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八(1)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2531 2017-06-05 21:08:41

  S市近些年有了市区禁止燃放烟花爆竹的规定,所以过年的气氛较之往年似乎也清淡了不少。

忿忿走出尘间的玻璃大门,安乐低着头一路漫无目的地往前走,此刻对旁人来说寒意料峭的时节对现如今的安乐来说其实并感觉不到什么寒意,可是,或许是因为刚才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安乐下意识地拢了拢外套。

巷子尽头的角落里是一方枯井,这口井因这小巷被启用起自来水的那天被居委会封上了井盖,不过,在料峭冬日里,又是恰值夜深,所以井边照旧显得格外阴寒。

安乐停下脚步倒不是因为这井,而是因为井边的一个人,上次那个人是坐着,脚边铺着一张写着看相算卦的纸宣,而这次她则是站着,一个人,穿着上次见面时那件一模一样的黑色长袍。

褪下头顶上的风帽,炽翎露出帽下一张沟壑纵深,苍老无比的脸庞,阴测测一笑。

“安乐。”

“炽翎。”

对炽翎来说,两人这是第一次相见,即便是在那遥远洪荒的岁月里,身为附属之族的臣女要想见一眼神国的小公主谈何容易。而对安乐来说,却是恰恰相反。

曾经,在神国的祭司大典上,或是在神国的光华门前迎接凯旋将士的庆典上,若是从高高沄楼望过去,便能看到跨着穷奇兽神采飞扬的他,以及总是默默在身后仰望着他的她。

那个叫做炽翎的女子,她的深情或许从未比自己少过几分。

而沄楼……沄楼上那个红衣潋滟的女子在这时候总会露出一种带着些许疲惫的笑容,她说,念念,沄楼是整个神国最高的地方,所以,从这里总可以看见致幻至美的景色,比如黄昏时的火烧云,比如你心里一直挂念的人。

“你一定怨恨我把你骗去B市吧。”炽翎挑了挑眉,其实神色中并没有半分愧疚,甚至是带着某种小小的狡黠得意,“其实,引你去那里……是大人的命令,为的……是要困住你好引出花篱。”

“我知道,他跟我说了。”没有炽翎意料中的情绪激动,安乐只是点点头淡淡应了一句,甚至还有些怔怔走神的样子。

看着安乐不痛不痒的模样,炽翎心头不由就起了一把火。当初把安乐引去B市,除了是来自于境的命令之外,自己多少也藏着一份私心。因为无法理解那个少年对这个女孩的特殊关照,所以,只能私下揣测他对她的频频照看会不会是因为——

她,莫不是也同为——“异族”。

传说,天地自混沌初蒙,便孕育了三大始族,弥历虚妄的巫族,至慧至灵的神族,以及万象万生的妖族。后来,三十三天万千界域众生蒙发,再后来,巫族隐匿,神族坐大,妖族终于沦落成为了神族的附属之族。

但是,据说曾经在众妖域中的最为诡谲莫测的万妖窟中曾流出过这样一个诡秘又似乎是解释不通的说法。

那说法,将妖族的朝圣之地,遥遥指向了那年光之外的——尘间。

然,此尘间,自非彼尘间。

当年的尘间指的就是这小小……人界。

当然,那说法只是在妖界众生中隐隐流传着,谁都无法亲自证实,因为在那说法流出的不久之后,人界、天界与魔界就诡秘地消失于三十三天之中,没有生灵能找到通往那三界的路,甚至连无所不能的神界都对此讳莫如深再不提及。

妖族的朝圣之地在人界,确切地说来就是在B市。传说在那里陨落了妖尊之族先圣的骸骨,那骸骨陨落之时紫气郁积,随后化作山川,万里绵延,横桓西东。更有甚言暗暗流传于众妖之域,说那沉睡的先圣们……终会在某一天一一复苏!

所以,当那个少年第一次踏上B市的土地时,不是就对她说的那些话深信不疑了么。

他一定是妖族的人,不只是因为初见时便发觉他有着异于神族人的墨绿色头发和暗金色的瞳仁,也不是

他永远十七八岁,任日月变迁都不见衰竭的容颜,而是……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来自朝圣地深处的那妖族的共鸣,与那苍老又澎湃的圣骨遗骸的共鸣。

炽翎抬起眼眸,浑黄的眼珠看向安乐,因为从这个女孩身上至今依然感觉不出她到底来自万千界域的何处。

她身上怎么会没有来自任何一族的气息?

那么,她难道真的只是境大人错手制造出的一个……“异类”吗?

然后,也就是因为这样,境大人才会对她另眼相看吗?

所以,她偷偷潜入的少年为了困住那个女孩子而制造的星之梦魇之中。

境大人说过,那个梦魇是用她心中最重要的东西去困住她,这样,她就会永远沉溺在那个梦魇里。

可是,或许是实在太过好奇,好奇她的身世,好奇她到底为何总能留住他的目光,同样,也是因为……那个

少年在临走时说的那番话。

他说,炽翎,你好好守住这个梦魇,让她永远不能出来,但是,任谁……也不可以伤了她。

少年语气淡淡的,但透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冷然。还有他转身时,她甚至看出了他脚步的轻轻一滞,就仿佛是那个女孩……在他心里的轻轻一滞。

印象中,她从未见过少年用这样凌厉的神色讲过话,在神界,还是在人间,他永远是清贵温和的样子,他的眼里有星光浮沉,即便是当年在八方界域征战披靡、那个桀骜不羁的他都没像现在这一刻那么阴鸷逼人。

所以,她一定要走进那个梦魇去看上一看。

在那个叫做安乐的女孩子的梦里,她必须隐匿身份。她可以幻化做什么呢?一棵树?一只蝴蝶?还是——

她化作了天边的流霞,因为她踏入梦境的那一刻,那个女孩子正在黄昏微醺的日光里对着一个男孩子微笑。那男孩是一个秀气的少年人,十七八的模样,眼神温柔清澈,看向安乐时眼底才会流露出粼粼光芒,仿佛青山碧水之间就铺着火烧云时的黄昏。

她原本静静隐匿在那里看着地上的两个人,可就这个时候,那个叫安乐的女孩子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

她眯起眼来看高着天上的流云,虽是夕阳,阳光却极烈,万点碎细落进眼里,她的瞳孔里不停变幻着斑斓云色,她像是陷在了一场梦境里,唇齿翕动,发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节,没有人听得懂从那唇瓣中颤抖而出的是什么话语。

然而,突然之间,她的瞳孔中仿佛有火焰开始燃烧——

她说,黄昏,又是那样的黄昏。

天地都变了颜色,星光突兀地在白日里就浮了上来,甚至,盖过了烈阳的光芒。片羽般的飞雪割裂了这

世上所有的光线和温度,苍凉和悲怆滂湃如浪汐,漫天的星辰用一种无法预测的轨迹在摇晃,时轮疯狂错乱,多么……诡异而绝决的黄昏!

“他……居然利用我心底最深处的情感来编制梦魇。”有泪从那个女孩子的眼角温热划过。

天际之上,云端之间,隐匿了气息炽翎也同样惊颤不已。

那个,叫做安乐的女孩子……居然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梦魇,而且,还是境大人动用了圣地的力量所编织出的梦魇。

“必须……醒过来!”安乐的额前渗出了一层薄薄的冷汗,她的唇角有鲜红的血淌下,缓缓睁开双眸,用轻得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说道,“境哥哥,你从来就不知道……如果,你知道这个世上对我而言最重要的要是什么,你又怎么会以为用这样的梦境就能困住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