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七(2)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222 2017-05-31 20:25:36

  尘间。

现在看上去真的像是落入了尘间。

空气中弥漫着烟和酒混杂的味道,射灯投下的光混乱又迷离,音箱被调到了最大,几乎就要掀了房顶,想必若不是那个少年店主早早筑起了结界,这里一定会被疯狂投诉。无数男人和女人在舞池里疯狂的扭动自己的腰肢和臀部。打扮冷艳的女子脱去了白天的外衣,嘻嘻哈哈用轻佻的语言挑逗着周遭的男子。

还有那个有着好看瞳仁的少年店主,懒散地窝在二楼包厢的沙发里,身边围坐着的则是几个安乐之前从未见过的穿着暴露的妖娆女子。

少年轻轻抬起脸,唇角挂着一丝漫不经心的笑意,手指有意或是无意划过身边女子裸露的肩甲,引得那女子一阵轻颤娇笑:“乐乐,你真是出乎我的意料,没想到你的灵力居然……可以挣开我用星阵布下的结界。”

原来,他介意的……只是这件事?

盯着少年的侧脸,安乐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有一种想哭的感觉,用力吸了吸鼻子,有些倔强地说道:“我能挣开你布下的梦魇,还多亏了一个人呢。”

安乐目光定定看着境,可出乎意料,境并没有露出什么吃惊的神情。

“是……炽翎?”境一手勾着身边的女子,一手摇晃着装满红色液体的高脚杯,连身子都未曾挪动一下,只低着头淡淡咕哝了一句,“她……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啊。”

“你知道?”安乐握着拳头,激动地上前一步,却是喃喃嗫嚅了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那日,偶然在街边看到一个测字摊位,照之以往安乐根本不会多看上一眼,因为那十之八……九就是个江湖骗子。可是,那天那黑袍下的身影竟然将安乐吸引住了。

那一族的女子,即便黑袍素服身姿也是明媚妖娆的。

“小姐,匆匆世间一行,你可是在找寻什么?”风帽被缓缓退下,露出的却是一张沟壑纵深的脸。身着黑袍的是一个老者,身材消瘦,苍白的指节蜷缩在袖子里,若不是听得那声音,恐怕连男女都难以分辨。

突然露出的那张脸蓦地将安乐吓退了一步,可那一句话……却又准确无误触动到了安乐的心弦。

“我想寻一样物件,你方便为我指点方向吗?”第一眼就知道她是谁,却不做点穿,只是眼睛一瞬不瞬盯向那年迈老妪。

“B市。”老妪微微抬起眼皮,浑浊的虹膜里仿佛织起了一张密密的网。

“好,B市!”安乐重重点了下头,放下一张十元的纸币转身就走了。

“呃——”黑袍老妪明显一怔,原本想了满肚子的措辞要说,却没想到这个丫头居然这么爽快,这么……好骗。

转出弄堂,走到主路上,安乐才撇撇嘴,暗忖道,境哥哥这些天为了那在他的界域里命丧赤焰之下的炽翎而四处寻找星图,却从来都不知道那一族的女子最不畏的恐怕就是火了。

现下这个叫炽翎的女子化作老妪的模样,骗过了境哥哥,又费了这么多周章,要引她去往B市,她倒要真的想看看那女子到底在耍什么花招。

再者……再者冥冥之中和篱姐姐之间的感应似乎也应了那B市的方位。

……

可现在听了,境哥哥分明是知道炽翎没有死,那他为什么还要一意开启星图?

难道他——

安乐怔怔摇了摇头,突然有些不敢想下去。

可是……可是以炽翎那样的身份,她所知道的应该并不多……

炽翎她到底对境哥哥说了什么——

“炽翎冒着火焚酷刑,那酷刑毁去了她的容颜。即便这样,她也坚持要对我说出一些事情,虽是断断续续的,但那一些也是困惑了我许久的事——”看着安乐表情严肃,愣愣出神,少年好脾气地等了一会,才出声打断,“比如,我是如何来到侍神一族的?又比如,在那之前我又在哪里?我的家人呢?还有,那个人……他为什么曾对我说出那样奇怪的话?至于星图……星图从来就是我的,不是么?”

原来,炽翎……炽翎把那些话都对他说了么?

那是当初哥哥所设下的禁制吧,那个女子居然敢冒着身形俱灭的风险说出了“那个地方”,她是疯了么?

难怪,难怪在小巷子里见到的时候她变成了一个形容枯槁的垂垂老妪,一直以为那天的样貌是她幻化的,却没想到那竟然是因为她碰触了这三界里的禁忌所受到的刑罚。

“那个地方”、“星图”……从来就是三界里的禁忌。

同样视为禁忌的,便是关于少年的……身世!

“所以,你一开始就知道炽翎打算把我引去B市?”

“准确的说……”少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从沙发里倾出半个身子,轻声冷声笑了起来,“是我让炽翎把你引去了B市。”

“你……为,为什么?”

“因为,那里的地形是另一张星图,我可以用那里天然的星阵将你困住,只要你在那里,篱和你心意相通,我想她迟早也会自投罗网的。”少年眉眼微挑,瞟了一眼身旁的女子,那女子娇笑着,立即心领神会赶紧又满上了一杯酒,“花筱传讯来说星图不在天魔两界,也不在神侍阁手上,我当时就隐隐怀疑过花篱,直到你跑来说花篱失踪,就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测。只是,没想到她居然先一步到了B市,看来……那座城市还真是有趣得很。”

安乐因为吃惊,倒退了一步。她与境之间的对话凡世之人自然是听不见的。那几个妖娆女子看到的只是沙发上的清胄少年横眉冷笑,而方才突然闯进包房穿着一身粉色的萝莉少女满脸悲怆。

怎么看,都像极了小情侣之间的一场小别扭。

可再转眼看那少年店主,明明是十七八的年纪,眸子里却流露着不属于这个年纪的深沉,那一抹生出的冷鸷倒让这些姐姐般年纪的女子痴迷不已。

所以,尘间才在短短时间里,在暗幽夜色里被口口相传,成了最让人欲罢不能的夜店之一。

“既然已经把话说开了,那你要么帮我现在就去拿回星图,要么你可以走了,或者……你也可以在这里再玩会。”境又灌下一口酒,回身搂住身边的女子靠回沙发里。看了安乐一眼,轻佻地用手指了指楼下喧闹的舞池。

境已经撤走了结界,所以包厢外的喧哗一下子就灌了进来,可安乐却觉得此刻自己陷入了一种窒息的安静,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曾经,最喜欢这样专注地看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里有星辰晶莹闪烁。

可这一刻,那些星辰似乎都……沉没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