了摇,不徐不疾细细给两人解释起了自己是如何过来的,“你的确掩去了行踪,可是你忘了现如今的人界还有一种东西叫GPS。”

花篱已经反应过来,心里有些叫苦,不动声色往后退开了一步。

境看见了,倒没有紧逼,只是站在原地,笑了笑,语气是客客气气的:“我为什么来这里……想必你们也清楚。篱……可以把星图还给我吗?”的确,星图这物件不论摆在哪里,说起来都是他的。

“乐乐已经跟我说过你是为了炽翎的事要取星图,只是这星图我暂时不能给你。”花篱一步一步在往后退,像是话到嘴边欲言又止,却又是不吐不快,“至于炽翎的事……你可知道她其实并非——”

“她并非三界之人我早就知道,可是她自千万年前就追随我左右,她出了事我又怎么能不管呢。”境的目光平和,却异常坚定,还像是带着几分淡淡的怜惜之意。

“既然这样——”花篱停下脚步,不再后退,脸色反倒是平静下来,指尖的灵力开始一点点凝聚。

于是,白塔之上无端开始下起了雨,一点一滴跌落在地上,溅开了就像是一朵又一朵晶莹的花,而那随之而起沙沙之声仿佛像是笼罩了整个世界。

花篱出手的同时境也出手了,他的右手中不知何时缠上了一条星链戟,拂袖抬手间,一道又一道华光流动,引导着漫天的星光一点一点凝聚在了那链戟之上,汇成万千光辉,一时间让郎朗明月都失了颜色。

雨丝被打乱,是……星光落满了整个平台。

花篱脸色有些沉不住了,凌空飞起,身子轻飘飘立于塔门之上的“时轮咒”之前,而那咒符金字随着花篱口中一段诡秘巫颂声响起,猛然间华光大盛。

金色的光芒飞快展开,将两人隔绝在平台中央,安乐则被一个人逼到了平台边缘。

之前零落的雨丝又重新聚起,如银链,仿佛倾盆。

然而,胜败不过是瞬间。

最终,落在安乐的眼里的是花篱的脸色苍白跌落平台之上,而境则不过衣衫微动,默默伫立,静静看着地上的人。

“你身上怎么会有一种奇怪的灵咒之力,想当初在占星台为你占卜的时候就觉出几分古怪——”境皱着眉,声调陷入氤氲水汽之中,而那掌心的星光则合着雨丝,化作了一条条金色的线,将花篱团团困住,“算了,旧事不提也罢,今天……看在凰的面子上,我也不想为难你,我只是想要你留下星图。”

留下星图……恐怕……不可能!

就在两人僵持不下之际,突然——

安乐出手了。

“篱姐姐,快走!”她行动如鬼魅般迅速挡在花篱身前,一咬牙,轻轻捻动指诀,青葱般的指尖凌空接

连画出了好几个奇奇怪怪的符号,而当手指再次收拢时,花篱面前的金色束绳便应声绷断。

仿佛是某种默契,她知道她最终会帮她,借着这个契机,花篱朝着安乐点了一下头,一折身,飞速往夜色中隐去。

的确,左右为难,只能……取其轻。

比起让花篱拿走星图……更不能让他打开星图啊。

奇怪的身法,从未见过的灵诀,今夜的安乐和花篱身上都透出一种出乎意料的古怪。

月光下,境皱了一下眉头,却还来不及细问,身子就是一震,一口鲜血自口中缓缓流下。

“境哥哥——”安乐猛然想起境的身体自那一战之后其实一直都没有复原,眼下自己仓促间出手显然是……重了,于是,赶紧张慌失措地冲上前去扶住摇摇欲倒有些狼狈的少年。

原本想要推开,可眸光一垂,许久许久之后,终究还是心软……于是,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无碍。

可就在这时,他突然一个趔趄,胸口急速起伏咳嗽起来。开始仿佛还强力压制着,到后来越咳越厉害,好像要把五脏六腑都吐出来一般。少年心中一凛,不再多话,立即盘膝而坐,两手掌心的十字星芒缓缓亮起,将他整个身形笼罩在一片暗火鎏金的光晕中。

安乐焦灼不安又不敢打扰,屏息之间却看到光晕之中少年满额青筋暴出,黄豆般大小的冷汗已经密密麻麻渗透衣服整个后背。十字灵印在他掌心轻颤,结印的指尖上悬着忽明忽暗的幽火似的星光,少年眉头越来越紧蹙,阖着的眼睑底下眼珠在不停地颤动着,仿佛在挣扎着、相抗着什么。

许久许久,久到那一片星光都凉成了一种清冷的灰白之色。

像是终于缓过一口气来,当少年睫毛微微一颤,再一次睁开双眸的时候,他的眼中闪烁着一抹意味不明的光芒,那眼神看似照旧温柔,眼底却分明已失尽了往昔的全部温度。揉了揉额头,他伸出左手安抚性地拍了拍安乐的肩膀,唇角勾出一抹微弯。

岁月蹁跹,时光里,有很多千疮百孔的旧事也在这一时刻,悄无声息地破土而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