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八(3)

三界话本-神国的黄昏 LI老板 3028 2017-06-08 20:44:19

  从那巷子里走出来,往前右拐,走上十来分钟的路,就是叶尚修和花篱就读的学校。花篱今天固然是不会在的,而现如今已经是一个平凡人的叶尚修他——

再过不了几天就要过年了,学生们几乎都走的差不多了,可是,刚才那道熟悉的人影从眼前一晃,那背影分明是……他!

该不该去见上一见?这样的见面又会不会打断他现在平静又安稳的生活?

可他毕竟是自己的……

安乐略微踌躇了下,还是决定跟了过去。

S大的地理位置很有意思,建在了S市的闹市之中,沿马路的外段还是霓虹闪烁车来人往的,可一过了那道古风十足的门楼,里面就是另一番景致,方正端直的教学楼讲究的就是一个厚重气魄,而梧桐银杏则随着林**一路延伸,又营造出一派恬淡致远的模样。

远远看着叶尚修背着书包低着头,表情带着些许心事,一路拐过图书馆不紧不慢往栈桥方向走着,倒像是跟谁有约似的。安乐一时好奇心起,便隐去了身影跟在了身后。

“尚修——”栈桥一侧,是一个穿着一身红色羽绒服的女孩子,一头顺直长发,一见到叶尚修便笑意盈盈急走两步迎了上来。

“嗯。”叶尚修停下脚步,看上去反倒像是有些意外的样子,含糊应了一声,眼睛却往四下又细细看了一圈,“实验室的师兄刚刚来找我说有个女孩传了张纸条约我在忘川见面,我……没想到会是你。”

对于叶尚修的反应,沈美莹眼里闪过一丝黯然,不过很快就扬起了笑脸,装作打趣般试探道:“嗯……如果知道是我,你就不来了?”

“我也不是这个意思。”

叶尚修平时就不是一个多话的人,能愿意这么解释一下,沈美莹已经十分开心了,抿嘴一笑,才把话转回正题上:“尚修,其实我这次特地约你在这里见面,主要是最近遇到了一些奇怪的事,这些事一直困扰着我,我想……找你商量一下。”

虽然两家是邻居,但叶尚修和沈美莹平时算不上有多少交集,然而这次沈美莹突然开口说有些困扰的事想要找人商量的时候,叶尚修看上去却似乎并不觉得意外,反而点了点头,认真的眼神更像是鼓励沈美莹继续把话说下去。

“我最近一直在重复着一个奇怪的梦。”

沈美莹捏了捏拳,将目光投向湖面,努力压制住心中的翻涌的情绪,说道,“之前有一次你问过我,最近身边有没有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我这些天想来想去,恐怕最奇怪的就是这个梦了。”

“你的这个梦里有一条河,一条看似没有尽头的河,它的名字也叫做‘忘川’……是么?”叶尚修转过脸,眼神不易觉察地微微一动,润黑幽深的眼眸变得更为深不见底,将身子斜斜靠在栈桥的栏杆上,整个人陷入了静谧之中。

或许是太急于说出这个梦,沈美莹完全没注意到叶尚修他为什么会脱口而出——忘川。

“是……忘川。我记得梦里我坐在一张古旧的梳妆台前,身后有一个很貌美的夫人在为我梳头。她说‘一梳梳到尾,永结同心佩’,然后,她就真的拿出了一枚玉佩给我系上。那梳妆台的右手处,放着一支七宝簪珥和一柄玲珑步摇,而后那夫人就为我换上了钿钗翟衣,她挽着我的手将我一步一步扶上了一艘青雀白鹄画舫。画舫是金楫玉骨,四角垂着五彩的流苏,还有一道又一道的五彩的经幡在风里飞扬。但是……最最古怪的是那画舫,它居然不是行舟水上,是行驶在半空之中的,你说……听上去是不是很神奇?”沈美莹细细描述着这些,眼角不自觉地瞟了一眼身旁的叶尚修,虽然身边的人此刻一副木知木觉想心事的模样,可沈美莹的脸颊上还是泛起了丝丝红晕,羞涩地低下头,继续说下去,“梦里那位夫人对我说,说我承恩十里红妆,等那画舫驶过光华之门,我就会看到……那个人。”

在神界,据说那万丈青天之上的光华门由是由来自北冥的万年青冈基岩所筑,寓意战无不胜和坚不可摧,而门墙之下多少征死亡魂萦绕,又为这座碑门增添了几多悲壮豪情。

旌旗千帆迎风飘扬,画舫船队浩浩荡荡,终于,一程程接近了那道光芒万丈的华光所铸之门。巨大的基柱仿佛是直通天地,恢弘的拱顶更是雄伟庄严,让人不得不心生仰望。

青雀嘶鸣,白鹄闭翅,所有的妖兽坐骑皆在那道门下单膝跪下。而高高的拱顶之上,有人一身玄衣如墨凝定于半空,衣衫随风猎猎作响。

他背抵万道孤光,仿若遗世般凌空虚立。

他似乎是突然出现在那里,毫无征兆,却又带着无以伦比的强大念力。

他的眉宇俊美无俦,轮廓似斧削,长长的睫毛在苍白的脸上投下一片晦暗不明的阴影,缓缓抬起双眸,那眸子如墨玉般深邃,而眸中自有月魄风华流转不息。

他的手腕徐徐抬起,微微一顿,反身却指向了浩瀚苍穹上密密麻麻的神兵天将。一时间,被他指尖指向的那些金甲将士各个噤若寒蝉,而那青年却眸色氤氲,笑得桀骜又邪气。

他说,我们不如就以此门为界,生生世世永不相见,你们……意下如何?

而当金甲天将们还在面面相觑不置可否之时,他……突然就出手了。

玄色的衣襟带起一阵细细尘埃,有雪光如星,圣山之上那诡秘莫测的罡风就这么倏忽出现在他身侧,如利刃般卷地而起。他连眼光都未曾扫过,只是一抬手,那重重仪仗的画舫便如池鱼……被殃及,一瞬间,像是孩童的玩具一般从半空中猝不及防跌落了下来。

跌入了那条看似波澜无惊的河流之中。

梦里,最后的颜色是一片银光涟漪和赤色如血。

跌落前,仿佛听见河边有女子轻柔的叹息。她说,忘川,忘川……忘川是一条可以让你忘记前世的河流。

万丈青天之上,他匆匆一撇而过,却未曾停留片刻的目光。

“你梦里看见的那个人,他长得……很像我是么?”叶尚修顿了顿,用了很长时间,语气淡淡地接过话题。

很像你,或者,也有可能……就是你!

两人默默站了一会儿,叶尚修礼貌地点头道谢:“谢谢你分享了一个很有趣的梦。”

“尚修——”沈美莹急急道,“你不觉得梦里……梦里可能就是前世的我们。”

“有……可能吧。”叶尚修平静地点点头,转身要走。

见叶尚修这样的反应,任沈美莹平时再是矜持,也忍不住急急追上一步。可这一步倒好,夜深地滑,被

不知哪里来的板砖绊了一下,沈美莹一个趔趄居然就骨碌碌滚河里了。

忘川的水漫了上来,从四面八方漫上来,像一匹厚重的绸子,瞬间就封住了沈美莹的口鼻。一片银光涟漪,还有赤色如血,难道是应证了那个奇怪的梦吗?

叶尚修一愣,赶紧放下书包脱下外套就打算要跳下去救人。可是……不知怎么脚却像是牢牢生根在了地上,一步也动不了。

“你……想干什么!”

身后,有人冷冷出声。

安乐一个心慌,豁然回头,结结巴巴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我,我——”

是……刚才她是故意拖住叶尚修的,想让他无法及时去解救那个女子。无论在哪里,她从不掩藏对沈美莹的厌恶,就如同……她厌恶所有被破坏了的、不被祝福的情感一样。

“你……不可以这么做的,在这个界域里动用异界之力夺人性命的代价……从来都是不轻的。”少年安安静静站在夜色里,声音低哑说道。

“我做什么不需要你来管。”或许,还憋着刚才的一口气,安乐索性一咬牙,顶撞了回去。

眸中有微光一闪,叹了口气,少年颇有些无奈地闭了一下眼睛,复又抬起眼眸,然后,出人意料地伸出手,轻轻地将那个任性的小女孩一点一点揽了过来,他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胸前不让她回头看,他说:“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喜欢她,那么……就让我来动手。”

是啊,曾经那个人也是这般为她出头的,仿佛是漫不经心的,他总是习惯用那副轻巧的样子来说话,他说,如果你真的那么不好意思提,那么,就让我来——

于是,大殿之上,他说,其实,那么美的迢迢云汉,似乎更适合用来做小公主成年礼的舞裙。

他说这话的时候,唇角含着笑,就像今天一般的轻巧,而那天的大殿之上,却是因他这一句话从而风云变色。

忘川边上,短短的一刹那,少年敛起了全部表情,微微抬起手腕,往那河中间一指,刚刚因为求生本能而挣扎露出水面半个头的沈美莹就被一种不知名的力量硬生生给压了回水中。

然而……施力之人这边显然也不好受,想来是之前的旧伤郁积已深,此刻一动用灵力便是身子一晃,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